清議

我們是一群來自不同學系的香港大學生。我們成立《清議》,旨在透過各電子平台定期分享我們對公共議題的觀察,涵蓋政治學、公共政策、外交、歷史、文化、法理學、經濟等範疇。以理性對話促進知識交流,重構價值,回應時代的訴求。 💡 Telegram 頻道:https://t.me/civilcritique

【清議時事】示威啞火 香港政局進入全新階段

1980 個字 |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香港疫情緩和,示威者自然希望重拾去年反修例運動的氣勢,捲土重來。適逢《國歌條例草案》二讀、「港版國安法」的到來、六四週年紀念、反修例運動一週年等,示威陣營似乎有足夠彈藥將群情再次推高,但實情又是否這樣?

過去數月,網民發起過零星的抗爭行動,大多是在商場進行的「和你sing」或shopping活動,但參與者多較寥落,暴力程度亦較低。不過,這些活動大抵旨在試水溫,不及去年的氣勢亦情有可原。「524」遊行是中央公布「港版國安法」之來,香港首場開宗明義反對立法的大型遊行。雖然市面重現砸「藍店」玻璃櫥窗、破壞交通燈、「私了」、連環堵路等暴力行為,但參與人數明顯比想像中少,萬人空巷塞滿銅鑼灣軒尼詩道的畫面不復見。加上警方的佈防日漸成熟,出手更迅速,一見有人堵路便採用快速驅散策略,令示威者行動的威脅性大減。有關524當天的情形,可參考香港01的報導。

參考 港版國安法‧524|疫後四個月最激一役 難與去年反修例勢頭相比 https://www.hk01.com/政情/477190/港版國安法-524-疫後四個月最激一役-難與去年反修例勢頭相比

Isaac Lawrence / AFP / Getty

至昨天《國歌條例草案》恢復二讀,有網民號召「5.27大三罷」並包圍立法會,並稱癱瘓交通。然而,警方早在金鐘及添馬一帶佈防,大批示威者卻早在旺角、銅鑼灣和中環被圍捕。結果交通癱瘓不成,示威者亦未能靠近立法會半步,整場行動可謂難產。

抗爭成效不彰,或許是因為網民的宣傳不足,或訊息混亂,導致動員能力下降。就以昨天為例,網民在連登和telegram上遲遲未能決定該在港島還是九龍行動,令參與者無所適從。而警方更強的佈防和更進取的拘捕,亦令示威的效果更小,成本更大。事實上,示威陣營近日出現大量有關「送頭」的討論,以下是立場新聞一篇報導中對近日討論的觀察:

縱觀 5.27 前夕的「連登」貼文,除了一開始「明天527全部出街」、「香城 ONLINE 527 添馬之戰」、「明天將與理大一役相當,成轉捩點」等一開始獲得不少迴響的「行動 post」以外,接近深夜時分,有不少考慮到警方執法將更嚴厲、勸諭示威者韜光養晦的貼文亦開始陸續出現,如「5.27 嘅行動就係唔好衝動」、「手足勿衝動,案底留一世」、「我諗咗好耐好耐,始終都係覺得 527 唔應該出嚟」等。後者所獲得的迴響更大,但直至早上,討論區中也未有可察覺的主流定案,與以往大型行動前的氣氛不盡相同。

除「送頭」之辯,「和勇」之爭亦於近期再次燃起。最明顯的例子是黃碧雲出線成為民主黨立法會九龍西候選人,換來本土派支持者大肆攻擊,甚至連民主黨內的年輕黨員都對黃投下反對票。立法會選舉臨近,民主派即將在多區進行初選,這類「和勇」、「泛民vs本土」或「世代」的鬥爭恐怕只會有增無減。這些討論加起上來,不但令示威陣營分化加劇,更迫使參與者反思抗爭的現實問題,而一年前的壯志豪情似乎已逐漸消磨。

參考 【特寫】5.27 抗爭者在想什麼? 同屬反惡法二讀,這次重現不了 6.12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特寫-5-27-抗爭者在想什麼-同屬反惡法二讀-這次重現不了-6-12/

Getty Images

更甚的是,示威陣營不但面對內耗,更迎來對家的進取攻勢。中央突然決定將「港版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並直接在香港實施,不再等待港府自行為23條立法,此著對示威陣營來說絕對是此料不及。示威者無法以更大的反彈作出回應,卻呈現出愁雲慘霧的無力感。他們意識到,中央已對香港有了全盤的戰略,為求保障國家安全將不惜犧牲短期利益,包括外國政府的批評和攻擊。一年來的抗爭,換來的不是民主和自由,而是比《逃犯條例》更具政治意義的「國安法」。這種覺醒,無疑大挫示威陣營的士氣,這正正顯示在街頭上的勢孤力弱上。

示威者的最後一線希望在所謂的「國際戰線」身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剛宣佈不再視香港為高度自治,香港不再值得享有美國法律賦予的特殊待遇。無可否認,因圍繞新冠病毒的blame game,再加上美國總統大選臨近,未來華府預料將繼續對香港情況予以「高度關注」,香港作為中美矛盾的棋子的重要性依然存在。然而,斷言美國會因「國安法」的實施而對中國進行全面報復實在言之過早。正如美國財政專家David Loevinger接受Bloomberg訪問時就表示,華府或會對中方人員採取金融制裁或簽證限制,但卻未必會輕言運用關稅、出口管制、投資限制等手段。再者,中央在決定落實「國安法」之前,大抵已對美國的回應早有預備,並有信心將傷害保持在可控水平。因此,示威陣營期望依靠「國際戰線」扭轉形勢,恐怕只是一廂情願。

除非在6.4和6.12兩個日子再次出現大亂,否則香港的政局已基本上進入了新的階段,而形勢的主導權恐怕已悄然易手。

作者: heisenberg

【清議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ivcrit/


1 人支持了作者

在香港國安法下的建制派

人大《国安法》,香港RIP?

《港版國安法》:請國際手足出手相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