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sf

?

不信谣 不传谣

Victor Klemperer

A confused state of mind, equally close to sickness and criminality, was for twelve years [of N*zi rule] held to be the greatest virtue.

Victor Klemperer, The Language of the Third Reich (2002), p. 61


何谓「谣言」

要谈「不传谣 不信谣」首先必须了解「谣言」的定义。

谣言是汉语词汇,词义有三:
  1. 指没有事实存在而捏造的话。
  2. 没有公认的传说。
  3. 民间流传的评议时政的话语。
吕叔湘、丁声树.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2012

但语言本身是在不断变化的,the meaning of a word is determined by its usage, not fiat. 在官方语境下以及日常使用中,「谣言」这个词的的含义已经被曲解为了「错误的消息」。这种现象完全不新鲜。


when one uses the word “fanatical” for “heroic” or “virtuous,” he actually comes to believe that a fanatic is a virtuous hero; that without fanaticism one can not be heroic.

Victor Klemperer, Lingua tertii imperii ch. 1 (1947)(S.H. transl.)


甚至来说现在谈语言腐败可能已经略显cliché了。推荐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

Search Results

Web results

「歌名的粗野:“他妈的”——红胃病语言的修辞分析」

〔原作英文版发表于Indiana East Asian Working Paper Series on Language and Politics in Modern China paper #2, July 1993;中文版发表于广州社会科学院1994年《开放时代》杂志社“开放时代之二”《现代与传统》。〕


回到「谣言」的含义上,为了避免歧义我们可以使用其他表达或者用其他语言加以注释。如:

  1. 不实信息(misinformation)
  2. 谣言,或真或假的传言(rumor)
  3. 刻意误导的信息(disinformation)

可以注意到,我们所使用的「谣言」在当前现实语境下已经被曲解为了misinformation,甚至进一步揣测其传播的动机,解释为「别有用心」、「境外敌对势力」、「一小撮」。

The Death of Stalin (2017), Armando Iannucci


「辟谣」意味着什么

在正常的社会中,舆论的变化,无论是自发的,还是人为煽动的,都不会发生在真空里。它会遇到各种已有习俗和传统的抵制,或在某种程度上淹没或稀释于因自由社会中相对不受控制的思想情感倾向与各种陈规旧俗之间碰撞所激起的无数漩涡中。但在苏联几乎不存在这样的随机因素,主要是因为党和政府一直致力于将独立思想消灭于萌芽状态。于是出现了某种真空,任何人为煽动的观点都很容易过头,达到荒谬的地步,最后以自我否定收场。
The Soviet Mind: Russian Culture Under Communism, p109

能驱散谣言的,自由真相,而不是某种不可置疑的权威。真相本身严格意义上是无法传播的,我们所传播的是信息与其佐证。至于我们如何取信某条信息,不仅要审视其佐证,同时还要在事件的整体语境下,考虑同一事件的不同角度的信息,交叉对比验证,做语义上的考量等等。


不过归根到底,我们也是根据自己的经验对已有信息做一个真或假的binary classification,必然会带有confirmation bias,因此没有人可以严格意义上的甄别谣言(rumor)。既然我们无法甄别谣言的真假性,所谓的「不信谣 不传谣」就直接意味着闭嘴。


「不信谣 不传谣」这种咋听绝对正确的废话,其确切含义根本经不起任何考量,无非只是堵住人的嘴罢了。有了这条金科玉律,紧接着就是「以...为准绳」、「通稿」、「通告精神」、「统一口径」、「富裕部预测本季度鞋子的产量是一亿四千五百万双」。实质上损害的就是「眼轮之友」。


有的小朋友就要说了,「『眼轮之友』是西方那一套,你被『敌对势力』『喜瑙』了。」(抱歉,树了个稻草人)

首先,「眼轮之友」并不是什么舶来的东西,本身就是很自然的事情,强国也是有的。

郑人游于乡校⑴,以论执政⑵。然明谓子产曰⑶:“毁(20)乡校,何如⑷?”子产曰;“何为⑸?夫人朝夕退而游焉⑹,以议执政之善否⑺。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⑻,不闻作威以防怨⑼。岂不遽止⑽?然犹防川⑾: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⑿,不如吾闻而药之也⒀。”
子产不毁乡校,作品出自《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其次,「喜瑙」这个词语啊,也是被严重滥用的。具体参考词条「coercive persuasion」。


没有「辟谣」的世界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和传统媒体一样,自媒体也需要以高质量的信息赢得听众的信任,我们从不同的信息源得到信息,对于不同信源我们根据他们的历史信息与事实对照做出评价,并根据自己的经验与域知识做出决策。这本身就是非常自然的一种群体决策的方式,简化来看,我们有输入层,有庞大的隐层,有输出层,也有权重矩阵,活像一个RNN,不过这样也太过简化了,事实上是一个极为复杂而精妙的系统,同时自然而具有结构上的和谐的美感。


我们需要权威吗?可能还是需要的,并且这与上述的这个整体决策的系统并不冲突,一些低权重节点可能仅发挥传递作用,而一些节点的决策权重则比较大。因为在一些专业问题上,由于缺乏域知识,我们有时候无法做出判断。但一个不容置疑的权威,则可能破坏了整个信息传播的结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