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星際回憶錄 by A.H.(第一系列)

H稍微停頓了一下,在公羊面具所處的廳堂內,遠處有一尊看起來「不合時宜」,不像是處於外太空的典雅雌性雕像,在『智人』的星球上,雕像被D‧V複印成畫作〈Gioconda〉。

距離藍色大洋五千七百公里的上空,這裡是無聲寂靜的星辰交界之處,一艘宇宙飛船正以超音速巡航著。點開一幅「鄧蒂嘉星」(Teegarden's Star)帝國殖民地的數位導覽圖,此時此刻,有幾個不同的音源,從戴著公羊面具,分不清臉上喜怒哀樂,又披(套)上滾金絲邊黑袍的「裝置」或「個體」中發出。再靠近一點,好像是一場「回憶錄」的示現,或者是戰事的稟報…

S,我們姑且稱之為S好了,帶著冷酷又低沉的音頻:

「一個人的責任,並不在於默然地投入工作,而是在公然的剷除罪惡、力謀補救!」,哼哼,真有你的,把我們的誓詞當作是你個人的宣傳稿。』
「可不是嗎?甚麼『唯有今日能服從之人,明日方能指揮他人。』,這根本就是上一個南魚座星爆之前所遺留下的古老諺語。」

有點不以為然,N,話還沒說完,就露出了「臂膀」上的火焰圖像。

「我…那邊的『智人』(Homo sapiens)都叫我H,A‧H。但說真的,我從不認為自己在『牠們』的世界吞下了敗仗,也許你們覺得我癡人說夢,但時間,對,『牠們』可笑的計時方式日後將證明我從未被消滅,也不可能被忘記!

H?慷慨激昂舉起了「右手」!繼續接著說了下去。

「『智人』說,我被視為是近代最具負面意象,同時充滿爭議的世界級野心家,藉著富國強兵,揮揚日耳曼復興之旌旗,強勢揮軍、一度稱霸歐洲大陸…『我』誕生於奧匈帝國的茵河畔布勞瑙(Braunau am Inn,今奧地利境內),據稱流有著『牠們』所厭惡之猶太人的血脈…」
「等一下!『牠們』說…你跟『G』的子民有相同的染色體?天曉得!『G』的星系早就…
「是,『牠們』不知道,『智人』甚麼不知道;
好了,『我』的父親說是一名海關基層公務員…年少求學時期,我的學科成績表現不盡理想,但唯有『美術』這一門顯得較為出色。雖然在受到『G』所傳之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影響下,打算獻身報考神學院,期許能成為傳播福音的神職工作者。但隨著打消服事念頭,成年後報考美術專門學校時,竟兩度名落孫山!在找不到理想合適的工作下,居然又傳來我父母雙亡的噩耗!在『牠們』的眼下,失去一切的我形單影隻,只能淪落在維也納街頭向人行乞,或是兜售自己的畫作勉強餬口,維持微薄的生計…」
「西元二十世紀第二個十年,攸關族群利益分配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歐洲大陸爆發,我被認定走投無路,所以在看到前線的兵源欠缺,亦彷彿瞧見了生命的一絲曙光下,決定自願加入軍隊,雖然在沙場上幾度受傷,但積極有為的態度,獲得了長官的肯定!我不只取得兩枚勳章,也逐漸改善生活上的窘境。
我在哪裡?
可是低潮時所遭遇的生命幽谷,還有社會資源分配不公下的遭到排擠與羞辱,以及中學時偶然接觸到的『種族優越論』書籍,『牠們』說,我在殺戮不止的爭戰末日中,腦海裡開始產生了偏頗歪曲的陰影,也就此造成了日後異於常人的政治思維。
「異於常『人』?你就不是啊…」
「到了『牠們』的西元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黯然落幕,不可一世的德意志帝國嚐到了史上絕無僅有的空前敗仗,割地賠款之外,屹立歐洲中心的民族尊嚴更是連番盡失,可說狼狽不堪。我雖然離開了軍旅,卻再次遇上失業的困境,但幸運的是,在因緣際會下,我那堅定反左派、反共產主義的立場,遇上了抱持同樣想法的政治圈朋友,藉著我不出世的演講才能,在公開場合裡滔滔雄辯,慢慢地在政壇嶄露頭角,除了培養出志同道合的支持夥伴,更默默地訓練出了效忠自己的第一批『粉絲』…
「對於攻佔『牠們』星球一事,我的野心可能已悄悄浮上檯面,雖然過程中因一場小規模的政變失敗,差點事跡敗露,要被處以最嚴重的叛國罪,但萬萬沒想到,就在被捕入獄之後,那些我曾經被一字一句記錄下來,帶有狂熱民族主義思想的演說內容,經過有心媒體的廣為傳遞與放送,反倒讓無法現身幕前的我,一夕之間突破原本的支持者同溫層,『牠們』的愛國效應快速發酵,一股難以抵擋的民族復興風暴,當下更是襲擊了全德國!因戰敗被壓抑的日耳曼人自尊,怨氣終於找到出口,所有的政治人物,在我的面前顯得異常渺小!因為在德國各個角落,我儼然變成了戰後無數德國人心目中,最有能力帶給『牠們』再次奮起的風雲人物!」

