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國

活在全世界

履带下的蓝裙子

广场最西端,五、六辆威风凛凛的坦克一字儿排开,使帝国主义和北京市民胆寒的炮口朝西,捍卫着血红的天安门。府佑街口,是三三两两的市民和鏖战了一夜的士兵平静地、甚至有些亲切的交谈。呆在北京电报大楼下的中共“建党办公室”前,我在想,一切都结束了。邓公挽回了面子。但他如何向历史、向世界交待?人类史上的屠杀多多,但极少有这样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全世界的摄像机前。而且镇压的对象是几百万,几乎是全部的北京市民,全国的大学生和整个年青的一代!不过,还有出路。他可以在事态平定后,宣布激进的民主改革,让一个大的功绩去掩盖一个大的罪恶。他一时气糊涂了,但,到地是个明白人。

那时候,这样去替邓公思考的NB兼SB满街都是。不相信会开枪,“人民军队爱人民”信条的作用倒在其次,大家尤其认为,对邓公来说,根本就没这个必要。在北大三角地,人们经常听一位中年教师的评论。有一次听他说:邓如果收回他的4,25讲话,既人民日报4,26社论,借口说是听了假汇报,然后像1978、79年那样大刀阔斧,反腐败,搞政治改革,他就是一位中国和世界历史最伟大的人物。如此简单清晰,他怎么会派军队开杀戒,遗臭万年呢?在场的人人点头称是,又信心百倍。

正这样想着邓公在开枪后可能的下一步,突然,巨大的呼喊从对面传来,几乎将我扑倒。“邓叉叉,杀人犯!”“绞死李叉”“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口号将清晨的宁静撕得粉碎。抬头望去,无数绝望、衣着肮脏的大学生从六部口涌出。接着是坦克巨大的轰鸣声。身边的市民一片躁动,几位狂叫着“挡住坦克,挡住坦克”,疯狂地往前冲。先是“达达达”的枪声和“嘭嘭嘭”的催泪弹的爆炸声,接着是“打倒了两个”的喊叫。

回头刚看到倒在地下的市民,眼睛、喉咙便是一阵刺痛。这催泪弹的质量真是棒,得赶快找水龙头。突然,(那时的“突然”特别多)身边美丽的女士发出一阵难听的怪叫:“啊,啊,坦克压死人了,坦克压了一大片!”奋力张开眼,看到一辆坦克似乎是惭愧地正从尸体堆上缓缓后退。履带下,在脏兮兮的绿色深蓝色的男尸中间,一个也脏,但仍然是天蓝色的裙子一瞬间将我眼睛刺得生痛。

一个小伙子在尸体中寻找着,过一会,他平静、轻松地托着一位伤者,也可能是他已经死亡的朋友,远去。另一位狂叫着向我们奔来:“13个,压死了13个学生!”

那辆坦克归队了。望着长安街对面的那堆尸体,尤其是蓝色的裙子,没有愤怒没有恨。只有至今回想也感到可怕的一种奇怪的平静。在一个疯狂的世界里,“生命可贵”真是屁话。它是深秋的一片败叶,一文不值,一碰就落,一落一地。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有时想,当初也死去多么好,轻轻松松,玩似的。现在多糟糕,就怕死。

打性觉醒开始,就爱上了穿连衣裙,尤其是穿天蓝和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特别是,89年五月的北京街头,偶尔会看到MM的即兴演说。哦,年轻的朋友们,多遗憾,今天车展厅、选美中的性感辣妹算什么!你们没见过,真正自由的、在北京街头演说的年青MM有多美!特别是我在前门附近看到的那一位,天使一般的圣洁、文静,羞涩却坚定。我就想知道,6月4日那天她穿的可是蓝色连衣裙?

坦克履带下的蓝裙子,在眼前晃动,在脑子里飘荡,已经二十年了。爱漂亮的小丫头,你是谁?在天堂里我也一定要找到你,告诉你我的思念我的爱。。。

2009年. 巴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