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鬼的目標

原創,短篇,沒有影涉誰的意思,請勿胡思亂想。


我是怎麼死的?我是那個......自然死亡的。

這種人當然少,前世有在修的人不一樣啦。

修什麼?修佛啊,你不知道我是誰嗎?那你有沒有聽過台灣活佛盧俊彥?他就是我師父,我跟了他好多年,算是大弟子吧。

誰說活佛只有西藏能有?

你說什麼光?那是佛光,哎我還沒斷氣就見到了,跟你說了有在修的人不一樣啦!

我見到了那霧茫茫的白光以後,登時眼淚便掉了下來,我再也不害怕死亡了,當然,我從來也沒怕過,只是看到那個光我更加安心,原來師父說的都是真的,實話說,我本來是有點小擔心的......

我沒有出家,跟我師父的好處就是不用出家,不用剃度,不用禁慾,不用戒葷,很自由。

念經當然要,連念經都沒有那我們還算什麼-哎算了算了,和你說你也不懂。

我這一世其實沒什麼好抱怨的,能遇到師父,生活總算有了希望,有了目標,從前我就只是個小文員,全公司上下除了打掃阿姨和大樓保安以外,誰都可以對我呼來喚去,誰教我大學畢業後就在這間公司工作?看到同事同學們有的跳槽,有的高昇,但更多的是像我這樣浮浮沉沉,或待業家中,我哪敢輕舉妄動?

只是沒想到,我在公司做了整整六年還是不受尊重,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結果公司不給加薪也就算了,連期待了許久的年終獎金也時不時的縮水,變成一個薄薄的紅包,說什麼公司沒賺錢,能準時發薪已經很對得起我們了。

真他媽可笑!

更可笑的是,我女朋友也跑了,跑去嫁給一個賣電腦的小業務員,就一個賣電腦的也能把她拐走你相信嗎?她還說什麼,跟誰都比跟我強!

幸好,就是在這個時候我遇到了師父。

師父他老人家和一般人不同,有天眼通,他穿過的內衣還能治病,不騙你,我親眼所見,要是我們早點認識就好了,有我帶,你直接就可以面見師父,還能讓師父給你開光。

開光當然好!師父可不隨便幫人開光的,開光可以讓你省好多時間的,如果再戴那個師父特意請回來的西藏天珠,你念一次經就抵人家念上百次,這樣修才快。

天珠是很稀有的,不然怎麼會叫藏密七寶?不過買不到真貸也沒關係,只要有我師父加持過,效果一樣。

我剛有沒有和你說過我師父是活佛?

對,有活佛加持當然法力無邊,你看我身上這一串就是,好多同修搶著要,多少錢我都不讓。

總之我花了好多好多錢結緣,總算如願以償地跟在師父身邊,那生活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信徒們尊敬師父,也尊敬我,每天都有人送東西請吃飯,要我開示他們,我那叫一個神清氣爽啊,三十年來的穢氣怨氣全部一掃而空,整個人充滿了正能量。

上班?還上什麼班?那是凡夫俗子才幹的事,我早就辭職,專心普渡眾生。

這其實也是師父和我說的,他說我上輩子是法王轉世,所以這輩子有任務在身,我的任務就是親近信眾,教導眾生。

錢不用愁,信徒會供養我們的,就像我當時供養師父一樣。

供養也看人的,從站在街邊拿砵,風餐露宿,到有自己的道場,日進斗金,差別很大的,就看你的說服力強不強囉!

只要信徒們相信是做功德,自然從此財源不絶,把那些排行榜上的什麼億萬富豪們甩去一條街!而且更威風,大家都把你當神供著。

我反正跟著師父,賺的比工作時不知多多少倍!還有錢買房子,最重要的是,我終於感覺自己活的有價值,像個人。

充滿了正能量。


我死的時候很痛苦,旁人看我迷迷糊糊的好像陷入了昏迷,其實他們不知道我渾身上下,裡裡外外都疼得要命,偏偏我連說話叫喊的力氣都沒有,只看到我那黃臉婆坐在旁邊緊緊捏著我的手哭的稀哩嘩啦,我差點沒起身給她一巴掌,什麼都不會,遇事只會哭,也不曉得叫醫生趕緊給我弄點碼啡來,好讓我走的舒服點,就只會哭哭哭!

