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流

一个流浪在屈原故乡的塞北人

小胖子和我

小胖子短短粗粗的身体,就像是一只肉肠,那时候它的脸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所以坨坨的主人叫小胖子“包公”,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让你想要把它一下子摸到底。还记得它第一天来我家的时候,睡觉的时候在那里做噩梦,一会儿抖一下身体,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我记得晚上我睡觉的时候,如果把它放在沙发上,它就会“嘤嘤嘤”或者“呜呜呜”的叫着,或者自己在沙发上就像斑羚飞渡一样,下定决心从沙发上跳下来,然后攀到我的枕头旁,就像朱自清先生所描写的父亲的背影一样,它两只脚搭在我的床上,还有两只脚在不停地踩着什么,试图爬上床。嘴里还在那里哼哼着。

那个夏天,它还不太懂在那里上厕所,家里到处都是尿的味道,那个夏天就是在狗尿的味道中熏蒸的。

狗在小的时候就是通过卖萌来和人建立联系,那时候的小胖子对我并没有很深的依赖,现在我们之间都有很深的依赖了。每次小胖子看到我的时候,身体都能兴奋得扭成麻花。那种情绪也能影响给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