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殊

事在人为

如何从现有工业体系到达理想国

發布於

虽然仍有少部分国家存在对的经济市场的干预,但当前社会是由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主导这是毫无疑问的。在上篇文章的基础上,我们将探求资本主义的工业体系之中,人们真的可以找寻自我吗?

有人说人生的目的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为了存在而存在;虽然这看起来很有哲理,但却是一句没有任何指导意义的废话。本文会讨论到本源的一些问题,我需要解释自己对本源的认识,既然是对本源的解释,那这解释就一定不是本源。本文所有关于人类最终的追求,皆来自于我对本源的思考。

世界本源是一,一化为万物,万物合而为一。

道家所说的无中生有,佛家所说的四大皆空,这无和空并不是意味着世界的本源是虚无,只是这本源无法被来自“一”所化的一物——人所觉察到。大家需要理解一个概念:本身是无法观察本身的。因为本身就是本身,是不需要通过观察来发现本身,只有两种不同的存在才需要通过观察来确定对方的存在。可既然是两种不同的存在,如何可以被观察到呢?因为万物起源于一:即本源是相同的,万物是相同的;一化为万物:万物只表达了本源的一个部分或一个面向,所以万物又是不同的;所以这就是对别墨的观点——万物毕同毕异的解释。

因为万物来源于一的演化,所有一切都是可以推演出来的:只要明白了这演化的原理,古代的易经就是研究这演化的原理。这也是西方哲学中常提到的逻辑,逻辑可以探寻真理,可以推导存在。

一在演化万物的过程中,形成了很多不同的层面,上层层面决定了下层层面,下层层面无法看见上层层面。

以上可类比于太阳光谱中的可见光与不可见光。

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得见摸得着到只能是和我们在同一层面的事物,我们称其为:物质世界;我们不可见却可以被我们感受到的,我们称之为:精神世界。精神世界无法被物质世界所观察,只有通过思维或意识被感知,精神世界应该是在物质世界之上的存在。这可类比于柏拉图的核心思想,不过他称之为:理念世界和现象世界,这个表述似乎更加准确。

万物本源都是一,各个层面应该都是统一的,上层一定会下层显象,即精神世界所有变化一定会在物质世界所显现,物质世界是一(本源)的边界,或是一的投影。所以通过观察与感受物质世界(我们可以看到的世界),一定可以探索到一——这世界的本源。

以上是我自己对世界本源理解的文字表达,你需要理解文字背后的意思,这样才能最接近我的本意的表达。在此引入信息折射的概念。原始信息如同一束白光,各种表达方式如同棱镜,当白光穿过棱镜就会改变其颜色。在现在社会中,棱镜总是多种多样,甚至是相互叠加的,我们透过棱镜所看到的光的颜色,早就不是其本来颜色了。

为了大家可以理解关于一的认识,我们可用现实中的模型去类比考。本源就像太阳,而万物就像阳光。阳光中存在多种不同波长的光,就如本源所演化成的不同层面。物质世界就如可见光部分,精神世界就处在不可见部分。可见于不可见只是光的振动频率的不同。

阳光由太阳所发出,但并不是太阳。我们来源于本源,却不是本源,我们永远也不会明白本源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就像这阳光永远也不会理解这太阳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万物皆种也,以不同形相禅。

万物表达了本源的一种可能性,万物所要做的就是保持本源所赋予的可能性即万物的本性,这就是万物的目的。人也是如此。每个人都应是不同,都是表达人的一种可能性,人们要做的就是保持上天赋予的可能性,即杨朱所说的:全性保真。杨朱的思想与西方以人为本的思想有共性,值得每个人去学习,希望今后有机会和大家一起讨论。

人们常说的为了存在而存在,可表达成下层存在是为了上层存在而存在。如果世界只有一个层面,那么这句话就无法成立。

所以人生最终所追求的目标或目的:表达自我。也可以理解为人们常说的人存在的意义。可意义这个词是不准确的,因为我们所表达只是自己,并不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所有不存在意义。从另一方面也可以说人生没有意义。也可这样理解人的目标或目的:物质世界就是白纸,人是画家,人要做的就是可以在白纸上留下自己的画。

表达自我即是精神世界可以在物质世界显现,其显现形式即为:造物。自然之物由自己的自由意志来雕刻,则形成自己的造物。

如果你的精神只存在你的头脑中,这是不够的,不可称之为物质世界的显现,你需要做的是把这些表达出来,让物质世界感受它的存在,这个过程称可之为造物。以下所引用的造物,也可指代由自由意志所雕刻而来的物品,不淡淡指雕刻的过程。

有了以上概念,我们可以讨论理想国了。所以何为理想国呢?国中的每个人都可以表达自我,每个人都可以造物。

在人类之前所经历的国家制度中,是理想国吗?显然不是。一部分饱受压迫,只是为了维持生命,怎么能称之为表达自己呢?这部分人是奴隶或穷人;一部分人沉溺于物质世界,只是为了索取,并不去想自己到底是中怎样的存在,这部分人是贵族子弟;还有一部分虽然保持真性情,并如实表达自己,却不被国家所认可,终其一生也未实现自己的抱负,这就是中国古代大部分文人。

