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隨手心情日記|好好地往前去讀去翻閱屬於我的日子。

半退休的日子,回歸了年少的寫字多少讓生活有趣多,多了許多時間,以及享受生活的方式,像是採買三餐的備菜、去一些台南的小店歇息聽風景,又或者不小心在圖書館看到哪一本絕版的書而開心的睡不著,這些日子串著串著,幫助自己在寫字這一件事情上面增添面貌風華。

 

台南悠哉的生活步調,以及加上不擔心生活開銷的心情,這一些的相輔相成,多了許多更想做的事情,縱然很多只是小小的事情,想一想,難怪日子過起來反而比工作的自己來說,還更充實的多了,起碼不無聊也不會厭倦,可以隨心所欲地安排自己生活,真的是打從心裡開心且滿足的。

 

現在朋友若問起還會不會想回去工作,暫時還是不會,而且不願意,職場上的人有時候跟網路的朋友差不多,又加上一但有利益位階存在,很難可以自在。

 

畢竟,自在不代表可以默不吭聲。自在,不代表可以只是想領一份薪水的穩定。因為總有人會突然跳出來想替自己鋪路,或者指著說,怎樣可以更好怎樣才是上進的表現,仔細想想,再仔細思考,這一切到最後都是為了錢而已,職場嗎,老闆跟主管都喜歡說些冠冕堂皇的話。

 

很多時候,那一些時間,都不是在真正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有一些較不好的事情很容易呼之欲出,但為了賺錢為了名,常常是視而不見,即便提出來了,總也是被說不用大驚小怪,大家都一樣,不要管就好。

 

大家都一樣,的確是如此,有一些話,頻率不對就不用硬去調整,可能硬扭轉了,傷到的是自己手以及那顆按鈕,其他一切沒變,置身者,還會被認為壞了。但有何重要,像是政治也偶爾會被硬要表明立場,縱然這部分機率很低,但自己就是遇到了,某位特別親中的上級,還指著我們罵著台灣也是跟著有病,跟什麼風,有一些太難聽的字眼我就不打出來了,大部分我也不回嘴,只覺得,好吧,說出來都好過。

 

若要將自己學生時期半工半讀的工作也納入,將近十幾年的工作日子彷彿真的像是一轉眼就過去了,還記得國中畢業就跟著朋友跑去賺錢,沒有交通工具的我們,都是搭著公車緩緩慢慢度過華江橋,一路順著萬華西門町街景在到台北車站下車,在如今仍是最多補習班的補習街裡面,打著招生電話的工,也體驗到了第一次靠自己的而賺取的小小薪水。

 

還記得國中時期跟著朋友搭公車坐到西門町的總統戲院下車,然後有一次偷懶不走天橋穿越了馬路到對面,就被警察抓個正著,罰單似乎是四五百左右的樣子,當時有折衷,可以不繳但要去上一場相關的課程,後來也學乖了,只是不久後天橋也拆了。

 

印象中過了幾年捷運才正式開通到板橋,那時候尾站還是新埔,有點懷念當時初期搭捷運幾乎人不多的車廂,也慶幸有著捷運的開通,買不起機車的自己,後來的工作跟讀書都多虧了捷運而方便了不少,寫到這裡,突然才想起,常常有時候眼看沒錢了,就會提早一個小時出門去搭公車,單純為了省下一點點的存款餘額,除此之外搭公車運氣要是好一點可以坐上位置,畢竟乘坐的時間較長也可以當作一種延續的回籠覺。

 

或許都是這樣慢慢走過來了,才不覺得怎麼樣了,對比現在的日子,總是更多感恩,也對於職場上很多的你來我往,更容易雲淡風輕,不為了什麼,最要緊的目標是有錢拿,然後讓日子走下去,把自己那總是被人覺得殘破不堪的學業讀完。


有時候人一單純許多事情相對會來的簡單很多,當初書讀得差,現在想想也不責怪家裡了,更不會怨嘆怎麼來到這樣的環境和曾經一度讓人黑暗的困境。


縱使是自己不管被暴力或者難聽語言蹧蹋過,才造就自己常被同輩或是師長們說,總是異於一般人的早熟和冷靜,有時候有一些關心自己的對話,聽得出來是擔憂我更多。


我最後習慣都丟下這一句「反正死不了就沒什麼了」,還需要在乎更多不如就在乎自己就好,年輕總是旺盛,命就是這樣,很難被打倒,人就也是這樣,餓了困境了就會逼不得已去找吃找活。


過了許多歲月,那些好的不好的,都明白大家各自有自己的困苦跟課題要走要懂要學會,所以這是我自己的課本,我自己選擇來地球這一趟這樣的劇本,我就好好地往前去讀去翻閱屬於我的日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