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無名》規則

(edited)

中篇小說之3

前年寫的小說,原名為《皮囊》與其他小說創作撞名,目前還沒想到適合的名字。


在文生決定要到「輕鬆之地」試住的隔日一早,無預期的被老闆強迫放無薪價。

她曾經讀過如何透過工會爭取權益的資料,但據說工會已經停止運作五十年了,雖然這個團體仍然存在。反正已經決定離開這裡,或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

接著三天,「輕鬆之地」的移民局透過虛擬螢幕和她溝通。

告訴她只要帶一週的換洗衣服和私人的娛樂設備,其實之後也用不太到這些東西,其他的生活必需品都會有人為她準備好。

他們相約第四天早晨出發,組織的人控制了一台小型飛行器到文生住的大樓側門,約莫半小時後就抵達目的地。

下了飛行器之後隨即有一個穿著像司機的年輕男人來接應,那人帶領她到一個透明的辦公室裡,辦妥簡單的簽證與試住手續。

文生也被植入晶片,辦事員說她若決定離開會再把晶片移出。

年輕男人說:「我們在晶片內給妳一個月的生活點數,頭一個月妳還不需要工作,希望妳能先適應環境。」

文生:「那我要怎麼找工作?這裡的工資水準如何?」

年輕男:「組織會安排適合妳的工作」

文生發現他似乎不太愛講話,這正好符合她的期待。

她很討厭在工作場合或生活中和人漫無目的的聊天,而且一抵達「輕鬆之地」她就發現街道特別乾淨,除了少數的行人外什麼都沒有,花草樹木也被修剪得很完美。

有點奇怪的是每個路人都穿灰色衣服,難道這裡正流行灰色嗎?

文生原來居住的城市裡是色彩繽紛的,她一時覺得很新鮮,「輕鬆之地」看上去很整齊。她本來的穿著風格是低調的,但來到這裡卻變得特別明顯,她馬上感到格格不入的害羞感。

這就是這裡創立之初的目標,要人們去除各自的個性,追求集體的一致性。

還有一點,文生看到大家走路的步伐頻率有點不自然,似乎都有個目的。但現在不是下班時間嗎?她記得廣告上說這裡「朝九晚五」,而她看了一眼手錶,現在是晚上六點了。

這裡的時區和文生的城市是一樣的。

後來她才搞懂這些人現在要去「標準餐廳」用晚餐。

這對她而言又是一個全新的經驗,原來每個街區都有固定數額的咖啡廳、餐廳、診所、學校和郵局。

吃早餐在咖啡廳、吃晚餐在餐廳,午餐統一在工作的時候發放,這裡的人沒有吃下午茶或宵夜的習慣。或許你會覺得不可思議,但若是生活中所有習慣都已經被規範出來,自然也不會想到可以在非三餐時間用餐,「輕鬆之地」的人之所以輕鬆是因為他們不需要思考組織規範的其他事情。

文生的手腕上出現了紅點通知,剛剛那個年輕男說看到通知就壓一下左手心,然後會看到從組織來的指示。

「晚餐時間,請跟眼前看到的路線走到餐廳」她跟著地板上亮著的綠燈路線走。

大約走兩分鐘就抵達餐廳。

這是一個隱身在某棟透明大樓中庭的餐廳,入口有個像電影院售票口的設計,穿著全白衣褲、戴著頭罩及口罩的人要她把手伸出來,對方一掃描看到文生的訊息就給快速替她準備一盤食物。

文生看了一眼說:「這份量對我而言有點多耶⋯⋯這是豬肉吧?我不敢吃豬肉。」

白色衣服的人冷漠回應:「妳是48公斤、160公分沒錯吧?」

「對啊,剛剛才量的,應該很準。」

「那這就是妳的晚餐!」

「可是我不敢吃豬肉啊!」

「豬肉?那是什麼?這裡的食物都是根據個人所需的無機營養成分合成的。」

「好吧,謝謝!」

她根本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不過這個肉還算好吃。

頭一週,這裡的一切對文生而言都很有趣。

和她來自的城市完全不同的生活體驗,每天時間一到就會收到通知,她會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做什麼。在原來的城市,文生有絕對的自主權,可以半夜兩點吃早餐或是早上十點吃晚餐,過重和營養不良的人特別多,人們總是討論著如何減肥、如何健身。

到頭來有什麼意義呢?

文生以前就覺得自己周遭有太多不按規範生活的人,她不明白為什麼幾乎沒人在乎街道的整潔,但是生活在自由世的界太久,也說不出哪裡有問題。從小社會課教導他們現在所有的生活狀態都是歷經了血淚史,應該對能享有的一切感到自豪,畢竟他們的城市是走在時代的尖端,後來有許多地方都以「自由之城」為標竿。

曾經男人和男人是不能組成家庭的、曾經所有的人都必須受義務教育、曾經你不能在路上亂丟垃圾,可能會有人檢舉你⋯⋯曾經晚上不能開派對,原來那時的人還會告你製造噪音!

容我再度提醒你,她的世界也是奉行個人主義的,你能想到所有的事都有「權利」,同時也是高度的資本化,政府能限制或幫助人們的部分很少,只是政府趁著民眾忙著追求財富時默默地推出多項稅收。

政府的存在感實在太低了,因此那裡的人已有五十年沒抗爭。

或許這是種陰謀?他們的祖輩抗爭幾十年得來不意的生活狀態,後代一出生就享受絕對的自由,在政府不介入私領域的條件下,捨棄的是過去執政者給予他們生活保障的承諾,那裡並沒有各項社會保險,他們又怎麼會思考自己生活的現狀?

文生是由兩個男人養大的,她以名字稱呼他們、那裡的人們有權利全裸上街、所有的寵物都能跟著主人上街亂跑,街道髒亂惡臭。

沒人在乎公共場所的環境,因為他們都忙著工作賺錢,公園已好幾年沒人進入。雖然根據市民所繳的稅,政府絕對有資金處理公共財,但是又有誰會注意到呢?

目前她還不用工作,組織允許她早上能待在咖啡廳,她慶幸自己把詩集打包進來,好讓她能消磨時間。說起來有點諷刺,她來自的地方允許每個人自由運用時間,但她已經將近有十年無法好好看書了,甚至忘了出社會前閱讀曾帶給她的娛樂價值。

但她同時也發現其他人好像都快速的喝完咖啡就離開,為什麼他們不會想坐在咖啡廳裡休息一下?也沒有看到朋友結伴喝咖啡聊天,這裡的人似乎都很孤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偶爾討論創作的各種面向;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圍爐開放中,歡迎志同道合者留言加入,亦不拒絕付費支持。

7275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