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 23

(edited)

那画已经好几年了,依旧很新,可见主人的爱惜。

“那画瞧着眼熟呢。”他说,从手上的一摞书里拿出一本毛姆的小说递过去,“就是以前你买的那副时松墨的吧?”

“嗯。”傅青淮接过书,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像是想起了往事,眼底溢满温柔笑意,“那是我的月亮。”

“月亮?”

“喏。”她拿起手上的书给他看封面,正是《月亮与六便士》,“All over the place was six pence, but he looked up at the moon,我是个汲汲营营拣六便士的俗人,但是月亮让我觉得这世界是值得留恋的。”

“原来你真的懂他…”陆斯年也看着那副画,若有所思,“那副画虽然名字是《炽野》,其实画的是向往与挣扎。他那个时候,笔触还有技巧比现在生涩好多啊。”

傅青淮听了他的话,不由得转过脑袋看他,“你这都知道?不是说你不太认识他?”

“我自己也是学画出身的,跟他请教过许多,所以知道。”陆斯年低下头,又拿起一本吉田修一的《国宝》,“你看的书好杂,古今中外都有。”

“这些还是小说,所以看着杂,一会儿你拿我的教科书出来就知道多无趣了。”

“老师在家还要看教科书?”

“要看好多教科书的。同一个理论,不同的作者阐述和切入角度都不一样,像我这种自己没什么本事的人,当然得多下点功夫,博采众家之长啦。”

“你是个好老师。”

“那当然,去年学生匿名投票,我还是咱们院第一呢。”她说起这个,得意洋洋地转过脸抬眼看他。恰好陆斯年觉得热,一只手捧着她的书,另一只手正单手解领口的扣子。

他手指修长,挽到手肘的衣袖下露出一截紧实的手臂,领口随着手指的动作松散了几分,露出常年不见阳光而显得苍白的颈项和锁骨。

傅青淮不知怎的心跳也跟着快了几分,目光不受控制地又瞥了一眼他的脖颈。

他像是察觉了,手指在她的目光注视下,往下移,又解了一颗扣子。

白衬衣里露出一小片胸膛,看着结实有力,全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样文弱。

傅青淮觉得耳根发烧,胡乱想着保安大叔居然说的是真的,眼看着他越靠越近,低下头,侧过脸吻她。

*

落日的余晖从窗帘底下钻进来,洒下一条橙色的金线,屋子里光线越发地暗下去,直叫人昏昏欲睡。

陆斯年去洗澡了,傅青淮拿换了衣服,拿大毛巾包着头发,独自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看着夕阳发呆。

没想到一冲动起来,说睡也就睡了。

荷尔蒙上头可真是快乐,虽然这是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他不可能只是顾远书的助理,没有一个助理会喊自己老板“远书”,也没有一个助理会在老板面前那么随便。

他明明是顾远书的朋友。

他住在曼哈顿的公寓,有大都会博物馆不对外售卖的纪念品。他的眼角眉梢都写着阶级两个字,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分明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却莫名其妙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她的目光落在阳台上她随手扔着的一本Pierre Bourdieu1984年第一版的《Distinction》。那是国际社会学者协会在1998年票选的20世纪最重要的十本社会学著作之一。这书的英文初版在国内已经很难买得到了,还是余秋秋送给她的。

《Distinction:A social Critique of the Judgement of Taste》,说的是非金钱资本是如何划分社会阶级的。

比如普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触碰到顶层阶级才能体验的东西,很可能跟金钱没有关系,阶级就是这样被划分出来。她们两个人还就着这个话题颇瞎聊了一会儿,最后也只是落足于余秋秋的那些贴着白纸标签的好酒上。

她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听见身后有响动,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双手搭在她肩上,低下头吻她。

他身上有好闻的沐浴露的潮湿香气,是她买的,连带着叫她觉得这个男人也是她的似的。

真是一种奇异的感觉,既疏离又亲密。

“奶茶?我去替你买。"他问,"还是想出去吃晚饭?"

如果他带她出去吃晚饭,会吃什么?

“是有点儿饿,你想吃什么?"她反问。

“我不挑的,看你喜欢。你要是累了,咱们叫外卖也行。”

真是个好答案,傅青淮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

那双眼里清澈见底,直白而诚恳。

实在叫她动心。

就这样吧,管他呢,想不了那么多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林梢一抹青如画 22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