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柚

腹內涼,腦子熱的二次元沉浸者

生活隨筆|讓我意識到性別的幾件小事

最近噗浪上突然傳來這個影片,以及反擊這個影片所說的文章:

身為韓國人的男女壓力 & 韓國的'女權主義'總整理

針對宋讚養《韓國女性主義》影片之回覆

(正反雙方並呈,想了解的人自己去了解,懶人包容易被帶風向。)

我追蹤了後續一些關於這個youtuber宋讚養不只是在影片內,也在自己的粉專FB上的發言,這些種種相關討論,有人說宋讚養說的都是Mansplain,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父權體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在那邊把激進女權份子拉出來當作全體;當然也有身為台灣人的韓國媳婦台灣妞也在影片下方以及自己粉專大呼說的真是太過癮了,而宋的影片底下也不乏人認同韓國的女性主義已經走到太激進的地步,造成男性具有很大壓力的場面,雙方的對話已經走到兩種極端,造成不是宋粉就是宋黑的局面,讓我覺得戰場已經徹底失焦了。

先說,我沒有要評論這個事件,「韓國」、「女性主義」這兩件事都不是我的專業,也奉勸各位讀者一個常年我追各種討論的結果:「如果你對一個領域不熟,那個最好的方式就是別去談它,如果非要談,請你務必要去找專家諮詢」,顯然宋在他想談的主題「韓國女權主義」上未至專業、甚至到學術性質層面的高度,再加上「女權」這個議題的敏感度又太高,才會無法讓這個議題保持在理性層面去討論。

而當然有個如此重大的社會議題「N號房」就發生在我們生存的年代,不管是發生地韓國,或是待在亞洲圈裡男女地位較為均衡的台灣,我想我們都有很多話想說想討論,但再說一次,本人我不是研究這事件的專家,所以我也不打算對此發言。

那麼你應該會想說我幹嘛來寫這篇文章了吧。

嗯,做為一個生理跟心理皆為女性的我,也只是想要如標題中聊聊那些在生活中,讓我突然意識到性別的幾件小事,我不需要有人來評論這些生活中的細節,我只希望有人看完以後也能夠稍微分享一下自己的生活,我想這比起相互指責,更容易讓人意識到生活的溫度吧。


截圖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yzEipErpDQ

一、正妹的煩惱

我有一個學姊,長得非常漂亮,是那種無論男女生都會覺得她漂亮的那種女孩,這樣的她偶爾會在臉書上分享自己的生活,有一次當她描述她帶耳機的原因,就是不想應付來自陌生人的搭訕,她帶耳機就是想要阻隔自己跟世界,可是當有人還是硬扯掉她的耳機,嘴上說就只是來問路的事件過後,都讓她更討厭那些拍她肩膀拉她手的舉動,不管出自善意或惡意,她就是不喜歡。

二、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件

上繪本課時,正巧上到了《人人生而自由——世界人權宣言》這本繪本,當時我看見了這一頁「沒有人有權利來傷害我們,或虐待我們」(如上圖),我繳了感想回饋單,而教授總會在下一周上課時分享一些讓他有感言的回饋單,正好這張被選中了,我將內容大要摘錄下來,也分享給大家:

「這兩頁的畫面很可怕,不過很可惜的是,畫面中卻只有一個女生的娃娃,我希望至少能放著兩種性別的娃娃,不是男生就不會受到傷害,男性受害者要表達受傷時也會遇到更多的嘲諷和質疑。」

而這段平凡無奇的話觸動了教授的心弦,使他感慨地分享了一個女學生誣告男教授性侵的故事,峰迴路轉,幾般折騰,就算教授並非是當事人,也算在事件的外側見證了那位男教授的焦慮與不堪的情緒。

原本課堂大約半小時的分享回饋單時間,而這故事的長度幾乎佔去本周上課時間的一半那麼多。

三、幫忙開門

有天女同學走到門邊,而恰巧在門邊的教授就順手開了門,但受到幫助的同學卻有些惶恐,教授也不解的向在場的同學們提問。

教授:「就算你們手上沒拿東西,我也還是會幫忙開門的,這在西方國家是種禮儀,男性幫女性開門是很正常的。」(教授留美)

當事同學:「可是你是老師耶。」

我:「我又不是沒手,幹嘛要替我開門?」

語畢,一陣冷場。

四、裙子與我

我不愛穿裙子,打小就不愛穿,就連系上辦比較正式的活動,我仍是穿著褲裝出席。某天在課堂後,教授想起我當天的打扮,把這件事當成話題閒聊起來。

我:「我就是不喜歡穿裙子啊哈哈。」

教授:「這樣哦,那你結婚時要怎麼辦?婚紗不都是裙子嘛。」

我:「……為什麼要結婚呢,我仔細想過了,結婚的好處也沒那麼多嘛……。」

我想這段對話堪稱師生對話尷尬之最。


哎,我還能怎麼說呢。

本篇文章亦同步發表於方格子:生活隨筆|讓我意識到性別的幾件小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