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讀.書香

讀書,寫字,手作,養毛也養人。

來自萬島之國的禮讚──肉豆蔻

首次發表於《河流》身心靈誌2022六月號。關於一種改變世界的植物,它不僅改變了人類的口味,甚至改變了歷史。為了得到出產肉豆蔻的小島,荷蘭人不惜用殖民地交換,新阿姆斯特丹從此成為新約克,大蘋果紐約從此刻正式登上歷史舞台。

慾望,驅動歷史的動能


歷史的一部分,乃物質所推動。

人類的慾望離不開物質:更適口美味的菜餚、更貼身柔軟的衣物、更刺激感官的香氣……物質驅動商機,令許多人離鄉背井前往遠方,以絲換取異國的金銀,以金銀換取遠方的香料,再將絲與香料等物以船以馬或駱駝,迢迢回到他們的出發點。屆時那些瀰漫著遙遠異域香氣的絲或香料或寶石,將成為吟遊詩人歌中的寶物,那些人們的故事成為傳唱的詩歌,他們的歷險將紀錄於史冊一角,等待人們發掘。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所要而不得後,掌權者派出軍隊,鐵蹄踏過土地,也踩過阻擋他們的人民或無辜的百姓,鮮血沾染上物質,就連最該神聖的香氣也帶著一絲腥。然而,也在戰爭中,科技彼此交換,物質經過軍人的手流通至異地,異質文化碰撞,擦出黑暗裡最明亮的火花。


物質史裡血跡斑斑,當中也包含了香料的歷史。

許多香料不僅能為食物添味增香,更是當時醫學重要的藥用物資,其重要性不亞於現在各種疫苗,甚至在歷史上曾出現過一小搓植物磨成的藥粉,在原產地只要賣一百塊錢,但回到倫敦卻可以賣上六萬塊的價格,整整價差六百倍。許多人只要懷中有一小袋,就能立刻發家致富,馬上買間房子做起富家翁。

可是也同樣是這一小搓的植物,引發英荷兩國交戰,荷蘭為了保有這塊小島,拿當時他們新發現的另一塊島嶼新阿姆斯特丹(Nieuw Amsterdam)來與英國交換,從此世界上出現了新約克(New York)──數百年後,當初無人聞問,只有原住民與水獺的地區,成為世界燈塔上的明珠──曼哈頓。


但荷蘭人得到了另一座島嶼,當時全世界只有這座島有產一種植物,這種植物加在湯裡令人吃之發熱,微微發汗,香氣迷醉誘人,西方魔法稱這樣植物既是春藥,也能招財。《本草綱目》裡則記載此物:性辛溫,土(脾胃)喜溫而惡濕。若有腸胃虛寒性質而造成的腹瀉,便適合用此植物磨粉,放入粥中食用。


她是救世的藥,也是致幻的毒。

她是芬芳勾引,迷醉妖嬈的──肉豆蔻。


既是女神,也是女妖


她宛如海中女妖賽倫的歌聲那樣迷人,香氣十足的誘惑,引得十五世紀英國與荷蘭水手們紛紛跨越當時還十分危險陌生的海洋,前往地球的另一端尋找她。

但她,卻同時也為她所在的島嶼引來一場災禍,在大航海時代之後,殖民帝國主義興起,肉豆蔻所在島嶼的島民被殖民者們一船一船帶走販售,最終所剩無幾。


肉豆蔻雖能入菜,也能做藥,可是一但食用過量,會引發眩暈、心跳過速,甚至致幻,嚴重則致死。對於貓咪,每公斤重食用1.9克(也就等於四公斤食用7.6克)便會死亡。*


直到如今,聖誕佳節前的熱紅酒裡,一般仍會放肉桂、柳橙片、丁香、香草莢與肉豆蔻粉熬煮,這幾項香料,沒有一樣產自十五世紀以前的歐洲本土。這是以前有錢的船東與貴族們才能飲用的奢侈飲品,但拜科技與運輸進步,舊時王謝堂前燕,如今還跨越了海洋,又回到當年的遠東來。


