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曾任職於媒體,現為甜點店員工 依然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活 www.travelwithbook.com ✉️ jimmiehu@icloud.com

隨筆|祈禱

發布於
如題,只是一篇隨筆並附上聖母院照片

剛剛嚴重誤植照片,故重發一次。已拍過的人不要再拍了!

作為基督徒,我每日睡前都一定會禱告,但其實這已是一個從小養成的習慣,機械性的。

小時候教會總把沒有禱告悔改的信徒說的十惡不赦,我都要在睡前努力思考自己今天到底做了哪些壞事⋯⋯很努力的擠出來一點點道德上的瑕疵,認真懺悔說:「主啊,請原諒我做的這些惡!」,其實是沒做什麼事,但對於基督徒而言心思意念也是重要的,所以思想犯也是罪人。

長大後有意識,自己選擇受洗的基督徒對教會有不同的理解,但在教會長大的孩子,總覺得自己很罪惡,負罪感極其重。

事實上一個小孩能有什麼需要悔改的,就是單純的上學過日子,不可能每天都能指認出自己的錯誤。但當你和教員這麼說的時候,他們則會指責你不懂的悔改、不夠謙虛,而禱告的第一步是先向神認罪。

小孩子就相信自己很罪惡,每天都要悔改。我也問過不少從小受洗的基督徒朋友,童年過的都不是很喜樂,充滿了負罪感又如何喜樂?神不是教我們要「常常喜樂」嗎?

我一直相信神,但不太喜歡教會。我喜歡教會裡面的一些人,而不是這些人成為一個群組織,有了組織就會有敗壞,歷史上都是這樣寫的。
畢竟教會也就是一群人的群體,假使每個人一天之中有這麼多的罪性,那一群人成為的群體會好到哪裡?

祈禱是直接與神的溝通和教會無關

基督徒很自然養成禱告的習慣:開場,我會請求神原諒今日的過錯(包括我沒發現的過錯),只是若自己不知道哪裡有錯,又如何能有改變?

其次,會祈求家庭和睦、工作順利⋯⋯等等很世俗的事情。前幾天在臉書上看到朋友說,他會為了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祈禱——例如,鑰匙找不到,如果是我會直接打電話請鎖匠來。

我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特別的願望也不太迫切的想得到什麼,另一方面,我屬於「小信的人」也擔心自己的期待會落空,因此很少把精力花在祈求某項成就。

如果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我就會念著禱告文結束。

開始禱告通常是生活遇到困難

我使用YouVersion Bible App將近十年,前陣子收到出社會後第一位老闆的交友通知。

以前我對他的印象是位玩世不恭的富二代,最後一次遇到他是五年前在台北東區錢櫃外,他喝醉拉著一位年輕女生,他當時是已婚狀態。雖然我一眼認出他,但就假裝沒看到的趕快離開現場。

我猜想他這幾年生活中發生了驟變,使他成為一名基督徒或是一位會祈禱的人。因為他家裡本來是在大稻埕開中藥鋪,很傳統的台灣家庭。

和他成為YouVersion的朋友後,能看到他的禱告及讀經計畫,不外乎都是與家庭和婚姻相關,確實很令人唏噓。同時也覺得很尷尬,因為我們的交情並沒有好到能分享彼此的軟弱,但對基督徒而言「分享」好像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教會裡才會有各種團契和小組。

我在app上的設定是別人可以看到讀經計劃,祈禱是封閉的。

禱告應該是個人隱私,看到一個人的祈禱方向不免會自行想像對方現在的生活情景,勢必是遇到這類的挫折才會為此祈求,我認為他或許並沒有想分享自己的禱告給我看,他只是忘了把設定調好。


我喜歡《異教徒的祈禱》

從鐘樓看到的巴黎


2019年巴黎聖母院火燒後,不分種族、宗教的法國人到聖母院前合唱〈聖母頌〉,我當時突然想到法國音樂劇《Notre-Dame de Paris》中波西米亞人的禱告,雖然他不是一個真的禱告詞,但是是我很喜歡的一個。

到聖母院聽音樂會覺得特別平靜,和在歐洲參加的其他音樂會完全不同(在巴黎司法宮聽音樂開場前就很喧嘩)每個人不論來自哪裡,是否相信都存著敬畏的心來到此。

「我不知道在祢面前如何屈膝,但求祢保護我遠離世上的苦難」



「我不知道在祢面前如何屈膝,但求祢保護我遠離世上的苦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他在世時已聲名大噪 ——Victor Hugo

如果你喜歡《悲慘世界》,應該要到法蘭西學院看看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