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台灣人不在台灣,喜愛旅行、編織、藝文、烹飪、園藝、健行、攀岩,對一些舊東西情有獨鍾,用文字寫出生活與過去連結的樣子。 Medium: 線人工作間

海外生存指南 // 學會欣賞一個人出發的風景

發布於
選擇一個人出發的我,並沒有抱持自始至終要一個人走到盡頭的堅決,而是放縱自己的任性和想法,愛往東就往東,想和誰搭話就開口,想休息就停下…這篇記錄我在國外學會一個人笑看風景的方法。

自從第一次出國是一個人自助旅行開始,又湊巧還是在智慧型手機還不是人手一支的年代,深深體驗到各種獨旅的優點後,就再也回不去高中生那種非要朋友陪才一起去上廁所的對人依賴了。矛盾又奇妙的,在國外的日子一久,漸漸習慣不同的氣候變化、語言文化、人群距離,心態又和獨旅不同了,既享受獨立,又渴望心有所向的穩定感。

即使網路科技再發達,身處異國,難免在夢醒時分或是走在外國人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意識到只有一個人隻身在外的孤獨。偏偏孤獨又很一體兩面,沒有家鄉的牽絆,可以帶來暢所無阻的氣力,如同生活在我行我素的天堂,沒有親朋好友的陪伴,也可以淪落到在歐洲的淒風慘雨中備感淒涼,瞬間跌進失去希望的深淵。

待在國外的年數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總歸還是幸運遇見許多人以不同面貌生活的樣子,啟發一些靈感,用自己喜歡的方式探索世界過日子,孤獨感出現的時候,心就會往正能量的方向取暖。


我帶相機出門外拍,走遍住家附近的小巷小弄。這幾乎是我認識一個地方的儀式,平日經過的路也會特別帶相機走過幾次,畢竟不一樣的時刻和心情會讓我看見不同的風景。溫帶區的歐洲又四季分明,春夏秋冬的光影色彩都值得透過快門捕捉下來。

偶爾切斷網路,拿起筆開始在流水帳本上寫字,簡短記錄生活裡發生重要的事。就在我以為茫然過完一個季節,回頭來看寫下的文字,倒也在庸庸碌碌的日子裡感到踏實。

真實用手以畫筆作畫。我很喜歡英格蘭人專注眼前所見的閒情雅緻,在風和日麗的春夏之際,到小河上的石橋邊,直接開始在畫紙上勾勒出散步行人的樣子。我也有一個在英國買的迷你水彩盒,專門在心情差到極點,或是多愁善感的時候,拿出來調調顏色,隨意畫上幾筆釋放心情。

運動。在歐洲的作息不像台灣緊湊,儘管工作和求學的過程壓力從來不少,還是能找到時間嘗試不同的運動,平衡身心。這些運動之中,城市裡就能做的慢跑對我的幫助最大,颳風細雨雪地都能看見有人在慢跑,是門檻低又普及的運動。從一開始習慣跑的二十分鐘,到半小時、四十分鐘,再到一個半小時,固定的心血管耐力和適溫訓練,心理上得到歸零的感覺,重新適應生活的步調,生理上的優點更為明顯,在季節變換時也不容易生病。

逛博物館。歐洲大城總會有至少一座國家級美術館、歷史博物館、自然史博物館、當代藝術館,歐洲每座城市都能找到教堂、城堡、切合當地歷史發展的博物館舍,如布拉提斯拉瓦有收藏戰爭文物,以地堡整修而建的博物館,也有猶太博物館和舊墓園紀念館。每每逛上一圈,所見的展覽和文物背後的故事總是把我從內心情緒拉出來,認識外面的世界。逛博物館的過程,最愛發現其中與從小習得的知識的關聯,產生一種書本上的文字被真實世界應證的驚奇感。

逛市場。博物館再怎麼說都是重新被包裝過的世界,許多博物館裡有的是文化菁英對世界的想像,卻看不見一般人為生活奔走的模樣,所以我也愛逛市場。走進市場裡探險,我看攤販身穿什麼擺什麼生財工具,他們賣的果菜魚肉和家庭加工品有哪些,他們怎樣和我對談,去逛市場的又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攤販最受歡迎。


選擇一個人出發的我,並沒有抱持自始至終要一個人走到盡頭的堅決,而是放縱自己的任性和想法,愛往東就往東,想和誰搭話就開口,想休息就停下,沒有人任何同儕與親情壓力的繫絆,更能獨享豔遇,再浪漫再有緣一點,就會像《愛在黎明破曉時》的女主角一樣,遇到一個聊再多都不膩的對象。同樣的場景,若換作多一位知己好友在身邊,就會有點煞風景。

那麼想要陪伴的時候,隻身在外該做些什麼呢?

