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阳映酒旗

没事写点脑洞,爱说瞎话,不用在意。@[email protected]

林梢一抹青如画 11

来不及也得去,这两个人谁都不可能憋到第二天。


裴媛仗着自己爸妈是镇校之宝,谁都给她几分面子,自告奋勇替她去开行政大会;傅青淮则是一下课,衣服都没换,就直奔汇昭路。


汇昭路一带,跟她父母住的南屏一样,以前也是老工厂区,甚至还要更老一些。好多厂房都是解放前的了。红砖墙上爬满了青藤,很有些民国气氛,到了秋天,叶子转红,更是吸引了许多人来打卡拍照。


文艺青年多的地方,餐厅和酒吧也渐渐开得多;地方热闹了,银行估值也跟着往上走。区政府趁机申请了好大一笔贷款和上级资金,把这片老工厂全都改造成了艺术文化新区,美术馆,音乐厅,话剧院不一而足,甚至还有不少年轻艺术家在这里开工作室,风头一时无两。


汇昭路最出名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关山美术馆,一个是对面的花月令。关山美术馆是本市文艺青年必打卡的地方,每年的展排都排不过来,花月令则是传说中全城最火的求婚餐厅,一座难求。


裴媛就给傅青淮提过,想给男朋友袁晗弄个惊喜,祝贺他升职,这几天都在猛刷花月令的官网抢定位,也不知道定成了没有。


她在讲台上站了一个下午,又在地铁上挤了一路,傅青淮出了站,重新踏上地面的时候,只觉得脚脖子都快断了。


外头不知何时下过一场大雨,柏油路面被冲刷得乌黑油亮,显得白色的斑马线初雪似的,整个城市都被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洗刷得焕然一新。


她深吸了一口雨后的清新气,眼角眉梢难掩欣喜,朝着不远处的关山美术馆走去。


关山美术馆的大门,远看是个巨大的半圆,半圆里是一面玻璃幕墙,薄薄的一层水从顶端顺着玻璃流下来,形成一片琉璃般的水幕。


炭灰色的外墙上,悬挂着一副巨大的宣传图,赫然就是那副《柏拉图之喻》。画作下方,用硕大的字体写着《笔墨与卿谈——时松墨归国首展》。


她到得还算及时,售票处的人正在收拾东西,看样子是快要下班了。


坐在柜台后的小姑娘接了她的手机,看了看二维码,不知怎的一脸迷茫,“二维码?时松墨的展没有二维码门票啊。”


傅青淮心里一咯噔,总不至于余秋秋也被人骗了?


幸亏小姑娘还算负责,歪着头想了想,忽而眼睛一亮,"你等我问问人。"她拿起对讲机,也不知道跟谁说了什么,里头好一阵混乱的问话,终于有个人说,“知道了,你让她等一等,陆助理这就出来。”


看这意思,是余秋秋他们那些人面子大,走的不是普罗大众的路子。


就是嘛,傅青淮松了口气。


售票处的小姑娘不知怎的,东西收拾了一半也不收了,拿了个口红和小粉盒出来补妆,不知道是不是一会儿下班要去约会。


傅青淮站在那里,百无聊赖地看她补了妆,一张俏脸明艳可爱,又等了一会儿,听着售票处背后隐隐传来模糊不清的音乐,是她很喜欢的《Track in Time》。


钢琴曲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待走得近了,又慢下来。


她忙转过脸望向狭窄的安检门,看见有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这人一看就是在空调充足的地方待了一整天,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没打领带,白衬衣的领口只解了最上面一颗扣子,露出修长的脖颈。


他走近了,看见站在柜台前等待的傅青淮,笑着打了个招呼:“你好。"


傅青淮还没来得及说话,售票柜台后头的小姑娘突然走了出来,抢着开口道:"陆助理你来啦?哎呀我没见过时松墨展有二维码,怕弄错了耽误你的事情,才开了对讲机问的。你看,我这一问还问对了哈?"


陆助理温文一笑,"嗯,很认真负责,谢谢。"


他这一笑,小姑娘的脸腾得红了,还想说什么,他却已经侧过头来看着傅青淮:"你好,我姓陆,陆斯年。想必你就是余秋秋的朋友?她说她没空来,所以把邀请函给朋友了。”


“是。”傅青淮迎着他的目光也笑了笑,心中不知怎的怦然一跳。


透明的镜片后面,他的眼珠很漂亮。那是亚洲人里极少见的灰蓝色,叫人想起秋日里温柔的朦胧烟雨。可看他的长相却实实在在是个中国人,皮肤白皙,鼻梁挺直,眉目清隽,薄薄的嘴唇正弯成漂亮的弧度。


“不知道怎么称呼?”他问,声音低沉,跟他的眼睛一样温柔,尾音带着些笑意。


“哦,我姓傅,傅青淮。”她回过神来,递过手机给他看上头的二维码,“余秋秋叫我拿着这个码来换票。”


陆斯年只看了一眼,就点了点头,“是,请跟我进来吧,邀请函在我办公室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林梢一抹青如画 01一档播客

林梢一抹青如画1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