唉,別提我那兩個敗家子了。

來是都來了,還帶著媳婦一起全來了,但來了又怎樣?我那兩個媳婦從頭到尾都在聊天講是非,比包包比衣服比鞋子比孩子,煩都煩死我了。我那兩個兒子更是手機響不停,不停地在病房裡進進出出,出出進進,就沒好好的坐超過十分鐘,好好的看看他爹長什麼模樣,沒想到我都快走了還是見不到人......

我絕對對得起他們每一個人,起碼我的錢都是靠我一雙手攢下來的,小伙子,白手起家有多困難你知道嗎?

我小學三年級就和我媽在菜市場賣發圈,一個賣十塊,東扣西扣下來一個只能賺四塊,生意又不好,有時賺得連菜錢都不夠。

我父親打零工維生,收入也不穩定,我怕挨餓,有一天我餓著肚子看著天上的星星,覺得星星一閃一閃的好漂亮啊,然後一個想法忽然衝進我腦門!

我和我媽吵了好久,我要她拿錢出來買些縫在禮服上的亮片,那些亮片其實也不貴,但我媽的錢包一向習慣了能進就不出,最後還是我七天不吃早餐,把錢省下來買亮片。我試縫了幾個發圈拿去菜市場賣,一個賣二十元,十個發圈半小時就賣光了,輕輕鬆松淨賺一百來塊,把我媽驚訝的嘴都合不攏。

現在回想起來,我媽也不是毫無生意天份,她居然把那一百多塊全給我做為母錢,讓我自己再想辦法,看能不能賺更多錢。

我受到了鼓勵,每天絞盡腦汁的想,變了很多花樣,纏金絲繞銀線,黏假花彩珠......全都是我自己設計的,靈感都是來自於我們學校那些女學生,我總是偷偷地在一旁觀察她們聊些什麼,喜歡什麼,穿什麼或戴什麼,到我念初中時,我們己有自己的店鋪,還進了衣服來賣,和發飾同款同色系,成套成套的賣,後來還搭配手環耳環,生意火到不行。

這樣賺當然還是不夠,哪比的上那些炒樓炒股的投機客?但辦法是人想的,投機的心理人人都有,只是方式不同而己。我勉強念到高中二年級就休學不念了,沒辦法,飾品生意的競爭愈來愈大,利潤被削的太薄,做到最後就是無利可圖東西也賣不掉,我那時突發奇想,開始捐錢支持學校的營養午餐,我媽和我爸都說我瘋了,有錢的時候都沒想過做善事,等生意走下坡了,難不成現在積德還來得及?

有時我也不明白,我雖然是從我媽肚子里生出來的,可她總是不瞭解我腦袋瓜里在想什麼。我捐營養午餐當然不是為了做善事,而是為了和學校的老師主任們打好關係。

那時我經常請這些老師們吃飯,還把一些賣不出去的屯貸當小禮物送他們,跟著就請他們來我的兩間鋪子參觀。

然後?然後當然就是跟他們談投資囉。

學校那份工資雖然餓不死人,但也別想發財,可問題是誰不想多賺點錢?我就吃准了那些吃公家飯的人多半是個性保守,財務穩定,喜歡貪小便宜的性格,一個一個說服他們拿點錢出來投資我開服裝工廠,一年後我總算如願以償,我的工廠連校長都參了一股呢!

那之後我就意識到施以小惠的重要性,人嘛,有捨才有得不是嗎?

其實事業也沒有真的一帆風順,狂風暴雨總有個那麼兩三次,股災、房災.能源危機、金融危機,但我全挺過來了,沒想到竟裁在肝癌上。

我怎會預料得到?做生意的誰不抽煙?誰不喝酒?你不抽煙,人家敬煙時你怎麼辦?你不喝酒,人家灌酒時難道你還吐掉不成?這樣不給面的事做了還能談成生意嗎我問你?

我怎麼沒有保養身體?一想到這我就來氣,什麼鹿茸、牛鞭、海馬、仙靈脾,再貴我都買來吃,結果呢?還不是我家那個老太婆催我去醫院做健康檢查,這一查真不得了,直接就是癌症中期,連個機會都不給人!

