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餐桌隨筆】只有香如故。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就在電光石火之間,鬼魅幽影無所遁形,慢慢伴隨著香氣四散而緩緩逝去,可怖陰山不再、冥海為之枯竭,「只有香如故」。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吟詞聲方歇,暮日仍帶些餘光,端詳酒樓四方,江湖之中,令各家好手聞風喪膽的金沙鎮武狀元殊死戰,終於來到了最後的時刻。

https://www.deviantart.com/tsslash/art/Horyuji-Temple-At-Sunset-125299924

不知道誰說過,「比武不比命,比命不比武」,是啊,數十載的無情廝殺下來,俠客、英雄,許多漢子乘著大轎、亦或騎著駿馬,意氣風發而來,但斷橋邊的黃土卻已越積越高,無主的牌位之多,可能連「愁」字都不記得了。此時此刻,旅人踏入金沙鎮,若沒有感到任何一絲肅殺氣息者,也許就只有一種人吧?那就是死人!連喘口氣都隱約聞得到血光滿溢之處,風雨飄、亡靈嘆,彷若會張口吞噬人般的驛站兼酒樓,店小二正掛著笑臉,殷切招呼著即將步上黃泉道的貴客們…

一張老朽的方桌,兩張生死契,幾盞油燈,人,就這樣規規矩矩地坐著,均勻的呼吸,凝固的空氣,冷冽留白、無聲無息,卻是靜待殺機…

「喝」的一聲!

一個起心動念,劍隨意發,灰影刀光,就這樣直直殺向前方,滄浪悟劍生一招劃開了屏息已久的沉默。這是《滄浪劍法》中的「破疾歸天」,堪稱人劍合一,劍影隨行的巔峰,須臾之間,利刃就如疾風似的直搗對手天門而來…

「哈哈哈!」

像一陣徐徐微風吹過般,可能是看破紅塵之後的豁達,也或許是早已破解了劍術蘊含的奧秘,雪白身影極其矛盾地在本欲見紅的刀影上拂出了燦爛笑顏,一揮手、一彈指,淘淘滄浪居然靜如止水,悟劍生一個稍不留神,連人帶劍,就這樣踉蹌地跌落在方桌上,生死契不只被他壓在身下,龍飛鳳舞的畫押筆墨更已被暈開,手上的劍還差點兒就砍中油燈,昏暗的嗜血空間猶見燭火異常搖曳,讓旁人是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

不待「如故」二字作結,再度凝聚內力的悟劍生,馬上又施展了劍法絕招。只見刀鋒上那閃爍著暗青色的浮浮幽光,觀戰者更好像聽到了…

是帶著索命亡魂的低聲嘶吼?還是昔日落敗俠客的輕聲嘆息?

這是《滄浪劍法》傳心傳道不傳卷的禁招「陰山冥海」,宛如陰曹地府的無常催命符,將往昔所造怨氣全一貫注於刀面上,一刀出,千刀射!劍氣如千萬箭矢齊發,悟劍生似乎有意用此招來作為武狀元比試的結束…

「香如故、香如故,看此淒風愁雲,閒雲野鶴無世愁,依舊香如故。」

正當眾人莫不被「陰山冥海」的黑暗氣勢所震懾之際,不知從何而來的高雅香氣,啊!是梅花的幽香,淡淡地包圍住了整個斷橋、整個驛站、整個酒樓,整個…金沙鎮的裡裡外外。疑惑不解的眼神,從門口倚著梁柱的小童、長桌旁微醺的白髮老翁,準備酒菜的店小二,直到手裡持劍的悟劍生,梅花香自苦寒來,那種悠然、那種超凡、那種飄渺…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就在電光石火之間,鬼魅幽影無所遁形,慢慢伴隨著香氣四散而緩緩逝去,可怖陰山不再、冥海為之枯竭,「只有香如故」

「不可能!不可能!這是…」

,劍法禁招遭破,甚至還依稀發現自己功力盡失的悟劍生,前一刻的趾高氣昂,如今卻像風燭殘年般,只能扶著方桌才能站立,刀…刀呢?


「刀?刀在我的手上啦!你一直拿著我是要怎麼煮飯呢?」

「金沙青苦瓜」,鹹鴨蛋跟青苦瓜可謂下飯料理的絕配,四季皆宜之外,金沙的鮮黃與青苦瓜的濃綠,再加上紅辣椒的點綴,是餐桌上相當美麗的風景。

很簡單的烹煮步驟,大概半小時就可以上菜:

1、苦瓜切片加上蒜頭切末

2、鹹鴨蛋撥殼,然後用湯匙壓扁跟搗碎(壓碎的蛋黃才能夠完整與苦瓜相結合)

3、下油熱鍋後,先放蒜末爆香,再放入壓碎的鹹鴨蛋。

4、待鍋中的蛋黃邊緣開始浮起油泡,青苦瓜就可以下鍋。

5、拌炒一下,再加入微量的水,蓋上鍋蓋再燜煮個片刻,好吃又好看的「金沙青苦瓜」就可以起鍋囉。


尾聲:

被封面圖片吸引而點進來的朋友,啊,真是抱歉,偶爾,又一次,讓我任性一下啦,哈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