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儀

獨立記者,來自馬來西亞。報導可見於《端傳媒》、《關鍵評論網》、《當今大馬》等媒體。

【 菲籍移工:我現在的一切都是香港給我的! | 9/15 】

這一天的遊行從銅鑼灣開始。一踏出站,人潮已開始聚集,不同的角落也有不同的分工—— 有好幾個負責分發傳單和歌詞的人員,負責分配水、口罩和眼罩的物資區,以及告訴遊行的人如果被逮捕了要怎麼做的小演講區。過了不久,遊行便在熱烈的口號聲中,浩浩蕩蕩地開始了。

下午的陽光很烈,走了一下,戴著口罩和帽子的示威者們,額頭都開始滲出汗水。有些開始撐起傘,有些依然手舉宣傳單「五大訴求,堅持到底」。走上街頭的不只有年輕人,還有不斷告訴他們要加油的中老年人、正在跟孩子解釋發生什麼事的父母,以及十指緊扣的情侶。當中,也有中學生用口風氣吹起「願榮光歸香港」,周圍的人都跟著哼唱起來。

沿路上,站在街邊的民眾幾乎都會為示威者們打氣,但最顯眼的或許是站在路邊,不斷豎起拇指對著示威者們大喊「I love Hong Kong!」的兩位菲律賓籍移工。這兩位移工裡,L 已在香港工作 25 年,而 E 則工作了 19 年。她們說,自己的青春都在香港了。

得知我來自馬來西亞,L 立刻親切地說了一句「Aku Cinta Padamu!」(我愛你)。原來,她曾在馬來西亞工作,但後來因為薪水不高而決定來香港,一待就待了二十幾年。而在得知我會說中文後,L 又拉著我陪她一起唱完「世上只有媽媽好」(真的是唱完),激昂的程度實在不輸給就在路邊的示威者們。

「你知道嗎,我在菲律賓很窮,我現在的一切都是香港給我的!」L 激動說到。E 也接著補充 「所以香港是我們的第二個家,我們愛香港!」據她們的說法,不是所有的菲律賓移工都支持這場運動,因為三個月的示威遊行確實為他們的生活帶來不便。而即便支持,也並非所有移工都願意站出來,因為擔心工作合約因此被終止。「你知道嗎,我們是很勇敢的!」L 告訴我,她和 E 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在街上幫示威者們打氣。

這一次加入打氣陣營的還有 L 的女兒,她關掉了原本正在進行的直播,湊了過來。

「他們(示威者)是在說『Ga Lao』嗎?那是什麼?」

「是『Ga Yao』,加油的意思。」聽我說完,她立馬轉頭向示威者們高喊「Ga Yao ! Ga Yao !」或許是被突如其來的熱情呼聲嚇到,示威者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笑著回應道「多謝晒!」

而這幾個月下來,最讓 L 和 E 感到幸運的也是,她們的雇主都是這場運動的支持者,都會跟她們解釋這場運動的來龍去脈。

「我不太會用臉書,所以我把所有有關這場運動的報紙都留下來了!」L 告訴我。

「你留了三個月的份量?那不是很多嗎?」我問道。

「對啊,我都會拿來做剪報!我的雇主也覺得很感動!」說完,L 的笑容裡露出一絲絲的自豪。五大訴求裡,她明確地告訴我前三大訴求為何,而接下來的兩大訴求,她搔搔頭笑著說「唉喲,一時想不起來!」儘管如此,她不斷跟我強調「自由」是最重要的事,這是她喜歡香港的原因之一。

「Again!是『Gao Lao』嗎?」L 的女兒再一次湊過來問我。

「是 『Ga Yao』喔!」我一字一句放慢地說。

接著,L 的女兒、L 和 E 都一起跟著大喊「Ga Yao!Ga Yao!」喊完「加油」的下一句,還有促使她們願意站出來挺示威者們的原因,「 I love Hong Kong !」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