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第三者|短篇小說

那天我發現「第三者」可能才是受害者但沒有人會同情她們,誰叫她有了那些傲慢?

那天一早他跟我說:「該死,我覺得我ex看到我們的訊息了」

我不解的問:「有什麼關係,她不是你的ex嗎?」

他說:「但她以為我們有可能會和好。」


那是方斯華生日的隔天。我白天傳了一則訊息給他,明明已讀三小時卻一直沒有回,很不像他的作風。於是我又傳了一封訊息:「你還好嗎?」

一收到訊息,他就下線了。

我們每天都在傳訊息,有空的時候就會傳給彼此,分享自己一天做了哪些事,也會說工作上發生的事情,或是那天的政治新聞、國際大事⋯⋯雖然沒說白彼此的關係,但他明確說等著跟我見面。

我們甚至討論過未來要住在什麼樣的地方——在他老家附近,有一棟70萬歐元的小型城堡,不大但有游泳池跟花園。他說,這比在台北買間公寓值得吧?
他還問我要養貓還是養狗?我說,我想跟他媽媽一樣養一匹馬。

方斯華生日那天我問他要怎麼過?他說,簡單在家為自己做個晚餐。我同情的說:「生日還要自己吃晚餐?」

他很誠實的回答:「我會煮給我自己跟前任吃」

我有點吃醋的問「為什麼?」他說,現在兩人都在家工作,平常是各煮各的餐,但如果他要為了生日煮一點特別的東西,沒有分給前任吃,這樣顯得很刻意也會傷到對方,而且他們並沒有交惡,只是彼此不適合。

那是我跟他認識的第二年,本來決定等他與前任的關係處理清楚後再和他聯絡。但就在生日前幾週,他在臉書上找到我的頁面,告訴我前任跟他已經「正式」分手了,只是兩人還沒搬離住處,確定當月月底搬家。

可是我總覺得他若是在生日煮了特別的大餐,對方會心想「他是不是要跟我和好?」好不容易才說清楚要分手,如果她又誤會怎麼辦?

方斯華信誓旦旦的跟我說:「我想她現在很討厭我,她不會想跟我和好,我也沒有計劃要跟她和好⋯⋯妳不用擔心太多!」

男人在與我認識的一年後還與前任住在一起,但我們之間一直是柏拉圖的關係。相遇三天後他就承諾我會與前任分開,大概又撐了半年才提分手。過程中,我都沒有催促他,只是保持距離的觀察事件發展。

起初,他告訴我的版本是他們兩人早已說好彼此不是靈魂伴侶,再繼續下去對彼此都不公平,允許對方找到其他的對象,他自認他們算是已分手只是沒有公諸於世。我們才認識的第三天,他說我是他的靈魂伴侶,但他現在有女朋友,他會盡快分手。
我不知道他們的感情狀況如何,我永遠不會評斷他。只是我覺得他若想跟我在一起又和前任住在一起且關係不明確,對我而言也很不公平,所以我也從沒承諾他會和他交往。

那前任是越南留學生。

我一直不想當在感情中積極的那個,大概每兩週隨口問一下他的狀況。他總告訴我情況不太容易,那個女孩在巴黎沒有家人也不一定有能力自己搬出去住,可是他保證他們已經不會發生性行為。

「那你為什麼不趕快分手?幫她找個住處就好?」

「有時候我覺得妳真的很殘忍。」

「算了,反正不甘我的事!你之後就會發現很麻煩」

方斯華越說他喜歡我,就讓我有種優越感,即使我並不是真的要跟他在一起。

這類型的事我經歷過幾次,大部分的女孩沒有這麼快能放下一段感情,尤其是男人以為自己只是同情或是「還有」其他的感情,在女孩看來都是「愛」。時間久了,反而很難戳破這層包裝,或者男人其實還愛她,只是自己沒意識到。

我根本不想參和到他們兩人的感情中,又似乎不論如何也已經跨入了,好像莫名其妙地變成第三者。因為男人還在一段關係中,卻每天都在跟我傳訊息,其中不乏sext或是女孩無法接受自己男友與別人進行的話題⋯⋯

想到自己25歲時和義大利男友在過聖誕節,他拿自己的手機給我看一張圖,這時訊息來了,上面寫著:「Ti Amo」那是我少數認得的義大利文⋯⋯我直接把手機還給他,沒再提起這個話題,因爲房子裡還有他的家人。
後來我決定要分手,義大利男說:「她很脆弱,她會自殺,而妳是我認識的女孩裡最堅強又獨立的,我知道妳會好好的。」那時,我天真的願意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做中國餐廳洗碗工。

而方斯華的前任當初在巴黎讀一所國立大學的商學院,他建議她轉學到私立學校讀書,未來出路比較好,並且幫她付了多餘的學費。他當時還不到三十歲,把自己幾年前在瑞士銀行工作存來的錢直接送給她。

這就是我在歐洲白男人身上經常會看到的一種英雄主義的資質,他們想當好人或英雄,想要拯救自己覺得比較弱勢的人。

而我一直很傲慢,也從來不在男人面前展現出弱勢。


他生日的隔天,我猜想他們過了一個不錯夜晚。

但生日那天他還是持續地與我傳訊息,拍他煮的生日餐點給我看、說他想和我一起過,但這是他這裡的故事,那女孩以為他們要復合了,畢竟他們才是真的過度晚餐的人。

她趁著方斯華睡覺時,登入他的電腦看了Whatsapp訊息,所以我的訊息已讀卻沒有回應,而他從來不會這樣對我,那時我就猜到有蹊蹺⋯⋯他隔天起來證實了我的疑惑。

他前任早已取消跟他的臉書朋友,也口頭答應會搬家,之前也一直對他態度很差,但他總把她的態度差當成是分手後的情緒轉變。前一天她甚至還主動說自己已經決定要搬到哪一區,但她心裡同時又期待著他並不是真的要她離開。

也因此大言不慚的說自己看了他和我的訊息,感到被背叛。

我說:「你知道我才是應該要生氣的那個嗎?即使她是你的女朋友,也沒有資格看你的訊息」

可是她看了我們的訊息,那是我的隱私,

如果我不小心成為第三者,或是在他們分手後我馬上和方斯華在一起,客觀上確實會以為我是那個導致他們分手的人。那女孩看到我們的訊息時,大概也以為我是那個害他們分手的人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