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中赛博坟场

编译 | 政治压力下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审查机制

發布於

随着直播和视频网站在中国日渐兴起,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曾发布两项报告,考察直播和视频平台如何应对政府监管内容的压力。

众所周知,在中国运营的社交媒体公司面临着一系列复杂的法律法规,这些规范要求公司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担负法律责任。基于“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的方法,公民实验室研究了多个直播和视频平台内置的关键词审查系统,发现各个公司所采用的关键词列表重叠度较低。这表明,并不存在政府统一要求的关键词列表。平台所使用的关键词库往往因应时事变迁而不断调整。

举例而言,直播平台所采用的敏感词包括与集体行动、对政府的批评、犯罪和色情相关的内容,甚至包括了竞争对手的名字。视频平台所审查的内容亦与集体行动和对政府的批评息息相关。

不同网络平台对审查的具体实施和对敏感词的认定存在差异,这表明,中国政府所采取的审查制度是高度去中心化和碎片化的,并不存在完全统一的细则用以管理审查制度的具体实施。

Ng研究微博禁搜词的书籍则将这一问题阐述得更加完整。无疑,在从文化大革命迈向今日的过程中,中国已经大大地开放了,但对其他社会而言,政府遗留的控制水平仍然是不可想象的,这构成了中国人日常生活的突出特点。

虽然法律法规为网络内容规定了一系列禁忌话题,同时政府官员会每周向内容供应商更新应被审查的话题(注:本书于2013年出版),然而,诸如“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这样的短语缺少明确的内涵,这是中国审查制度有意为之的。早在2002年,Perry Link就将中国的审查制度比作“盘踞在头顶吊灯上的一条巨蟒”(a giant anaconda coiled in an overhead chandelier)——每个人都知道它在那里,在房间里出没,但没有人确定它何时和为何会发起攻势。

 Ng援引Stern的话指出,中国政府实施统治的分权性质意味着,不同层级、任何数量的官员都可能对一个有争议的帖子感到不满。因此,没有一个单独的裁判来评判什么内容是允许或不允许存在的。相反,不同的行为者针对什么是可接受的内容,有时会发出不一致的、庞杂的信号,最终由互联网服务提供者对信号加以阐释并做出最终决定。

这种模糊性不可避免地导致包括新浪微博在内的内容提供商过度地自我审查,以保持在可接受的话语范围内。虽然政府并没有正式公布统一的黑名单,但对惩罚(包括关闭网站)的恐惧,迫使互联网公司愈发地自我拘束、远离想象中的“红线”。

互联网学者MacKinnon写道,“在那些公司肩负着严峻法律责任的国家,负责日常审查工作的员工拥有强烈的动机谨慎行事和过度审查——即使(被删除的)内容的合法性有很大机会能在法庭上站住脚。如果你可以直接点击‘删除’按钮,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招致法律麻烦呢?”

考虑到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被要求签署行业自律承诺书,难怪会有公司屏蔽一些在现实生活中合法存在的关键词。

由此可见,现行的审查制度存在多个层次。除了政府明确规定的有关禁忌话题的黑名单,内容提供商还需要进行自我审查,他们必须对需要审查的内容做出判断,以赢得政府的恩赐。用户亦会进行自我审查,他们面临着因发布批评性帖子而被拘留或惩罚的威胁。

Stern和Hassid的论文同样指出,虽然诸如行政处罚、监禁和暴力等国家强制性力量只能直接影响极少数人,但政治打压的真实影响并非如此有限。由于可被容忍的政治行动的界限存在着根深蒂固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放大了政治打压的效果。由于并不知晓国家容忍的限度,律师和记者经常自我审查,有效地控制自己。


参考文献:

Crete-Nishihata, M., Hilts, A., Knockel, J., Ng, J. Q., Ruan, L., & Wiseman, G. (2016). Harmonized Histories? A year of fragmented censorship across Chinese live streaming applications. Citizen Lab.

Knockel, J., Crete-Nishihata, M., Ng, J. Q., Senft, A., & Crandall, J. R. (2015). Every rose has its thorn: Censorship and surveillance on social video platforms in china. In 5th {USENIX} Workshop on Free and Open Communications on the Internet ({FOCI} 15).

Link, P. (2002). The anaconda in the chandelier: Chinese censorship today. 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49(6), 1230-1254.

Ng, J. (2013). Blocked on Weibo: What Gets Suppressed on ChinaÕs Version of Twitter (And Why). New Press, The.

Stern, R. E., & Hassid, J. (2012). Amplifying silence: uncertainty and control parables in contemporary China.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45(10), 1230-125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