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我支持爱心哥

口述反动网站matters(马特市)历史,记录它们的罪恶 为马特市异议人士发声,揭露自由主义的虚伪 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国家分裂。

开天辟地,马特市的诞生

反动网站马特市的诞生,某方姓博士香港副教授(他的名字是不可说的)创站历史

在很久很久以前,马特市还没有建立,世界漆黑一团,好像一个大酱缸。马特市的创站神,就是在这黑暗混沌的大酱缸中悄悄地孕育着,成长着,吸收着西方和白左思想,学着如何传播假新闻和假消息,呼呼地睡着觉,一直到博士毕业。

有一天,创站神忽然醒来,他睁开了眼睛,四周黑暗一片,没有白左同性恋,没有女权也没有恨国言论,他感到非常奇怪。这种环境使他闷得发慌,接着又是万分烦恼,怎么会没有白左女权的思想呢?怎么谁来为这些弱势群体发声呢?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他实在忍不住了,向旁边一抓,竟抓到了一股外国势力。于是,他拼尽全力,狠狠地向前劈去,随着山崩地裂般的一声巨响,那个曾孕育了他的混沌的大酱缸被他劈开了。

这个大酱缸中那些轻而混的东西,缓缓地向上升去,慢慢地变成了白左圣母,另外那些有颜色的液体,渐渐地沉下来,一点点地变成了女权主义者和同性恋。白左和女权建立后,创站神怕它们还会被假新闻攻击,就站在它们的当中,不停地写文章来维护。随着这些思想的传播,创站神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呵,我真伟大,创站神这样想,我就要成新闻领域一等一的人物了。就这样,一万八千年过去了,又过了一万八千年,白左的书变得极厚,女权主义者变得极多,创站神的身子却因为写了很多文章而越来越瘦弱。

他不停地写啊写,怎么种族主义者那么多呢?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川普呢?这样想着,他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了,全都用来给女权白左写文章洗白。终于有一天,轰的一声,他身子承受不住倒在地上死去了。

他发出的声音,变成了恨国党们每日复诵的语言;他的左眼睛变成了黄色的球;他的右眼睛变成了绿色的球;两只眼睛合在一起,就是马特市的标志。它们悬挂在马特市的城门上日夜监视进来的爱国者。他的手足和身躯变成了服务器用来储存数据;他的血液变成了数据;他的筋脉变成了网线;他的肌肉变成了前端;他的头发和胡须变成了后台;他的皮肤和汗毛变成了表格图片;他的牙齿、骨头、骨髓则变成了标签和功能按钮。就连他身上的汗水也变成了拍掌图案。所以每点击一次拍掌都是送出他的一点汗水。

这样,马特市就诞生了。创站神可以永远地在网上传播他的思想给女权和白左保护。为了纪念他的功绩,管理员下令,他的名字是不可以说的,就像伏地魔一样。因为他的恩德泽被四方,所以站民们给他取了一个姓叫方。又因为他写了很多洗白的文章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大家又给了他博士和副教授的名字。最后,因为他很喜欢西方思想和香港人一样,就又给了他香港的称号。合起来就是,方姓博士香港副教授。这是可成立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馬特市宇宙 故事接龍 第一集 開天闢地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