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台灣人不在台灣,喜愛旅行、編織、藝文、烹飪、園藝、健行、攀岩,對一些舊東西情有獨鍾,用文字寫出生活與過去連結的樣子。 Medium: 線人工作間

回歸辦公室的生活時差

發布於
從之前一人在家高度專注一天大約花三、四小時的工作狀態,到現在在辦公室慵懶度過八小時,朋友說,「這就是薪水小偷啊。」

歷經一年多的半斜槓半轉職生活,在四月中正式回鍋上班,開始當介面設計師的日子,自由工作者的身份認真說起來,只是有名無實。

說有名無實,是因為斯洛伐克的自由工作者是需要向國家內政部進行登記,登記後會得到營業許可號,接著還要去跟稅務局申請稅號,從此才可以合法向廠商/案主收錢和報稅。

想到當初2019年秋為了申請營業許可證,瀏覽那一長串的職業清單,都懷疑自己要填寫人生志願了,申請一項營業許可,要5歐,當時我從百項志願挑選出十三項,到了現場面對處理我的申請案的辦公員,突然意識到未來一兩年內,我哪有這麼多能力可以接到這些工作,最後只留下三項:「賣速食」(想像在夏天節慶活動周邊擺攤)、「出版」(想像我賣獨立出版小刊物)、「電腦科學」(純粹因為平面設計被歸類在這項),從65歐降到只付15歐。

幸好只申請了三項,直到今天,我只用「電腦科學」收錢,其他計畫依然賴在待辦清單和新年新希望裡。

三月海投當時最後一版的作品集,四月初確定談到一份以自僱者進行的工作,四月中就上工了。這位長期案主是一間家具和生活用品電商,幾年下來商業營收持續成長,終於決定要投入經費找更多夥伴加入。我因緣際會成為開發組唯一的介面設計師,處理開發人員無暇顧及的功能思考和視覺呈現。

這場辦公室之旅會持續多久,我也不知道,因為疫情,一切都是未知。把住處當成生活主要場所一年有餘,在下一波疫情到來之前,決定踏出家門,享受點和新生活圈真人互動的生活。

新公司的工作氛圍輕鬆很多,和其他辦公大樓一樣,大樓保全偶爾會和人問好說再見,抵達樓層一出電梯,有時在門另一端迎接我的是兩條汪汪叫的狗。一位需要在辦公室工作的同事都會帶狗去上班,她的辦公室門要是沒關,偶爾能看見其中一隻不怕生的狗狗誤入其他辦公室,或是看見一隻狗狗趴坐在地上仰望路過的門外同事。除了狗,另有一隻在飼養箱裡的蜥蜴。

開發組同辦公室的有三位同事,兩位俄國人,一位英國人。愛音樂的英國同事只要在休息時間就拿著他的小吉他下樓,哼哼唱唱,陪另一位同事抽菸,過了一週,他帶來一個小電子琴給我玩,加上抽菸同事的手機鼓APP,我們已是一個小樂團。每工作兩個多小時,就會有一次集體休息,先是下樓即興玩玩樂器,再來是上樓玩手足球,一天會有兩到三次這樣的休息時間,加上午休一個小時,實際專注在工作任務上的時間差不多只有五六個小時。

原先投履歷的日子暫時告一段落,上工一個多月感覺到回歸辦公室的生活時差終於要調回來了。從之前一人在家高度專注一天大約花三、四小時的工作狀態,到現在在辦公室慵懶度過八小時,我的朋友跟我說,「這就是薪水小偷啊。」如果是,那這樣的工作實際上滿愜意的,默默期待薪水警察不要出現。

在公司工作,最大的掙扎應該是要斬斷過去一年多想睡午覺就倒下來的習慣,沒辦法照身體的狀態工作,有時候呆在電腦前幾個小時都還不是想要工作的狀態,於是只能呆在那。要是在家,就會直接去洗個衣服,掃掃地,準備一下中午做飯的食材,然後精神就稍微回來了。在辦公桌前,再迷茫都只能在網路上尋找短暫的抽離,卻往往陷入鄉民的混戰中,如近期的疫苗之亂。

固定的上班時間,讓身體開始有不一樣的作息,當然也排擠到其他原本我在準備作品集時的其他計畫和生活習慣,「啊難道斜槓生涯就這樣畫下句點了嗎?」「不行啊還有XXX還沒有做!」幾乎三天兩頭就會這樣輪番掙扎,人生又掉進新的空間,在各種想做的事之間擺盪,重新尋找平衡中。

才在想今年還沒有在這裡寫什麼文章,寫了這篇,突然發現已經進入上半年最後一個月了。多希望時間可以在我最有生產力或是最萎糜的時候暫停,好好享受闖蕩一番的充實快感,不然就讓我軟在沙發上,重拾那些無需使用電腦和手機,且正在被邊緣化中的娛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