最初的嘗試是語言交換,透過語言交換網站和臉書社團連結的活動,和不同國家文化背景的人交談,從中尋找新奇的故事,發現有趣的人。我比較偏好從前可以在語言交換網站上找到交流對象的管道,看文字自介就能篩選出有雷同興趣或是工作領域的人,從一對一的訊息交流開始,比起每次和一群人見面圍繞在打招呼等等的尬聊,更能享受其中,也較能判斷是否有緣繼續來往。

尋找真實世界的同好社團和活動。再怎樣愛一個人過日子,現實生活裡有一群人在某些方面有共鳴總是不嫌多。現在網路資訊非常發達,不需要在外奔波找人介紹就能發現方圓十里內有興趣的社團和活動。閒來無事時,一起做做手工藝,像我就和一群斯洛伐克阿嬤做手工蕾絲,雖說做手工藝說到底就是一個人的事,但有人彼此稱讚就能讓心情飛上天,何樂不為。另外,在斯洛伐克運動普遍很受歡迎,尤其是像滑雪、攀岩、健行、滑槳等戶外運動,都是揪團找伴的首選。就算不擅長,只嘗試一次也能交到朋友,又增加一項新體驗。

滑交友軟體。身為現代人,我也不免俗在某些時日的夜深人靜之時滑過交友軟體,只是並沒有如台灣好友抱怨的那樣,老是遇到很難聊的工程師,反而在上面有如在滑到當地資訊情報站,情人沒找成,卻因為我總堅持找有部分相同興趣的人聊天,挖到一些秘密景點,像是深藏在維也納老宅建築裡可以沖冷門底片的攝影工作室,又像是得知捷克許多城鎮歷年都會固定舉辦影展活動,還有斯洛伐克境內許多不為外國人所熟知的奇葩軼事。

在路上勇敢向人搭訕。其實我怕打擾到別人,平常很少隨便向人搭訕,但當我遇見內心非常好奇的事物,如各種野菇,實在無法忍下來,必須開口請教附近的採菇前輩。這時候,我就不枉費自己終究是在異國生活,依然維持對異文化的好奇心,勇敢開口向人尋找答案,或是尋求幫助。尤其是在從事戶外運動的時候,往往因為這些與人的來往,看見許多異國文化的小眉角,讓旅途更深刻,更值得回味。

樂於接受別人的搭訕。曾經在海篸葳的觀景台和一位俄國男生互拍照片,接著我們就一起在那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散了好幾個小時的步,後來關注彼此的狀態一段時間,直到人生步入不同階段,才斷了聯繫。這是我第一位可以稱得上是異性朋友的外國朋友。在國外旅行或生活,只要是一張外國人的面孔,很難沒吸引過心術不正的人,所以學會基本的看人非常重要,從行為舉止也能判斷出一點端倪。在緊要關頭保證自己可以落跑的前提下,和不同國度的人談天說地,也是身在異國的樂趣來源之一。


寫到這裡,突然發現這也能套用到所有形式的異鄉生活,從前還沒有出國卻已在異鄉工作的時候,也差不多是這樣過來的。

對於在台灣唸完大學又做了第一份工作三年後才出國的我來說,異國的語言文化已經很難完全撼動從小累積的思考邏輯和價值觀,受到的衝擊自然不小,曾經總是被英國人的道歉嚇到,再被斯洛伐克人的迴轉溝通術氣到。來來回回花了許多時間探索,才在自己與外面世界找到平衡,然後接受這個我所處的世界的樣子。

這些就是我在國外學會一個人笑看風景的方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人物的微觀世界

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人與地各有歸屬、疑惑、信念,從過去到現在的相遇,啟發許多生活靈感的正能量,觸動挫折受傷的負能量,漸漸捕捉世界不同的輪廓,形成現在的我,來認識不斷變動的世界。 小人物是有緣人,沒有任何標記的「人物篇」紀錄所到之處的有緣人;小人物也是我,「山路」寫山野間風景奇遇、「在記憶邊陲的那些」寫文史小旅行;偶爾出現的「底片攝影」寫世界的過去式,「讀書」寫書本映照出的世界,「植悟」寫因種植體驗到的四季生活。

019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海外生存指南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