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聖誕文字市集|和義大利家人度過的聖誕節

(edited)
搭飛機前的那一天米蘭下雨,我穿著the north face的夾克又戴著雷朋眼鏡,和時尚之都絲毫不匹配,坐在餐廳的戶外用餐區吃著假期的最後一餐,看著廣場上來往的行人,突然意識到自己並不會愛上和我度過一週美好假期的這個男人。

我是個從小就被教會告知不能慶祝聖誕節的基督徒。原因有二,其一是12月25日已被證實為不是耶穌誕生的日子,其二則是「我們要紀念耶穌捨命為世人死而非他的生辰」。

儘管宗教上規定不能慶祝,但從幼稚園起母親就會帶我去中興百貨看聖誕老人,聖誕夜提醒我們準備聖誕襪,隔天醒來一定會看到禮物,我也忘了一開始是否知道送禮的人並不是聖誕老人?期待12月25日的禮物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回憶。

昨天在Instagram上看到一張照片上寫著:

let the children believe in Santa, you believe in man.

想到曾經誤闖一個親子教育的論壇,家長們熱烈討論著「是否要讓孩子們相信聖誕老人?」或是「應該在何時戳破這謊言?」我不太明白,在非基督教國家成長的台灣小孩為何會相信有聖誕老人?

也許我媽是對的,童年大部分與我爸相關的記憶都是不好的,很小的時候就從聖經故事認識到人性黑暗的一面,嫉妒、殺戮、謊言、背叛、憎恨⋯⋯同時也可能出現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中,若我媽不重視所有能慶祝的節慶、不堅持給所有紀念價值的日子一個獎賞的名目,我兒時值得回憶的情節則會少得可憐。

也因為我媽的浪漫讓我對愛情有了想像。

那年冬至,從巴黎搭飛機到米蘭,計劃和Federico一家度過聖誕假期。不知為何,我的記憶總是片斷性的,照理巴黎的氣溫整體感受應該和米蘭差不多(即使米蘭的最低溫較低),但我印象中下飛機的那刻就感到寒意,領行李後就穿上了羽絨外套,與Federico在約定好的電話亭見面,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取車,才剛剛停好車不到半小時,他卻弄丟了入場時的紀錄,翻遍每個口袋又把皮夾倒空都找不到⋯⋯當下,我對眼前這男人頓時失去了感覺。

這樣的人隔年卻成了義大利皮埃蒙特大區的議員,能想像義大利的政治有多荒謬吧?

當時是早上六點半,我在腦中盤算:「他一定會讓我失望,乾脆候補搭飛機回去」但想到只會停留八天,之後就要搭飛機回台灣跨年,還是硬著頭皮繼續過節了。

他開車帶我去Isola Bella(美麗島),在出發前也沒問這一週的計畫,估計以他的個性也是臨時起意。我們在島上吃了午餐,散步後就又驅車前往他位於皮埃蒙特的家與其父母一起過節。

取自網路

抵達他們位於山坡上的小房子時,在屋外庭院看到了聖誕的裝飾,耶穌降生馬槽與三個東方博士的玩偶,土灰灰的沒有歡樂的氣氛。隨後他父母就熱情的迎接我,帶我到準備好的個人房間——義大利電影《熟男我愛你 Scusa Ma Ti Chiamo Amore》中也有這橋段,未婚男女即使成年跟父母在一起也是要分房的(笑)——房間中放了一個單人床、一個衣櫥和一對桌椅,桌上有一罐Lindor巧克力球。

迎接我的陣仗好像去拜訪家裡的親戚甚至像是遊子返鄉過節,老母準備了兒時愛吃的巧克力又燉了一碗湯。Fede母親煮了波隆那義大利麵和傳統蔬菜牛肉湯讓我暖胃,說明只是簡單的料理等聖誕節中午一起享用豐盛的大餐,還笑說這是他兒子第一次在重要的假日帶女生回家。

Cinque Terre

隔天,我們搭火車去熱內亞又去了Cinque Terre(五漁村),那兩天的氣溫接近二十度,和台灣的冬天景緻差不多。二十五日的午夜才又抵達他家。出乎我意料的是似乎很多人聖誕夜還在工作,火車上也沒有擠滿了返鄉人潮或因過節而顯得冷清,但當我們抵達火車站月台上有不少人來接應親人,義大利人通常和家人在聖誕節的中午聚餐。


聖誕節當日

飄著雪,我們一早就驅車一個半小時到山上滑雪,回程接Fede的祖父母和舅舅。五人搭著義製的小車,對他家人而言,我一個陌生的亞洲女孩坐在他祖父和祖母中間,車子行駛在已經開始積雪的路上,中午前抵達Fede家中。

聖誕節當日滑雪場還有不少人

和我想像中的義大利大家庭也不太一樣,聖誕大餐的成員只有他祖父母、父母、舅舅、舅媽和他們十二歲的兒子。用餐前他們簡單的交換了禮物,我帶了代表台灣的鳳梨酥,餐點幾乎都是豬肉為主,燉豬肉(好像有點像台灣的三層肉)、烤乳豬、各種香腸和火腿,還有牛肉料理,蔬菜、馬鈴薯泥和飯後甜點是祖母做的名正言順的「義大利老奶奶檸檬磅蛋糕」。

在餐桌上,長輩和我說著法文但因為有口音聽不太懂又逼著十二歲的表弟和我練習英語,彼此語言不通但他們似乎也對我這個可能的未來媳婦感到很滿意。

和他們告別時,Fede的媽媽說以後他們就是我的義大利家人。

搭飛機前的那一天米蘭下著雨,我穿著the north face的夾克又戴著雷朋眼鏡,穿著隨興的和時尚之都絲毫不匹配,坐在餐廳的戶外區吃著假期的最後一餐,看著廣場上來往的行人,突然意識到我並不會愛上度過美好一週的這個男人。


試著找那年聖誕拍的照片卻找不到資料夾,只剩下臉書上曾經分享過的這幾張。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8255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聖誕文字市集

團圓於史特拉斯堡耶誕夜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