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偶爾寫作。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禮拜一】|故事性散文

或許她從來不屬於他,他卻沒有想過。

好多事情都發生在禮拜一,男孩與女孩邂逅那天是禮拜一,男人與女人重逢那天也是禮拜一。

禮拜一總是特別忙,男人中午在辦公室附近買了新手機,到下午四點才有空打開登入帳號,按照慣例他都會用imessage和whatsapp聯絡「J小姐」,雖然已有好幾年找不到她,這天他臨時起意下載Skype,還好帳號密碼和他的email是一樣的。

 

前兩者依然無法聯繫到她,他不確定女人是不是故意忽視他或是她遇到什麼問題。

 

登入Skype看到唯一的聯絡人亮綠燈,不自覺緊張起來,經過了多年沒有和她聯繫,猶豫是否要傳訊息給她,在登入前他沒有預期會看到綠燈。他已不再是那個男孩,男人上禮拜一剛過三十一歲生日,他無法像以前那樣理直氣壯,面對她尤其無法。


對於她的消失還是有許多疑問,也許應該尊重她決定遠離。

 

「你在哪裡?」男人終於傳了訊息,他有太多疑問卻不知道如何問起,他甚至不敢問女孩過得好不好。儘管他明白自己不像外表般堅強,但除了女孩之外,他也沒有如此在意過一個人。

女人直接回答自己就在巴黎的11區,她不是應該在台灣嗎?難道是週末吸了過多大麻產生幻覺?男人從二十五歲開始抽菸,也有了巴黎人的生活習慣,喜歡在週末放鬆吸大麻,三十歲之後生活壓力變得很大,他曾想過自己不再是女孩喜歡的樣子。

 

再次確認女人真的說自己在巴黎11區。她在這裡幹嘛?她看起來並不是很開心與他聊天,他很好奇女孩變成女人後是什麼樣子?

 

「你願意今晚見面嗎?」男人考慮了幾分鐘後還是問了。他的心情又回到那晚坐在公園等她的簡訊,那也是某個週一。和她之間的聯繫似乎都發生在一週的開始。

 

「好啊!約哪,幾點?」訊息一發出,女人馬上回了。


男人收到訊息後不自覺笑了,初次見面的畫面又開始在他腦海中播放。他想要她馬上回到他身邊,可是她有沒有可能變心?他甚至不確定這算不算變心?按照他們之前約定,早在六年前要見面,但六年間有可能經歷交往、分手也可能結婚又離婚。

 

女人收到訊息後隨即告知當晚相約共進晚餐的朋友要改期,絲毫沒猶豫自己或許傷害到對方。面對「男孩」和「其他人」之間,她永遠選擇前者,即使她跟對方早於半年前約好也知道那個人精心安排了這次約會。

 

重逢那天是個尋常的週一,男人和女人約在貝爾西村 (Bercy Village) 的新潮酒吧,女人從旅館走過去只要三十分鐘,她決定慢慢散步走到約定地點,一邊回想他們那天在亞維儂相遇的情景,很多細節她幾乎沒印象了。


六年間她幾乎不再想起男孩,只是他確實還停留於她內在的其中一個部分,那是一種不合邏輯的存在。

 

當男人和女人只是「男孩和女孩」時計畫要再見面,最後沒有成真。男孩說願意幫她付所有的旅費,他認真存錢,還因此愛上亞洲超市裡賣的韓國泡麵。那時他還不會抽煙,食慾也比現在好,他為了女孩有時候都沒吃飽。


男人一下班就趕到地鐵站,提早二十分鐘到,點了一支煙等女人的出現。

「她還是屬於我嗎?」他幾乎每天都會想到女孩並在心中問這個問題。他有幾次的機會大可以下載登入Skype試圖聯絡女孩,可是自從上次他們失聯後,他不確定自己是否要刻意的聯繫她或是等待命運降臨的那天。

 

或許她從來不屬於他,他卻沒有想過。

男人只相信自己所願意的、他美化的世界。


他是浪漫主義卻以為自己很務實;她確實很務實但總在選擇時浪漫。

 

他極少思考到未來,這可能是身為無神論者的優點之一,時間並不重要,末世來臨的時間、預定論、主會安排好,對他而言都沒意義。然而時間在女人心目中卻是重要的,她怕自己浪費時間,怕時間進行中一切變了調,這讓她焦躁不安。


這也或許是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不同。


時間是兩人身上最矛盾的差異,不照體制生活的女人反而在這裡變成了資本主義下的奴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老教授】|故事性散文

【人設】|故事性散文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