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榴莲

人类迷惑行为观察员

他开了我的梦中之店

周六的上午秋高气爽。十一月的暖阳染黄了树叶, 将树影斜斜地打在街道两旁的居民楼上。纽约依然禁止餐厅室内进食,周边食肆的摊位都摆到了街沿边,已经坐满了吃早餐的人。这样慵懒的上午不用多想,我径直走到PlantShed。

PlantShed是一间卖绿植和咖啡的小店。两年多前我刚刚搬来这个街区,无意中闯进这间也才刚开业几个月的店,瞬间被击中:店的一半卖搭配精巧的捧花和玲琅满目的盆栽,另一半卖薰衣草拿铁这种特制咖啡,间中售卖种植达人的画册和精致的盆盆罐罐 —— 这不是女文青的梦中之店吗!我连忙拉住柜台边的小姐询问起来。可惜她不是老板,直接给了店里都名片。原来他们过了几个街口还有一家三层高的绿植总店,专做植物供应,不卖咖啡。

很快绿植咖啡概念便成了上西区的口碑,一年后PlantShed就在下城区的SOHO开了第二家绿植咖啡分店,面积更大,装修更潮,还有不少明星去打卡。今年出又去隔壁新泽西的Eaglewood开了第三家,说是老板的表兄在那边在做花草供应。受疫情影响,从四月到八月,几家店都临时休业。但是到了九月左右,随着纽约的餐饮业逐渐恢复,他们再度开业,咖啡桌椅都摆到了室外。

店里的时候进出的客人很多。因为忌惮感染,店员控制人流。我买完咖啡就被礼貌地请出门了。在那短暂的停留时间里,机敏的我还是听到了一则重要消息:PlantShed即将再在这附近开出新店,延续绿植和咖啡的浪漫结合。

本来今年眼看着不少我钟情的商铺陆续关门,我还为Plantshed捏了一把汗,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如果说两年前步入这家店只是满足了我的白日梦,现在我很好奇:是什么让这种贩卖小情小调的店铺挺过疫情的风雨还能继续扩张?


PlantShed现CEO Eric Mourkakos 是这间家族产业的第三代掌门人。他的外祖父一辈早在50年代便已在纽约上西区经营花店。到了70年代末,Eric的父亲和叔叔从希腊移民来到纽约。他父亲娶了花店老板的女儿,又跟兄弟一起从他岳父手里买下了花店生意,从此西96街209号的招牌便成了PlantShed,三十多年来不曾改变。2000年初期,希腊兄弟存下了足够的钱,买下了这栋他们租用了近二十年的楼盘。这楼建于1900年,三层高。他们把顶楼天台打理成温室花房,更有利于存放温热带进口来的植物。

除了父亲的店,家里七姑八婶也都做的是花店相关的生意。Eric从小在店里帮忙,妥妥的花店小王子 —— 然而 Eric 一开始并没有要继承家业。他去波士顿大学念经济学专业,回到纽约在金融业打工,同时拿家里的赞助去新泽西开了家餐厅。不想遇上2008次贷危机,金融业萎靡,家族的花店生意也受到冲击,几乎破产。

「二十几岁的时候总不想走长辈的老路子,想要自己闯闯。要是读完书就回去店里卖花,就太理所当然了。但是真要关门歇业的时候,突然就还是觉得舍不得。」Eric 回忆起当时回家扛责任的决定十分坦然。他胖胖的,发型衣着都不讲究,笑起来脸上的苹果肌饱满红润。如果不去想他「花草咖啡小王子」这种身份,他看上去可能更像「农场主的儿子」。

我问他早年开的餐厅现在怎样,他说早卖了。那时开餐厅也是想证明一下自己,2009年接手家里的店铺后就没时间顾及餐厅了。那时就想着花店怎样转型,怎样生存。2010年前后热线订花已经慢慢过时,Eric 将业务转向互联网:电商、网红、社交媒体,这些家里长辈不太理解的事物 Eric 操作起来顺风顺水。就这样PlantShed 开始进入时尚圈,为一些秀场做了装饰之后,又有别的企业客户找上门来。不过他兜兜转转还是又进入了餐饮业。自2017年他开出第一家绿植咖啡厅,以前开餐厅的思路就又回来了。「花草生意和餐饮生意其实很像,都是易腐商品,把控物流时间特别重要。」

咖啡厅和鲜花零售的利润只占 PlantShed 的 30% 左右,他们主要的利润来源是为企业品牌提供鲜花服务,例如时装秀场、婚庆宴席、办公室餐厅的鲜花供应等等。近些年随着室内绿植网红出圈,他们也开始为越来越多的高端客户提供阳台设计的咨询服务。他们会组织工作坊,请来花艺设计师以及潮流达人来为客户们传授经验。

绿植咖啡店利润很薄,但是对PlantShed的品牌形象很重要。媒体喜欢报道,潮人也爱来打卡,所以 Eric 继续一间分店一间分店地开着。最近他刚刚盘下总店附近的又一个铺面,就是之前我在店里听到店员小姐说的新分店。新店的楼很新,在一栋高层公寓的一楼,面积宽敞,目前还在装修中。

「疫情的确让很多商铺关门,所幸也带来了低廉的租金。能租下这店铺是太幸运了。」Eric 家族在2000年左右买下的那栋老楼已经渐渐不合时宜。他2018年至2019年两年间就挂牌出售过三次,几经价格调整,换了两次销售策略,似乎都还是没法吸引开发商。「自己有楼也挺好的,贷款比较容易。」Eric 这样说着,又立刻补充,「老一辈可能就是觉得要买下楼盘才踏实,但要是现在问我,我不会买。建于1900年的楼,真的是太老啦。」

我问起另外两位以 PlantShed 合伙人身份在媒体露过面的外族人,运营总监 Jay Casiano 和 创意总监 Casey Godlove,Eric 立刻露出自豪的表情。Jay是早年跟他父辈一起打拼的阿米哥 (西班牙语「好兄弟」的意思,估计是墨西哥人),订花热线的创办人。当年PlantShed从一个街坊花店转型成覆盖纽约和新泽西的供应商,阿米哥功不可没。现在他已到佛州退休养老。Casey 则是和 Eric 并肩作战的设计师。早在2011年PlantShed开始做庆典宴会业务的时候,他就经常接单做相关的装饰设计。到了2017年当Eric决定要将PlantShed全面转型成一个生活概念品牌店的时候,便让Casey做了他的创意总监。

「Casey比我上镜,时尚媒体喜欢他,那就让他多出去露脸咯。他 Instagram 更新比我勤,图片也好看。」Eric自己从2012开始便不再经营公开的社交账号。Casey比较像女文青想象中的花草咖啡小王子,黑框眼镜,衬衫笔挺。社交媒体上会发鲜花设计的心得,会写自己出生成长的小作文,会展示自己淘来的古董家具。

让他说说这次疫情对生意的影响,他说,「起起伏伏总是常态,也没什么。这次疫情对我们营业额当然有冲击,但我们今年还是新开了两家分店不是?比起08、09年我刚接手那会儿还是好太多了。家里亲戚彼此都帮衬,几十年的老客户也都还对我们有期待,还有好搭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