什麼?這些是壯陽的藥?所以說年輕人不懂,壯陽的藥多半也能補腎,你沒聽說過腎藏精嗎?腎氣的盛衰直接關係到生長髮育衰老,還有生殖力,所以說腎強壯便什麼毛病都沒了。

肝癌這個……怎麼說呢,人生總有意外吧!


是的,我剛死不久。

那個......具體的死亡時間我也不大清楚。不好意思,你剛說你是做什麼的?

哦,你也是鬼?你好你好。

有啊,當然有時間,我都不曉得接下來要做什麼,事實上你是我第一個遇見的人,哦不,遇見的鬼。

當然可以,什麼都能問,我也好打發時間。

你說什麼光?靈光?好像沒有......我不記得有見到光耶......

我是怎麼死的?

唉......

我當然要嘆氣了,你看看我這模樣,這身材,像早死的命嗎?

做為人的時侯,我從未想過自己會死的那麼慘,對對對,你說的沒錯,車禍、空難、戰爭,甚至是被恐怖分子襲擊都有可能,但大多數的人還是死於疾病的好嗎?你說說看,憑什麼我就要與人不同?

而這不同還讓我吃盡了苦頭唉......

我呢,原本是個農村姑娘,高中沒畢業我就在家裡待不下去了,想自己到大城市去闖。我也會照鏡子的,怎麼看我的臉蛋也不輸那些電影畫報上的明星,我當然不甘心就在農村裡過一生。

只是雖然到了大城市,可人生地不熟的,口袋里也沒幾個錢,比我早兩年進城工作的老鄉滿春介紹我去工廠當女工,我也就先去待著哩。

我當然不想做女工哩!跟你說就是先待著嘛,至少他們管吃管住,等落了腳再想辦法心裡才踏實。

只是沒想到我這一做就做了大半年,雖然吃住不用錢,但工資講好聽點是穩定,講的不好聽就是死板,讓人毫無希望可言,每個月扣掉自已的零花錢和寄回去的家用便所剩無幾。

想不到辦法呀,我就只是個女工,又沒背景,還能登天不成?

不過呢,我倒也沒忘記我來城裡的目的,我和兩個工廠認識的姐妹一起報了個演員訓練班,每人繳足一千塊學費,真是心疼死我了!但一想到有演戲的機會也就硬著頭皮把最後一點底給刮淨了,那班主任還誇我長的好,說我只要演個幾次戲,保不定就被哪個大導演看上給提拔了。

那什麼什麼大明星的不都這樣?天生麗質難自棄呀,你想放棄別人都不肯!

結果......結果當然沒如願呀,如願我還能這一身的地攤貸?別看我身上這件古馳裇衫,這是仿的啦,一百塊可以買三件。反正呢,我就跑了幾次龍套,一次才發五十元,沒台詞也就算了,連導演長什麼樣我都沒能看清楚。

希望破滅了不要命,要命的是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後來我就在姐妹的介紹下,也還是我那個老鄉滿春,有一回在街上遇到,她說她早就不在工廠做了,問我願不願意和她一起去按摩院上班,工資足足多了工廠好幾倍,我那時實在受不了每天比鬧鐘還準時的生活,雖然也知道這事兒肯定沒那麼單純,但只要能離開工廠,我也顧不了那麼多。

按摩院的工資是高,可一點兒也不輕鬆,客人醉翁之意不在酒才好,就怕是真的來按摩,又要你使勁的按,我有幾次按不動,客人當場就要換人,換人店裡是不給錢的,還挨罵!

輕鬆的做法就是想開點,放開點囉。給客人摸幾下,那按摩按的好不好客人也就不會計較了,又有小費可拿,有時還能和客人一起睡一會兒呢。

那時有個客人常來點我,人長的還算清爽,個頭又高又壯,最重要的是每次按摩完了都會額外給我50元小費,有一回他問我肯不肯上他家做,他錢照算,我想都不想就答應了。

能吃什麼虧呢?還不就那點事?

我暗示他我都收五百塊錢的,他也聽明白了,還說服務得好的話會再多給我小費,你想想我按摩一小時和店裡才分不到二十塊!

這還不打緊,店裡早就有小姐私下接活賺外快了,我也早有盤算,挑些還算順眼的客人,伺候好了說不定還能被包養,只要一上岸,賺錢可快了,我們那附近最上檔次的小區里就住了好幾個二奶,每天都背著名牌包,腳膯高根鞋地去逛商場,吃大餐,日子過的可滋潤哩。

我當然沒當上二奶呀,原來那客人根本是個禽獸!

