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

依然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活/新性感雜誌共同創辦人/寫字的人 travelwithbook.com ✉️ jimmiehu@icloud.com

說是培養自己為通才,實際是無法專心做一件事

發布於
修訂於
我總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所以要同時做很多事

從小到大聽過太多類似的話,他們說我其實很聰明,就是無法集中注意力,若我專心一點一定能考第一名;他們又說,如果我好好的做一件事情,未來的發展一定一片光明!二十幾年過去了,我還是無法集中注意力,用盡所有的力氣和能量才得以控制自己在感情中專一。

Photo by meo from Pexels

國小時我有一隻可以定時的手錶,上課鐘一響,我就定時四十分鐘的倒數,一邊看著錶面上的小人緩慢的移動(不管定時幾分鐘,他就是會走完一圈),一邊神遊到各種故事情節中,但我其實還是有在聽老師在台上講的內容,大概是成績不太差,那時還沒有人發現我無法專心。

到了國中,我依然邊倒數下課(當然換了新錶),邊上課。有時甚至把課外讀物或其他課本拿出來看,其實我還是有在聽課,只是態度實在太囂張了,有幾次老師把我叫起來回答問題,而我也都回答得了老師的問題,就讓我這種無法遵守紀律的人不明白為什麼會被刁難。

我們那所學校的程度就是沒意外班上一半以上的同學都應該考上北一女、附中和中山女中,而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像我這樣都有聽懂課程的人要一直被老師盯上,畢竟在我認知中一心二用是很正常的事啊!

老師問我:為什麼上課不能好好的上?
我回答:因為我已經會了你說的內容,我是在複習自己不懂的科目。
其實我心裡一直覺得只做一件事很浪費時間,無法專心卻從來沒人認為我或許是生病,應該要去看醫師找出原因, 甚至覺得小時候的傲慢行徑也是因為有病!


說好聽點,就是從小培養為通才

九零年代,我也和大多數的台北小孩一樣,任何才藝都要沾一點,學芭蕾、鋼琴、練書法、玩直排輪⋯⋯甚至連和我害羞本性完全不相關的表演課都被逼著參加,不過不喜歡被人逼迫的我很快就放棄了做不來的事。後來依照個人意願學了長笛,一直到大學畢業把檢定考最高級都考完了,但卻從來沒有想往專業的路線走(讀音樂班或是音樂系)。

大概從十六歲開始,我就覺得自己(自我陶醉)的長笛程度應該是有機會參加青年樂團,也總是在看表演的時候想像自己要是好好往音樂的路線發展,有沒有可能成為另一個賴英里,然後嫁到豪門?但現實就是我根本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專心。

中學時期,我沒有上任何學業的補習,除了一直練習的長笛外也偶爾會有突然想學習的才藝,例如街舞、日文和法文,不過日文就沒有學好。上課之餘,還有很多書和電影要看,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做這麼多事又同時考上大學的。

也就是因為不專心還能考上不差的學校,還是總有長輩說:你要是好好讀書,考上第一志願也不是問題!

我也都知道,即使是我現在想認真的看書,還是會被其他外務打斷啊,要專心對我而言根本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

上了大學後,算是考上了我理想中的學系,還花了時間去上服裝設計的課程,學了打版跟裁縫,當時想說未來可以去巴黎念時裝。算了,我的夢想也算達成了一半。

總覺得自己時間不夠

不知為何,在很年輕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自己時間不夠用,有時和別人談話,他們都說我講的好像自己已經是退休老人了。但我確實不知道自己何時會和這世界說再見啊?總覺得要是一個時間只做一件事情就好像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如果失敗了也沒有其他資源。

對一件事情能夠很專精的人,總說我應該要專心的做一件事,把它做到極致。

然後又是那句老話,要是我好好的努力做一件事情,我現在的成就應該不是這樣吧?不過關於要把一個人培養成通才或是專才的教育理念也都有各自的擁護者。

說到底,我的壞習慣應該還要加上將自己惡習合理化的這一點。



11/30前歡迎免費入圍爐

12月後圍爐增加上鎖內容

每天會挑選我認為重要的新聞,中午12點前發送,或許加上小註解。

【針對付費訂閱者的回饋】可得到我新版的NFT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那場誤會

Chin

可以討論創作的意義/價值 平日書寫的書評、影評、劇評 固定創作系列:在巴黎的那場誤會/千年家族 新聞摘要

23211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壞習慣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