这些文人中有的求而不得,便纵情山水,诗情画意,更有甚者隐居山林,不问世事这些只是替代性活动,并不能让自己得到表达,最终大多是郁郁而终。但也有些人即使表而不达,仍不愿意放弃,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奔走,这部分人类似孔子。在此只讨论孔子本人,不讨论起思想。孔子为自己的政治理想,周游各国,这种精神是值得每个人去借鉴的。

那么在现有的工业体系下我们可以实现理想国吗?在此之前我们需引入几个概念。

外物:指存在于人类社会之外所有物质,各种自然资源,例如:河流、石油、海洋、土地等等。
产物:人们将外物通过某种手段加工而来的物品,例如:塑料瓶、瓶装矿泉水、建材等等。
需物:指维持人们生命的必需品,比如:蛋白质、维生素、水和膳食纤维等。

(关于产物。虽然产物也是由人所创造的,但并不是依据人的自由意志。当产物的制作者对产物的制作,依据其自由意志,则产物即是其造物。

产物只有在用于交换的情况下可称之为商品。)

产物来源于外物即自然资源。第一层资本家掌握了最原始的自然资源获取方式,并将外物加工成产物;并把产物转换成商品,卖给其他的资本家;其他资本家把从第一层资本家买来的商品,通过加工转换为自己的产物,然后将产物转为商品,又卖给其他的资本家。最终,资本家群体形成一级一级的层级结构,最上层的就是上文提到的第一层资本家。

商品的本身就是一个不等式,从成本来看:后者总是大于前者。所以当商品最后到消费者群体手中的时候,消费者(指整个消费者层面)所付出的东西远远高于第一层资本家(获取原始自然资源的资本家)所付出的东西。所以资本是一种可以吞噬一切的力量,在资本主义社会永远不会有公平的存在。

在原始社会,人们的需物是从外物所获取的,但随着现代工业社会的发展,工业制造能力的提升,人们的需物都是从资本家即某个个体所持有的商品中来,原本决定人们需物也就是生死的是自然,现在变成了掌握需物的资本家们。而第一层资本家又决定了下层的资本家,可以这么说人们的生死都是由第一层资本家去决定的,第一层资本家决定了世界的走向。

而且现代社会并不是原始社会的以物易物,人们用货币去交易,人们必须要用货币去购买需物。要想获得货币,人们就必须加入到现代的工业体系中。货币已经称为了人们最直接的需物。从某种方面可以说,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整个资本世界。

而产物或商品的本身已经不重要了,产物或商品的价值并不是由其本身所决定的,而是由他们的价格所决定。即使是一坨屎,只要资本家们一直给他定义极高的价格,那资本主义下它的价值就会高过黄金,屎就会比黄金贵重。在资本家的操作下屎可以变成黄金,石油也可以变得连水都不如。

因为是由货币来判断商品的价值,所以好多商品即使人们并不真的需要,仍然会生产,因为他们资本主义链条中的一环,是什么并不重要。为了让人们购买他们并不需要的东西,于是就出现了各种广告营销:买它!买它!虽然每个人都参与了产物的过程中,但是这些产物并不是我们需要的,也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所以我们不会拥有造物的过程。

如果说共产主义让人们无法表达自己,而现在的资本主义则是让人们表达错误的自己。这些都不能达到理想国。

要怎样才能到达理想国呢?

理想国首先要解决人们的生存问题,即需物的问题。人们不可以为了生存而忙碌,不可以为了活着而活着,这样才可以有机会去造物。需物不可以被少部分人掌握,但如果归集体所有就又会落入共产主义的陷阱。如果用法律来分配需物,因为法律总是由少部分精英分子来制定的,总是少部分来决定大部分,法律追求公平与正义,却永远也无法真正得到公平与正义,所有再好的制度再完备的法律,也无法公平和正义地对待每个人。当人们不再需要法律,当每个人都达成共识,当每个人都是自由和博爱的,这样真正的公平和正义才会到来。但如果人们追求的就是需物,人们的眼睛只盯着产物,而不是想着造物,那么就一定需要法律的存在。

所有理想国的首要条件是每个人都需要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要愿意抬头仰望星空。天地大道,不召而自来。这一层面的问题,总是需要从另一层面看待,才能得到解决的办法。如果目光一直放在某些问题上,那么这个问题会永远都在。关于生存也是如此,如果人们把目光一直放在生存上,那么生存的问题永远也不会解决。天之大,无边无际,地之微,如尘如埃。如果人们的眼光永远只在眼前,那么我们在地上的问题永远也得不到解决。

天大,地大,人大,道大,道法自然。泛舟于星辰大海,行走于宇宙大道,这才是人类的最终命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