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

贪安稳就没有自由 要自由就要历些危险。鲁迅

輪迴

很快,國內的經濟土崩瓦解,人們放棄虛擬以及實體貨幣體制,取而代之以物易物的情況屢見不鮮。慢慢地,從前的商業大街,名牌店鋪等變成人口販子以及黑市商品和動物買賣的交易廣場;村落城鎮變成土豪路霸囤積力量及財富慾望的資本城寨。此時,食物藥物以及乾淨的食水則變成比名車,名錶名手袋等更有價值的必需品。

某國面臨經濟,政治體制等全面瓦解之局。

其當權者施計,全國人民不得離境且不容許外國任何宗教使團進入境內;所有陸路,海空交通之路都被重裝武力把守。

剛開始,國內各地人民紛紛搶奪糧食以及家用必需品。國內報導稱列強合謀侵犯本國土地以及資源。卻沒交代其時國內人口因饑荒及營養不良問題銳減了數千萬近億計。而此數據尚未計算其農村人口。

內陸的,當飛禽走獸蟲鳥蛇鼠,花草樹木都吃光,唯有烹煮他人幼兒果腹。沿海的,人口販賣問題嚴重,幫派團戰毒品勢力爭奪不斷,人們宛如活在另一個活地獄。民不聊生低下,絕大部份人們感受到生活朝不保夕,生存模式變成靠出賣他人的生命維持。群起造反的苗頭欲不斷在全國上演,卻因受到當權派大規模打壓,不斷的此起彼落。慢慢地,造反的念頭猶豫石沈大海,拋諸腦後……

很快,國內的經濟土崩瓦解,人們放棄虛擬以及實體貨幣體制,取而代之以物易物的情況屢見不鮮。慢慢地,從前的商業大街,名牌店鋪等變成人口販子以及黑市商品和動物買賣的交易廣場;村落城鎮變成土豪路霸囤積力量及財富慾望的資本城寨。此時,食物藥物以及乾淨的食水則變成比名車,名錶名手袋等更有價值的必需品。

當權者為了更方便操控國內人民的所有動態及思維,首先從知識分子以及傳播訊息的任何渠道進行封阻。

為首先派出秘密警察殺光國內外一批擁有知識與學問,世界上吱吱作聲的出頭鳥,再染殺所有異見關聯分子及其所有親屬親信。國內稍有對當權者微言的外國人都被對外宣稱自願留國,被關押了起來加以利用思想改造等待發落。

本來,此國資訊以及科技的人民管理需要大量且大規模的利益維持秩序。當初,此生態圈出現供給層斷裂問題時,稍有認知能力的人都夾帶私逃雞飛狗走。抱有千萬千億家產財雄勢大消息靈通的,甚至體制內的萬億富翁。早已在國外河畔喝着藍山咖啡笑看家國人民悲劇。

而所謂狗急跳牆,當權者為了節省這筆恆常且巨大的付出和管理成本,就決定一勞永逸一舉封閉全國所有個人網絡電子器材包括手機,電腦等等。甚至電視機以及收音機等都需要達到其國家嚴格且獨立於世的電檢標準。

務求達到其偉大政治宣傳:「無為而治,返璞歸真。」

當權者一聲令下,全國再多次焚燒所謂前人舊思維的書籍,並再次教育國民學習起新時代新主義的新生活本能。

沒錯,當權者發布系列禁書的出版國名單。總括而言是焚毀所有外國書籍,無論翻譯或是原文統統範禁;國文書籍也無可例外,除了政府機關發布的當權者宣傳書籍外,其餘外國書籍,盡當違法違規論。而所有違法的輕重者均予以勞動(視乎違者體質)或捐軀奉獻(把軀殼交給當權者)。所謂的新時代新生活本能,說白了就是在其管治下自生自滅,就在這個本來就荒蠻的社會裡。

女人們的青春活力變成了快速交易的資產工具,孩子們變成呼來喚去低賤的勞動力,青年被拐賣活摘重要器官後靠藥物續命收當家奴,老人們擔當著慘不忍到的死命活求生,稍有微言的均得到不人道的待遇。甚至稍微其貌不揚,牙齒不正,不健康且長久意志消沈的都沒有好結果。

