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3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2429 
沉扬

論鄧小平

蔡崇国 ( 此文的写作、发表整30年了。它没有估计到邓小平1992年的南巡讲话中表现出的顽强意志,也没有估计到中国进入WTO的过程及其深远后果。但,无论如何,和美国学者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比较,这是一个真正经历过毛和邓小平时代的中国人的历史视野。

沉扬

和六.四相關的小故事

一 她不但好看,而且特別。分明是地道的義大利人,淺黃的頭髮藍色的眼睛,卻近亞洲人面孔,圓臉,鼻子不高,沒歐美人常見的深眼窩。大概是彼此的應酬太多,那次會議上我們只是簡單地交換了電話號碼便匆匆告別。這之後,她偶爾給我電話,只是問候。她是在羅馬的一家報紙的記者,法語流暢。

14
沉扬

微信朋友圈议香港的记录

这是我众多微信朋友圈中的一个。近五十名成员中,除了我,其他的全是在大陆的教授、律师、党政干部,还有若干艺术家企业家。作了方便阅读的技术处理,增删了个别字。一 (2019年11月22日) G:@蔡 对于这些青年人的命运,我很同情,但出路在哪里?

沉扬

不要脸地思考!

蔡崇国 1,道德行为中脸皮要薄,哲学思维时脸皮要厚。精神的创造力来自于:不要脸地思考!2,什么是脸皮?值得写篇博士论文。它大概是意识和无意识中的道德、社会规范、个人的习性习惯。不要脸就是自我的突破,使自己成为可能的“他者”;成为一个一辈子都具备使人,包括朋友、老婆惊讶的之能力的人。

沉扬

履带下的蓝裙子

广场最西端,五、六辆威风凛凛的坦克一字儿排开,使帝国主义和北京市民胆寒的炮口朝西,捍卫着血红的天安门。府佑街口,是三三两两的市民和鏖战了一夜的士兵平静地、甚至有些亲切的交谈。呆在北京电报大楼下的中共“建党办公室”前,我在想,一切都结束了。邓公挽回了面子。

1
沉扬

“六四”:不同歷史記憶的冲突与民族主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专访。标题有变) RFI:您在近期對法國《解放報》的一個長篇專訪中,講述了對89六四的回憶,其中一個重要的日子,5月19日,時任總理李鵬宣布戒嚴,成為此後六四軍隊屠殺的前奏,整整30年過去了,您對當年的那個春天裡的記憶是什麼樣的?

沉扬

1989年的“4.27”与福柯:两激情的相撞

一 对我和许多朋友来说,1989年4月27日也是最重要。一直想将这激情的一天写出。可是,就在上周收到福柯男友丹尼尔Daniel Defert的电话号码。法国朋友说丹尼尔会很高兴见我,希望我给他电话。拨通了丹尼尔,说好了,4月30日的下周二,我去巴黎十五区他的居所,也是福柯和他从1...

2
沉扬

巴黎圣母院给我的拯救

曾被巴黎圣母院拯救,于是和她有了亲密、深厚的私交。电视上看着她受难的火焰,如同双手被缚看着心爱的人、父母受着酷刑,心碎。三十年前,和刚逃出生天,惶恐、的朋友们一起呆了两个月后,搬到了与圣母院一河之隔的艺术城,借住一中国画家家中。几乎和所有的人一样,除了读过雨果,看过“巴黎圣母院”...

10
沉扬

我的1989年4月15日

当时正在武汉大学哲学系读学位。回家吃饭端着个碗,应该是中午,听到收音机说胡耀邦去世,惊得碗差点脱手掉了。还有悲伤,更大的是莫名的愤怒。因一人死亡而愤怒,似乎是第一次。“要出大事”,我一人在房间这么叫了一声。那时在读书的同时也“下海”,和工程师朋友们一起办了个微电子技术企业,还算成功,有架丰田摩托。

沉扬

蔡师傅杀猪

一,我杀猪 不相信吧?我会杀猪。而且是师傅,即掌刀子的一把手,蔡师傅。通常,杀头猪需三人。动刀前三人合力把猪摔上杀猪台,这台子其实多是个稍宽的长凳子。一人在后将猪的两后腿按在台上并使劲往后拉,另一人在则将猪前腿按在猪的胸颈之间,然后就是一把手了:握紧刚磨过的杀猪刀,冷漠地瞅瞅猪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