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 48

菜单写得很长,服务生依序一道道慢慢上。


傅青淮此前没有来过这里,看着眼前刚端上来的一盆小枯树,猜测这一顿饭怕是不一般。


盆景一般的小树上,挂了四只圆环,能看出来是饼干质地。圆环内的底部是深棕色的食材,堆叠成写意山水上的远山。


她拿起来咬了一口,满口香气,原来是板栗和黑松露。


这才是第三道开胃小吃,菜单上写着还有三道。


许仪坐在周衍身边,状似不经意地跟周衍说道:“上次咱们来吃那回,我就巨喜欢刚才那个鱼子酱花,晶莹剔透的,没想到今天还有。”


周衍点点头,看向傅青淮:“他们这里菜品做的特别漂亮,一件件都跟艺术品似的。菜单常常变,不过有几道菜式总是固定的,一会儿你看还有个小花儿,不说你都看不出来是啤酒薄脆配鸡肝和蓝莓酱。你以前来过没有?”


“没有。”傅青淮摇摇头,“菜色这么精致,设计造型的人功不可没。”


“没来过,那可就是你男朋友的不对啦。”周衍说:“他是做什么的?上次在你们学校碰见,没来得及多聊。看起来挺随和的一个人。”


他今天特地要来这里吃饭,就是猜准了傅青淮没来过。


她那个男朋友,穿衣打扮普普通通,看着不像来得起这种地方。


果然不出所料。


周衍暗自得意,“他们这里还有一道牡丹虾刺身…”


他没来得及说完,却见傅青淮接起了电话:“喂?”


“在哪儿呢?”是陆斯年。


傅青淮笑着推开座椅站起来,走到露台的一角,“在吃好东西呢。”


“唷,我不在你倒是快活得很。”陆斯年在电话那头笑了,“吃什么好东西?”


“Frenzo. 跟几个朋友。”


“哦,那估计得吃一阵子。面包车上来了么?”


傅青淮转头去看自己那桌,果然那个意大利主厨推了小车过来,上头摆了三种面包,又有好几种酱。


“刚来,嗯,主厨好像在淋蜂蜜…”她看着主厨打开了一个小罐子,“蜂蜜颜色比普通的深一些。”


“才上面包,那还得吃很久呢,你先去吃饭吧。那个蜂蜜是草莓玫瑰蜜,配松子黑麦面包特别好吃。”陆斯年笑了,“嗯,好像还有个鹅肝慕斯,你要是喜欢,等我回来咱们再去一回。”


“好,等你回来。”


傅青淮挂了电话,回了餐桌。


果然是好蜂蜜,香气很特别,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


这一顿饭,如陆斯年所说,吃了很久。几个人边吃边聊,周衍像是很懂行,每个菜都说得头头是道,平添了不少吃饭的乐趣。


“周衍,听起来你好像对做饭也很有研究?”余秋秋挖了一勺蜜桃刺梨冰激凌,开了个玩笑:“一会儿我替你引荐引荐主厨吧。”


“我还真的喜欢研究做饭。要是不做建筑师了,我就去做私房菜,要不然去做个美食博主。”周衍笑道:“下次有机会做餐饭给你们吃。没这么精致,可味道绝对好。”


“择日不如撞日,下次选题会在你家得了我看。”许仪接口道,“你那厨房,我看也不比这个小。上回你做那个奶油龙虾意面,绝了。”


傅青淮跟余秋秋很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两人的关系果然有意思。


“他女朋友可有口福了,可惜他太忙,没那么多时间在家做饭。”许仪意犹未尽地接着说,“周衍,我觉得你就该找个富婆,在家相妻教子蛮好的。”


周衍笑了笑,看了一眼傅青淮,“也不是不行啊,碰到喜欢的人,相妻教子全看对方喜欢。”


甜品跟前菜一样,也是六道,都是一两口就能吃完的大小,玲琅满目地摆了一桌子。


最后上的是一道清酒无花果果冻。


傅青淮的座位背对着露台的门,看着滚圆可爱的粉色果冻在灯光下晃动,忽而觉得空气中有种熟悉的气息。


一双手搭在肩上,她微微侧过脸,看着肩头白如瓷釉的指尖,不由得笑了。


“好吃么?”身后那人说。


“好吃。”傅青淮靠在椅背上,抬起头看陆斯年,“不是说下礼拜才回来?”


“想见你。”他低下头,贴着她耳朵说话,不想让别人听见。


“喔唷,陆斯年,难得看你换个颜色穿,挺像样啊。”傅青淮身边的余秋秋笑道:“我以为你懒得打扮呢,手工高定吧?”


他今夜穿了件浅蓝色衬衣,配了条深海蓝的西裤,手腕上难得戴了块表。这一身剪裁得恰合他身材不说,上衣的色调又极衬他的眸色,整个人站在那里,俊美得像是个画中人。


服务生端了椅子来,陆斯年在傅青淮身边坐下,捉着她的手搭在自己腿上,方答道:“刚从淳江赶回来,要接女朋友,自然得换身衣服。”


“我可把画展的事儿跟青淮说了啊,回头被骂了别怨我。”


“哪儿敢怨你呢,我刚替你们付了账了,当我谢你。”


“这还差不多。”


这两人熟稔地对答,听得桌对面的许仪跟周衍心里都是一咯噔。


周衍爱美,一眼就看出来陆斯年这一身行头顶他一年收入,何况那只表瞧着像是不对外售卖的收藏家级别。


这男的到底什么人?


还有,他怎么跟余秋秋这么熟悉随便?


许仪则想着,该不会是下午说的那个高干文吧?!


可这书呆子女的凭的什么啊?说的话没一句讨男人喜欢,居然周衍看上她不说,还有这种男朋友?


“青淮,这你男朋友?怎么没听你说过啊?”许仪问,“我还以为你跟周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林梢一抹青如画47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