不待H繼續往下說,S又開口了。

「是,『廣大群眾的接受能力非常有限,他們的智力雖不高,但倒是很容易健忘。從這些事實中,我們應用於任何有效的政治宣傳,並廣泛使用這些流行語,直到最後,我們也決定了什麼是他們自己想要的。』,我記得這段話是我們在這裡討論出來的,那個時候…N已經回來一段時間了。」
「沒錯,從這裡收到的影像解析顯示,在那一刻,德國的天空下,H所代表的意義不再是一個人名,而是一個信念,也就是德國復興、德國再起!」

N模仿著H舉手的動作,看似詭異,卻又似乎理所當然。

「我在失去人身自由一年之後,毫無意外地順利獲得假釋,也在接下來短短8年之間,透過一連串『牠們』所設計出合法的民主式議會選舉與國會充分授權,從一個國會少數黨的黨魁,搖身一變,成為了奉總統之命組閣的德國總理!」
『讓我來完成『G』獨生子未竟之事業!』,是的,踏入政治高峰的我,眼見時機成熟,決定公開讚許『G』信仰的優良傳統,還有四百年前德國推動『G』所屬新教改革的淵源,更明確宣示我有責任成為護教、衛國的真理公義戰士…而且我還跟『牠們』再三表示,自己有長期遵守著『什一奉獻』的好習慣!
「當年有個小插曲,主張正向宗教思維的我,因為在國會選舉時主張仇恨與排他觀點,結果被『G』的舊教給開除會籍,甚至被『P』的傳人親自點名,所有主內信徒不得支持我跟我的團體!
但在民氣可用,洗腦奏效之下,我轉投入了『G』新教的懷抱裡,更選擇與新教內的主流「L教派」結盟;我對『牠們』做出承諾,來跟隨我、來擁戴我,像崇拜『G』的獨生子一樣,當有朝一日,我真正握有實權後,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大刀闊斧,殲滅舊教匪徒!」

H稍微停頓了一下,在公羊面具所處的廳堂內,遠處有一尊看起來「不合時宜」,不像是處於外太空的典雅雌性雕像,在『智人』的星球上,雕像被D‧V複印成畫作〈Gioconda〉

「沒有意外,我的言論著實贏得了德國『G』新教保守派教友的大力吹捧,也讓我所領導的團體,國會普選得票數從一開始的81萬票,大幅成長到了1727萬票!在國會席次方面,更是由原先的12席暴增到了288席!我除了順利與『G』舊教力挺的中央黨切割外,掌握行政中樞之後,我決心全面取締『G』的護教者,轉而推動合一運動,共同組成跨宗派的國家教會…將新教與舊教併為『德國國家教會』!
當然,那是我的教會,不是『牠們』的教會。

未完待續(這一篇當然要分成幾個系列吧?呵呵)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dolf_Hitler

https://themepack.me/theme/spaceship/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