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皇財

朝九晚五上班族,關注拉丁美洲,特別是巴西。

寫於巴西2018年大選後

發布於

巴西2018總統大選結束,前陸軍上尉隊長波索那諾當選,這波右翼民粹浪潮首次越過赤道淹漫大國巴西,繼阿根廷、智利、玻利維亞及厄瓜多之後,巴西也向右轉,長達二十年的南美洲左翼執政的粉紅浪潮自此走入歷史。

這次的巴西大選充滿各種違反常態甚至違法違憲的爭議,其中最受到批評的是最高選舉法院冒著違憲爭議,限制了選前民調一直高於所有其他候選人加總,極可能在第一輪投票就過半數當選的工黨候選人前總統魯拉。

波索那諾邀請主審魯拉貪汙案的聯邦一審法院法官莫諾出任司法部長兼國家安全部長,波索那諾的副總統前陸軍將軍莫屋龍甚至公開說,莫諾法官在選前就已經與競選團隊接觸受邀,莫諾則在兩天後正式接受邀請,這在巴西司法界造成了震撼。巴西媒體更是把這當成對魯拉的司法不公、主審法官介入政治競逐的醜聞萊處理,連英國保守派報紙The Times都諷刺這是一場政治交易。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jair-bolsonaro-promises-senior-job-to-judge-who-jailed-his-rival-5zc26t7p8

因"洗車行動"受到起訴的魯拉,目前只到二審法院,巴西法律慣例,未經終審法院定讞前,除非有逃亡或危害他人,可不受拘留候審,而根據"乾淨選舉法案"的規定,未終審前,就算二審宣判的候選人仍可以參選,這在過去的選舉有許多案例可循。

許多二審的候選人不僅參選且有部分當選後擔任公職。行之已久的法律慣例,主審的莫諾法官到了魯拉身上就轉彎,將法律審判程序當作作秀,除了違法監聽現任總統並違法向媒體公開錄音,魯拉每傳必到從未拒絕出庭,莫諾卻無故下令聯邦警察配合媒體直播大演一大早登門搜查秀。

魯拉未終審可不受拘留,莫諾則爭議性地下令擴大行動拘捕魯拉,魯拉則是在群眾與警方對峙的情況下,考慮不造成社會衝擊,發表演說勸阻了群眾,自願走出接受拘留,幾年前震撼巴西全國的殺雙親奪產案的罪犯可接受媒體採訪,莫諾則拒絕了所有的媒體採訪申請,更禁止魯拉對外發言。

甚至一位二審上級法院法官因魯拉的政治權利被違法地剝奪,收到魯拉律師申訴後,下令釋放魯拉,人在葡萄牙度假不在職無權的莫諾竟然失控越權馬上打電話指揮不准放人,不惜違抗上一級法官的判決傷害司法倫理,也要把魯拉牢牢地禁閉在拘留所不得對外發言。

莫諾在選前就與波索那諾接觸受邀曝光後,巴西各界及國際的批評不斷,以司法介入選舉、為交換利益的候選人除去篤定獲勝的另一個候選人魯拉,主審法官謀取個人權位利益進行政治交易,這是一場被嫖竊的選舉。

這場選舉的爭議還不只如此。

選前一周,巴西發行量最大的報紙聖保羅日報頭條報導,支持波索那諾的企業未申報支付高額費用給政治行銷公司,透過大量的Whatsapp簡訊散發不利於工黨候選人的宣傳訊息,根據巴西選舉法,支持候選人的花費應申報政治獻金,而企業的政治獻金早就在選舉前就被最高選舉法院禁止,這些多家企業出錢未申報的政治獻金高達數千萬巴幣。工黨的候選人遵守大選規則,當選的候選人不但違法且手段低劣。

波索那諾本人不但沒參加任何一場電視辯論會,其言論更是充滿了種族歧視、性別歧視、鼓勵暴力、支持全面開放槍枝持有、反對家事工人適用勞動法,而且完全不尊重民主體制,選前就公開威脅要肅清紅色左翼分子,反對派只有兩條路要嘛流放要嘛坐牢。

波索那諾當選聯邦眾議員的兒子甚至在一次聚會中說,如果聯邦最高法院敢因為小額的政治獻金找麻煩,不用派到一部吉普車的兵啦,只有兩個小兵就可以關閉最高法院了,巴西的司法已經毫無公信,誰會上街支持這些聯邦法官啊,呵呵呵。

這言論也在曝光後造成巴西國內震撼,已經超過一般民主的候選人,而是軍方支持的法西斯獨裁者。勝選後,軍方要求在過渡政府裡至少佔有25席部長職位,波索那諾的團隊無疑地有強烈的軍方色彩,聯邦最高法院對於這樣直接挑戰司法的言論竟然毫不作為,把莫諾法官荒腔走板的行為一點不受到上級司法管制連在一起看,巴西的聯邦最高法院應該早就受到軍方監管控制。

外國勢力的參與也在這次的大選被凸顯出來,選前波索那諾的兒子就與川普的競選策士巴農見面求教,勝選後巴農也在隔天就接受媒體專訪,媒體對他了解巴西的程度感到驚訝,巴農說他專注在全球推廣"這運動(The Movement)",而波索那諾是其中的一部分,與川普、匈牙利總理Viktor Orban、義大利的Matteo Salvini(副總理,反移民政黨)、英國的Nigel Farage(退出歐盟領導者)非常相類似,他並且說會在明年一月新政府上台後經常到巴西來。https://www1.folha.uol.com.br/poder/2018/10/capitalismo-esclarecido-e-populismo-de-bolsonaro-aproximarao-o-brasil-dos-eua-diz-steve-bannon.shtml

左翼的政治觀察家指出,軍方及外國勢力早在工黨女總統受到彈劾就已經介入,甚至從2013年6月的百萬人民上街抗議就開始,這個顛覆政權的手法與阿拉伯之春及一堆造成政權轉移的顏色革命如出一致,透過認同政治、文化戰爭及鎖定特定群體的假新聞,精密地打擊對手造成對立動亂,最終導致政權轉移。

從新政府目前公布的政策方向來看,經濟上完全是議會政變後的腐敗政府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延續,第一要動退休金、第二是國有企業全面私有化、第三大幅削減政府社會福利開支,這一直以來是議會政變的目的,但政變上台的沒有民意基礎,政策遭到民意強力的反彈,一職受到阻礙。

2016年右翼發動的議會政變一直到波索那諾的勝選才真正完成階段任務,透過多數選票在政治上為政變取得了正當性,巴西經濟沉疴難起,波索那諾的經濟政策了無新意,一時民粹勝選激情,抵擋不了多久持續的就業低迷及可預期的就業環境惡化。

退休金改革是新政府要面對的火藥庫,更別說因倒向美國,在地緣政治上會受到的衝擊,受外國勢力影響的軍方在未來新政府的角色,受軍方控制的司法系統是否真會有系統地肅清持反對意見的左翼組織?

種族、性別、原住民土地、少數族群、教育,甚至宗教,都在選前受到威脅,巴西的民主是否會大幅倒退?

巴西在未來一片黑暗中必有一番摸索掙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