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菱

Instagram:eunhae_ling0312 專寫赫海💗 ☪︎餘生,願只有你,因愛你成癮

Wedding.

「我回來了,奇怪怎麼都是暗的...東海呀你在嗎~」利特明明記得今天東海會整天在家,但想不透為什麼家裡一盞燈都沒開。「東海呀~來吃飯了,我買了晚餐哦」仍然沒有人回應,利特走去東海的房間,一開門,看到一個人影縮在角落啜泣著,旁邊甚至還放了幾罐啤酒。


「呀東海啊!你怎麼了,你不是不喝酒的嗎?」利特心頭一驚,開了燈,發現李東海臉上帶著幾分醉意,手裡貌似握著什麼在哭。


「哥...他,他要結婚了...他真的要結婚了...」李東海抬頭看到利特便抱著他放聲大哭「我真的不想看到他結婚...我一個人要怎麼辦...」利特看見東海握在手上的喜帖已被他的眼淚給浸濕了一半,酒紅色紙卡配上燙金字體,新郎名大大寫著李赫宰三個字,這天終究還是來了。「海海不哭,特哥在這呢,你不是一個人」利特輕拍東海的背,哄著他,看到自己弟弟哭成這副模樣,他也不捨,但能怎麼辦呢。


李東海喜歡李赫宰很久了,大家心知肚明,但不講破。他喜歡他,不,他愛他。東海說赫宰是他的路燈,是他的月亮,是他一輩子的愛。李赫宰不一樣,他不是那種會把愛一直放嘴邊的人,但大家也知道,他寵李東海,甚至在某一年的夏天,他倆就這樣悄悄飛去夏威夷,其他人問他們去幹嘛了,他們也不明講,李東海只會笑著說「我想去赫宰就帶我去了」,而李赫宰則是一臉寵溺地看著他,他寵他,他愛他,就算這個社會對他們的感情充斥著不友善,不過他們不在乎,他們只在乎彼此,有彼此就夠了。


但從某個時候開始,李赫宰突然對他冷淡,慢慢減少聯繫,慢慢減少見面,甚至是有些刻意避開,李東海慌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錯什麼,追問下才知道,原來家庭因素,李赫宰被迫安排相親結婚。他聽到消息的當下,什麼東西都沒拿,披了件外套便往李赫宰家衝去。


「呀李赫宰,你出來,你給我出來!」在門外,李東海不顧一切大喊,看見熟悉的身影,他撲上前打他垂他,哭喊著「不是說好在一起一輩子嗎?為什麼不見面不聯絡?為什麼你突然間要變成別人的了?為什麼你告訴我啊!」而李赫宰只是任憑眼前的人捶打自己,他什麼話都說不出,自己曾經許下的承諾,自己毀約了,他沒有臉講什麼藉口理由。


「海海,對不起...」過了好久,他只吐出這一句,而李東海早就哭到沒力氣掛在他身上「我不要你的對不起...你不要結婚好不好...」李赫宰忍著淚,沒有回應也沒有抱他,他怕他一旦抱了,就沒辦法放開了。後來是李赫宰通知利特來帶東海回去的,他擔心東海一個人失神路上會出意外。「海海,你一定要幸福,好嗎?」他最後對他說。


利特開著車,東海坐在副駕,眼神空洞,現在的他就像一具沒有靈魂的軀體。「哥,你早就知道了吧?」「對不起海海,我找不到好時機跟你講...」「赫宰...他會幸福嗎?」這是這趟回程唯一的對話。那個晚上,李東海把自己關在房間撕心裂肺的大哭,像是在宣告全世界他有多難過,像是要把眼睛裡的淚水全流光,就好像他這樣做,李赫宰就會馬上跑來抱住他說「我的海海不要哭」但不會了,他的李赫宰,不會回來了。隔天,李東海把所有和李赫宰相關的社群軟體、相片、甚至聯絡方式都刪了,好似這個人從不在他的生活中出現過,李赫宰也默契般的再也沒來找過他了。


而今天,是繼那天後,利特第二次看到李東海哭到崩潰,他抱著他,「海海啊,哭吧,哭完會沒事的...」「赫宰要我幸福,但沒有他我怎麼會幸福...他要結婚了他幸福嗎?」不知哭了多久,利特身上的衣服濕透了一半,李東海也哭到無力,甚至有些睡意,還是跟個孩子似的。最後他睡著了,是利特把他抱上床,還幫他整理了那些倒在地上的酒瓶,

。兩個都是他親愛的弟弟,明明那麼相愛,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睡醒後的李東海也像上次那樣,感覺什麼事都沒發生,照樣過著自己的生活,只是他那閃閃動人的雙眸,再也沒有以前那麼清澈透明,反而多了一絲黯淡。


「哥,婚禮...我會去的」在結婚日子的前幾天,李東海對利特說。「你確定嗎?」利特溫柔的問。「確定,我的愛人要結婚了...我要去的吧」他苦笑,他的月亮,像那皎潔的月光,終究還是抓不住...


結婚進行曲響起,大家紛紛轉過頭,期待著今天的男女主角進場。


新郎一身酒紅西裝,鋒利的眉毛,高挺的鼻樑,英俊的身姿,他是那樣的帥氣。牽著新娘走到禮堂的最前頭,跟著牧師一句句說出誓言,接著,他們交換戒指,親吻,全場歡呼,在台下,有那麼一個人,他笑著,眼睛裡卻滿是淚光,默默念著。


「李赫宰,你一定要幸福,好嗎?」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