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無名》【自由】

(edited)

中篇小說之2

前年寫的小說,原名為《皮囊》與其他小說創作撞名,目前還沒想到適合的名字。


一個月前,文生在辦公室趕案子,已經晚上十點了,卻不知道自己幾點才能下班。

這是連續第十天,包括週末每天從早上九點進公司,忙到半夜才能回家,沒有加班費,只能自費搭計程車回到她的小套房。

這十天她拒絕了三次朋友的邀約、兩次約會,一直延遲約會時間,感情也快維持不住。

老闆承諾文生這波結束後就給她加薪,這可能又是個空頭支票。但她已經超過三十歲,在這間公司堅持了六年,好不容易當上小主管,現在又不能輕易放棄這份工作,只是她每天的生活只剩下工作與睡覺,不論去留都不好選擇。

不只她,「自由之城」裡有一百萬的人都是這樣生活。

他們超時工作賺的錢也就剛好足夠支付開銷,情況更差者甚至要負債生活,他們沒有支薪假期,每隔幾個月就要應付政府提出的各種新稅收,所以她大概也只能認命的不斷加班。活到三十歲,還要熬幾年?

有時想著自己的祖輩為了逃離邪惡的社會主義,而來到這塊「樂土」。這裡卻也沒有真的自由,畢竟所有的一切都有標價,他們的自由只能空想,大多數人也不知道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當然,「自由之城」的居民被允許批評政府與政策,對政策不滿意也能上街頭抗爭,這些都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力,但這幾年已經沒人這麼做了。

每個人都只能為月底的帳單超時工作,根本沒有餘力上街頭。

文生曾聽過幾代以前人們上街頭抗爭的故事,小時候上歷史也有讀過,這是他們城市擁有自由與民主的血淚史。但到了文生這代,已沒有人能體會何謂自由民主了。

文生出生的年代早已不在乎意識形態,祖先的抗爭過了好幾代、換過幾次的政府,那些只留在歷史書中。該城的人都相信當代擁有的各項權利就等於自由,但在我看來許多權利根本沒有意義。

那天回到家已超過半夜一點半,進入她居住的五坪小隔間那刻同時從個人行動裝置中接收到通知:「恭喜您,抽中移民樂透,詳情請看左方螢幕」。

她的左方隨之彈出一個虛擬畫面,是「輕鬆之地」的移民宣傳,只有少數人獲選移民資格,「輕鬆之地」有負責移民的機構但評選規則從來沒外流,每個遷入者都是被動選中的,他們至今還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抽中樂透。

廣告中的畫面是居民生活情景,街道非常乾淨,路面上沒有一輛車或是討人厭的野狗,上方的高架橋上有幾個像捷運車廂的東西移動,一排排的房子都長的一樣。

文生從來沒看過這麼整齊的城市,她看過一百年前她居住的城市示範國民住宅的老照片,可能就類似畫面中的房子。但她從來沒聽過有哪個城市沒有車子,她剛好經常被素質不佳的駕駛氣到,無車城市這點正吸引了她。

畫面中出現了旁白:「您是否厭倦了無止境的加班?是否每個月底都被帳單壓的喘不過氣?付不出保險、房貸與税金?生活還有未來嗎?您可以馬上改變自己的處境,選擇移民到『輕鬆之地』,每天只要朝九晚五、週休二日,確認您可以輕鬆擁有自己的房子,不用擔心房貸或房租,每個勞動者保證享有各種保險。居民只有享受現在,把人生中其他煩惱交給組織!」

最後出現幾個當地人穿著相同的衣服,愉快的笑著。他們全都看起來一樣,只是當時文生沒有發現。

記得,在文生的那個時代已沒有人討論「自由」,人權與女權的抗爭與她太遠了。他們早已習慣絕對的資本主義,生活中的煩惱都與金錢相關,每個人唯一追求的只有財富,也不記得歷史上那些社會主義國家最終的結論。

文生心中納悶,真的可能有這種地方嗎?若有可能這樣生活,當然要移民過去!

畫面自動停止了,出現兩個按鍵要她選擇 — — 「我要移民」與「離開 — 放棄機會」。雖然很心動,直覺不太安心,大部分的好事都可能是惡作劇,所以她按下了離開鍵。

畫面又出現新的字幕:「我們知道您可能無法立即放棄目前的生活,您還有一次機會,選擇試住在『輕鬆之地』三個月,若您現在按下『離開鍵』,則會永遠喪失申請移民的權利!」

又出現兩個鍵「我要申請3個月試住」、「離開-永久不得移民」。

於是她決定先申請三個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場誤會

Chin

關於創作與誤會

7276
CC BY-NC-ND 2.0

《無名》【外來者】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