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长叹

关心中外时政的非政治人士

疫情过后会有怎样的反思?

为此文时,美国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已超过三十万。全球感染人数已达一百二十万。问题在于“拐点”还不知何时出现。现在谈反思或许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灾情越重,反思越深刻。人们会从政治,经济,国家安全等方方面面反思这场瘟疫大流行。

从流行病学角度出发,人们一定会更深入地探究病毒起源。这样做不仅是为了确责,更主要是为抑制下一次病毒爆发做准备。SARS之后,又出现了MERS和当前的SARS2.0. 前两次的源头在于果子狸和骆驼。非常遗憾,SARS2.0的源头还没找到。有老鼠说,也有穿山甲说。但均未成定论。人类与未知病毒之间的缓冲地带不断受到压缩。不知道那一天一个变异病毒又杀回来了。前几天看到新闻谈到深圳出台法规,严禁野生动物交易。希望人们能够明了此间的厉害关系。

显然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各国均未从2003年的SARS病毒爆发中得到足够的教训。一个显著的问题是反应迟缓。尽管各主要大国均有疫情快速申报机制。可是对疫情的控制则受多方限制。在新冠病毒最早大规模爆发地区湖北武汉,当地政府在武汉封城之前的不作为造成疫情失控。此后手段非常得力,然病毒已流向四面八方。反观西方,各种防控措施消极被动,被疫情拖着跑。强调social distance, 却不鼓励(甚至不允许)所有人带口罩。西方各国的防疫原则就是在染病人数及死亡率与限制人身自由之间达成某种平衡。美国希望把死亡人数限制在25万之内。加拿大安省政府希望把该省死亡人数限制在1.5万之内。根据上报的数据与死亡预期的差别来决定防控措施的严厉程度。

疫情发生前,中西方的互信机制已在包括中美贸易战,一带一路,南海争端,两岸关系等各种争执中不断产生裂隙。各国在这次疫情中的作为则扩大了这些已有的裂隙。比如中方拒绝美方医务人员抵中考察疫情的请求。比如中方通过WHO淡化疫情。比如美方不顾中方情面首先提出撤侨。比如中美双方在病毒起源地的不同认定。以及中方扣留出口美国的PPE。特别是大量海外华人在疫情早期抢购当地PPE寄回中国加重了当前此类物资在当地严重短缺的问题。大家都不z'b结善缘

疫情对全球化有巨大的负面意义。电子通讯,交通运输及金融领域的快速发展使得资本跟易于向低成本地区流动。如果能够获得一定的政治保障。全球化就成为一种潮流。逆流而动的后果很是不妙。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然而,当资本流出国的利益不能得到保障,甚至遭到威胁的时候。人们自然会从新考虑全球化的意义。特别是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很多物质的生产不宜于全球化了。比如抗生素生产。比较有意思的是中国扣了美国的口罩,美国又扣了加拿大的口罩。经此一疫,加拿大一定要在自己家建几条口罩生产线。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