染上鮮紅血跡的肉豆蔻


十六世紀初,葡萄牙人麥哲倫在西班牙國王查理五世資助下,完成環球之旅──雖然他本人在菲律賓與當地住民衝突死亡,回歐洲的航程由他的水手完成──大航海時代正式拉開布幕。在十六世紀之前,威尼斯共和國佔了地利之便,掌管航道,從君士坦丁堡運來香料,再轉賣給歐洲諸國。由於十四世紀鼠疫肆虐全歐洲,而肉豆蔻,在倫敦醫生的口中,成為唯一能治瘟疫的靈丹妙藥。從此,肉豆蔻身價一飛衝天。

對商人們而言,這是商機,但若是能擺脫威尼斯那班奸商(想想莎士比亞筆下要人割肉還債的夏洛克嘴臉),找到肉豆蔻產地,不是更好嗎?葡萄牙人有過麥哲倫那般的探險家,自是當仁不讓,他們率先踏上了香料群島──摩鹿加群島,卻無法征服當地原住民,轉而向麻六甲的商人購買肉豆蔻與丁香。


香料群島是一個甚麼樣的地方呢?那裡的小島生產著當時世上難見的熱帶香料:丁香、碩莪與肉豆蔻,而肉豆蔻更是只生長在香料群島的一座小島上──倫島(Run Island,又譯嵐島)。受她吸引的,不僅是葡萄牙人,還有荷蘭人與英國人。

當時英國在伊莉莎白女王治下,打敗西班牙菲力一世的無敵艦隊,光芒萬丈。荷蘭則以商業立國,以契約精神結合商人精明,創造出歷史上絕對不會忘記的一家公司──荷蘭東印度公司。兩個國家以爭奪肉豆蔻為主軸,在倫島展開了腥風血雨的鬥爭。直到現在,有許多歷史紀錄裡仍能見到當時荷蘭人是如何折磨落到手中的英國俘虜,英國船長為了爭奪倫島,又吃了多少苦頭。更別提光是航行至香料群島,就得用上一年多的時間,這當中得面對敗血症及各種恐怖疾病,往往一趟航程,便要了一半水手性命。剩下那一半,還得熬過之後的征戰,極幸運者,才可能回到故鄉,成為英雄。

最後這一切在簽訂布雷達條約後,荷蘭放棄新阿姆斯特丹殖民地權力,英國放棄爭奪倫島才落幕。但一個結束,是另一個開始,紐約於此刻走入歷史,而倫島緩慢淡出人們記憶。1750年,法國傳教士普瓦夫爾盜取肉豆蔻及丁香樹,移種至模里西斯,倫島從此失去出產肉豆蔻的樞紐地位。


但肉豆蔻的魅力,未曾減退。


魔法傳說與現代化學


據說新鮮肉豆蔻的氣味能預防鼠疫,可能由於其的化學分子異丁香酚,這種化學分子嗅聞有股甜味,能抗菌消炎,與她同產地的丁香則含有丁香酚,直到現在仍能在牙醫診所常常聞到。而肉豆蔻醚與欖香素過量則會造成幻覺,嚴重則神經失常數天,對肝臟也會造成危害。可是,少許使用,則能開胃解脹氣。在中醫許多藥書裡,都能見到她的身影,而她往往也與治療食用過多生冷所造成的腹瀉脹痛有關。有一說:肉豆蔻治下氣,暖脾胃固大腸。但容易上火的人,務必詢問中醫師後再使用。


如今,香料的氣味瀰漫在你我周圍,唾手可得。可過往曾有一群人為了她們,跋山涉水,不遠千里追尋。下次在使用肉豆蔻粉時,不妨想想這遙遠異國的珍味,若沒有那些發現者與探險家的努力,我們的餐桌與香水櫃,會多麼無聊無味。


那些遠去的身影都不遠,依舊透過物質圍繞在我們身邊,這便是歷史,形塑我們的一切。

*註:關於肉豆蔻的毒性,請參考
http://nehrc.nhri.org.tw/foodsafety/plants_detail.php?id=16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