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寫點字。

一個下午到文學館散步

(edited)
偽散文

歷史的痕跡,他們寫的、你寫的或者她寫的,在我心裡早已沒有洪流沖走的問題,剩下的,都是反思而已,問自己為何站在這裡,還能楞楞的看著,說不出口的話,成了什麼。

這時代,飛舞的謊言,人們認真看待,你們會不會覺得可笑呢。

還是,其實一直如此,又不懂,為何還要堅持說著誠實的人,既然都已誠實,又何必訴說著像是扛著自己的招牌,深怕三百兩就要無銀。

關於動物園的文學,更多的是早已醒來的覺悟,他們看待的視角早已超脫,剝去了人類自以為娛樂性質的實質是綁架動物,也有拯救的,但不能以拯救為題作為豢養一輩子的藉口,甚至理由。

如同我們,以政治為題的世代已太久,被操作而不自知的心也狂歡過久,知道真面目之後卻仍喜孜孜熱愛盲目的人,說到底,也是一種偏差的幸運,呵,或許也可以說是一種偏差的幸福,起碼,還是幸福。


動物,萬物,人類多少就請放過他們吧。

又不是神,又不是救世主。若是,這世界還怎麼落的這下場。

自食其果的人,你們吃的開心,流的汁液,潺潺而過,都讓人聽不見你們後來的哭聲。

別哭了,你們的家怎麼了,說真的,聽的人一點也不在意。

那一把利刃的光芒,早就搶先曝光了你們的,貪。

這個車牌挺有意思,它沾了光。


現在的旅行,太多都是在說尋找的意義。

人生,何必說意義。糾結的人太多,以為愛自己的人也太多了。

不要再說家在哪裡了。

也不要再說找不找自己了。

重不重要,一點也不該是重的問題。

有時,該離開的不是生活的這個地方,而是要看清自己封閉的心。

要不要離開和留下,就不會是艱難的選項了。

訝異的是,我從未讀過這篇。

其實一點也不該訝異,歸咎自己都是零星的閱讀,東湊西湊的。

夏宇幾乎是高大的殿堂之地了,對於離世的妳曾敘述過的,其實妳也不差,真的。

常常讀她的文字,會覺得一邊讀的那一口氣如被拉長,無法斷句,無法理解,無法明白,抬起頭來,天就又亮了一次,宇宙似乎也錯位,然後,就懂了。

當個似懂非懂的人,是種自由。

現在能盡情地寫著實是爽快的事情。

批判與見解,大致是一樣的事情,有的人被逼迫之後再也未提起筆來寫,有的人一生致力於自由仍不低頭繼續書寫。

決定的命運,在之後看來其實都有著一絲絲淡淡的哀愁,歷史的痕跡,仍要留著警惕,告誡自己。



國立臺灣文學館(原台南州廳 )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中正路1號
營業時間: 
09:00–18:00
星期一	休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