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wie

Liberal, centre left. Value investor.

淺談後Gamestop時代:meme stocks何去何從?

發布於

筆者從事個人投資已有5年,從來沒有見過像Gamestop這樣瘋狂的故事,股價在短短數日翻了3,40倍,機構做空投資者被short squeeze,虧得血流成河。

回看這一事件,確實是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美國疫情嚴峻,在家工作或被暫時lay off的勞動力的財富積累達到新高(消費斷崖式下跌伴隨著工資與政府福利),散戶開始慢慢增多,熱錢開始流入股市。同時,隨著科技進步和新的盈利渠道的拓展,交易手續費開始巨幅下降,類似於Robinhood這類的discount broker已經不需要支付任何交易手續費,使得交易成本幾乎為零。再者,Roaring Kitty敏銳的分析捕捉到Gamestop驚人的超100%的做空率,並憑藉reddit上wallstreetbets發表的深度分析,瞬間吸引大量散戶買入,成功逼迫做空機構購回股票止損。

筆者早在2年前就開始跟蹤wallstreetbets,早期的wallstreetbets其實有很多pump and dump scheme - 既說服散戶投資自己手中持有的仙股(penny stock),由於仙股市值極小且成交量不大,短時間內大量散戶買入極易推高股價,自己則逢高出貨賺錢。這其實是違法行為,然而往往證據模糊,體量太小而不被調查。

GME事件吸引了眾多散戶加入wallstreetbets,也推動了投資meme stocks的熱潮,流量高追隨者多的股票往往得以一飛沖天(AMC, CLOV, WKHS etc),和GME略微不同的地方在於,這類股票往往並沒有什麼特別值得投資的理由,但有一些可以值得期待的賣點可以炒作(AMC後疫情時代業務的恢復和免費爆米花,CLOV創始人Chamath的個人魅力和WKHS的電車)。

股市其實就是供求關係的遊戲,不論是GME,還是其他meme stocks,其價值早已脫離基本面。GME作為線下經銷商轉型線上的路線迷霧重重,競爭激烈,AMC作為傳統影業已是夕陽產業,被各路流媒體包圍,Clover Health更是一張空頭支票,讓人摸不著頭腦。股價堅挺的原因無非是有眾多的信眾依然持有這些股票和這些股票依然在社交媒體上保持著高爆光率。然而,更深層次的問題是,錢終究是錢,你總要有cash out的一天,當聚光燈散去,信眾離場,你怎麼在派對結束,大家踩踏出貨之前不成為最後一棒?

meme stocks的本質就是流量之戰,把錢扔在賭誰會成為下一個流量之王,一夜暴富還是投資傳統藍籌,穩定積累財富是個人選擇。crypto加密貨幣市場也是同樣的道理,你可以跟馬斯克買狗狗幣一飛沖天,你也有同樣的可能被馬斯克半途扔下車,一地雞毛。市場不理性的時間也許會比你想像的久很多,但泡沫究竟還是泡沫,總有破的一天。

*Conflict Disclosure:筆者目前沒有文章中任何股票的持倉,筆者曾在260美元做空GME,也在同樣時間在60美元做空AMC,目前已止盈離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