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夢還沒做完

你說過的。






拔起插入你身體的那把刀子,到此為止了,讓這一切到此為止了。


逝去的時機,你說原來還沒有到。


那一句想死的話,怎麼能輕易地玩笑說出口。



你目睹要瀕臨死亡的前景,又逃回人世間的現在,一瞬之間,世界其實沒有變。



看看那把刀子,殘留的血一滴滴的掉下來,也落不成你要的開花結果。正如,有一些因果,刺不死的,就算你拔出來,看看它們多麼血淋淋的,也還是無法改變事實。



能改變的事情,還能做的事情,你也不再奢求。



寧靜的那一晚,雨停了的窗前。只想你再多說一句話,再說一句話就好,我們的雙眼肯定會被彼此的熱烈灼傷。



痛苦卻也痛不成醒悟,這樣的痛快,這一生,還以為或許就這樣了,你這樣說。


不要回頭看那樣的你。

就讓他葬在過往裡。




你說開始想不懂,那時候流淚和想離開的原因了。

我說,我早就忘光了。是真的忘了,眼前的事情還是重要的多,畢竟人最終難以避免要吃飽穿暖這樣簡單的事情。簡單的事情有時樸實的像一顆剔透的鑽石,只是暫時沒有被打磨成燦爛了。


四次輪替的季節數來過了好幾次了,我們的微笑也累積了好幾次了。那一些從前,似乎都是太過年輕才會犯的錯,也似乎是值得犯下的錯。雖然那時候常常固執地不肯反省,總在夜深時刻才突然的感受到什麼,而想反悔,想後悔。



你做錯的事情,我還為你擋下。

我說謊的事情,你還為我粉飾。

有沒有這麼懵懂呢,當初的都是太自以為加上過度自信的年輕。



人生,可以不斷地後悔卻無法重來的。

後悔未必是件壞事,雖然外表都老了一點了,心卻還是常常不受控的像個小野獸。長不大的都稱之為年輕吧。


人生,死不了就還可以做夢的。所以啊,不是死不了,是夢還沒做完啊。

死了我就沒辦法做夢了。

你說的。

我同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