女人稍有姿色會被賣去財主充當女僕以發洩其慾望情緒。年紀稍大分發嘍囉洩憤慰安,風燭殘年會被安排粗活至死。可幸是尚有殘缺身軀圖得一口未死怨氣,唯魂不附體,勞其一生神經錯亂者大有人在。更別說不見天日鐵鍊綑綁淪為牲口生育工具般的存在的。

孩子們被安排作家僕差使,唯主人親屬稍有不愜意,其命只消一句可作了定。更多的是作牛作馬,任意差遣掌摑拳打腳踢充當沙包,卻要他往死裡幹活。就算是看門的狗,飯碗裡的肉食隨時都比大部分孩子們啃草咬樹吃得好。僅僅因為這紛亂割據的城市裡,體格特出的看門犬是各地土豪是否門當戶對的實力比較而已。

青年被淫殺活摘器官致成街邊攤位新鮮肉食等事實屬閒事。樣子娟好者續被安排淪為家僕,藥物毒品控制下盡用其求生意志勞役他們。最後當然物盡其用,或送人或自用。

而男人,身健力壯的會被收歸各路兵團到處姦淫擄掠,搜刮民脂民膏。但多數均用來做苦力或運輸,不作聲息甘為犬儒或能討得一口飯吃,懂得擦鞋的或會得到一些短暫的甜頭;身體差點的只能祈求自己多福多壽,因為稍有不差得罪亡命兵團,一命嗚呼的叫做一了百了,被毆打致身體殘缺卻死不了地癱在路邊淪為犬飼者不計其數。

不久,國內資源窮盡;山河湖泊被資本家過度開發致修復無期,沒有監管的工廠排放不能化解的化學汙水和化工殘留物,存浮於空氣中的劇毒微粒快速危害着國民的呼吸道器官與身體內臟。

國內也已無一遍土地可以耕種,沒有一遍可以牧羊放牛的青草地。人民開始懷念曾經擁有的一遍天與地,一井擁有清甜乾淨能活鯉魚的地下水和一畝畝辛苦耕耘而來的金黃稻田。

這時,本來稍緩的造反苗頭因為餓死了大部分的人,造反的人反而少了。當權者以為權力鞏固了,放鬆了部分政策,容許部分人們生育來為國家提升其勞動力。但是此時國內生活環境情況已經不容小覷,人們每天的生活都是一節節求生環節,常人保命已難那來生育之談?

就此,國內人民出生率越來越低,當權者對此前等局勢等視若無睹導致此國面對人口危機的人道災難。

監於食水及糧食問題,內陸地區頻發瘧疾,瘟疫。沿海地區更因幫派糾紛等變成三不管之地。體制崩壞,當權者帶着一櫃櫃的財產,乘上滿載黃金珠寶家當的貨運飛機逃之夭夭去向未明,終於引來了國內的人民紛紛加入株討當權者的行列。

這次苗頭火了非但不是此起披落,而是處處軍閥割據,火頭烽煙。而普遍人們長年被壓逼的關係,聞說主子逃逸竟無動於中,只擔心朝夕果腹餐飲之慾。有的更積極盡忠捨命為漏夜逃亡的前主子護旗到底,對其深信不疑,彷如其再造。

動亂來得很快也去的很快。

最後,部份有志人們組織成革命軍犧牲且奉獻了不少珍貴的生命與淚水而奪得臨時政權。死傷枕藉,哀鴻遍野的街道生命如腐屍般變得不俏一眼,有多少人有幸葉落歸根?有幾多倖存而失去手足與靈魂?

因各國援助而暫時解決了餬口問題的人們,為國內再次出現了新的局面而又變得自負起來。紛稱自己是如何從死蔭幽谷活過來,如何從絕處涅槃重生,如何地愛國愛家愛民。

忽然間,人們彷彿好像又看到了新的曙光,紛紛抱持宏大理想列隊加入治國安民之行列。

人們再次撿起象徵自由,民主,正義的槍管,拋下那些不願也不想面對的過去,再來一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