說禽獸都太抬舉他了。

不是性虐待,但你也算猜對了一半,就是那個......謀殺。

還不是一刀或者一槍,若是那樣倒也痛快。

他把我騙到他家後,就下藥把我迷暈了,我醒來後早己被綁死固定在一個床板上。

我又驚又怒,問他想做什麼,他就只是站在那陰陰的笑,什麼話都不說,直到我看到他拿出一把鋒利的菜刀走過來,我才突然整個人彈了起來!那天殺的帶子勒得我皮都破了,但我不管,還是死命地掙扎亂踼,又大聲尖叫,一連喊了幾十聲救命。

他似乎很享受這個過程,不慌不忙的看著我披頭散髲,聲嘶力竭的吼著,還似笑非笑地調侃我說:「妳以為我沒想過妳們這些賤人會尖叫嗎?這裡的隔音我就是放交響樂也沒事。」

漸漸地,我不再喊叫了,倒不是因為他說的那番話,而是疼痛讓我暈了過去。醒來後我發現我的右腳裹了厚厚的紗布,我的右腳掌被這傢伙放在一個白色瓷盤里,還灑了胡椒塩和蕃茄醬......我當時整個人一下子清醒過來,極度的痛楚令我哭天搶地,發了瘋似的叫喊......那淒厲的叫喊聲連他都有些慌了,匆忙拿來了條破布塞進我嘴裡。

後來也不知過了多少天,只知道我的兩只手掌兩只腳掌,以及左邊的乳房全給這傢伙呑下肚了,我渾身鬆軟的攤在床上,半張著眼睛看他,用盡了剩餘的一點力氣對他說:「求求你.......吃了我的心臟吧.....」

我當然不想活了,都成那樣了還活著做啥?

我當然也想過我的父母,但只要那疼痛一來我就什麼都顧不得了,這傢伙從不給我上麻藥,直接提刀就割,我痛的呲牙裂嘴,全身冒汗,只求速死。

結果那傢伙一聽我這麼說,便一直盯著我看,怹臉上的表情特別古怪,跟著又從桌上拿起那把菜刀-那菜刀不知何時已處理過了,看起來亮晃晃的跟新的一樣。

我口乾舌燥,意識模糊,眼角濕潤,恍惚間,只看到那白亮亮的光在我眼前唰地一下,我整個人就飄了起來。

你剛問我有沒有看到光,這就是我唯一看到的光了。

其他的事我記不清了,唯一記得的是,我浮了起來,後背緊貼著天花板,看著躺在全是血污的床板上的我,身上傷痕累累不說,整顆頭顱還滾到了地上。

然後我就覺得身子愈來愈輕,我的身子不停的往上,往上......好像還穿透了好些天花板,跟著就在這兒了。

我現在一點都不疼了,整個人就是很輕鬆,那撕裂般的恐懼,火灼似的疼痛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看來死亡也不賴嘛!

沒有,我沒想過要報仇,報仇還得回去,太累了,而且我也不敢再看到那傢伙的臉,死了倒好,反正不是有投胎嗎?我想再怎麼著也不會有我上一世差吧呵呵。


我的目標是什麼?當然是成為高僧大德,青史留名啊!再不然也得給我個富翁做做,你以為我這十幾年的經白念了嗎?

什麼?極樂世界?哈哈,哪來什麼極樂世界?極樂世界是騙你們這些與佛無緣的人,我師父說的,心中有佛就「極樂」啦!

像我們這種有在修的人當然就是要一直一直一直地轉世為人啊,而且轉的愈高級愈好,你看那些什麼達賴,班禪啊,高僧什麼的,信徒動不動就成千上萬,多威風啊,他們只要一高興,發動個政變,成立個國家也不是沒可能的,反正他們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辦什麼事都成!再不然像我師父,走到哪都有好多信徒求見,還有很多女信徒要求「雙修」,忙都忙不過來,有時候我還得幫忙呢!

雙修絕不是淫邪之事!這是被那些不懂的人誤導,雙修其實就是用一種特殊的方法,幫助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打破男女之類的二元執著,並且應用女性的慾望去度化她們,協助她們進入佛門,修煉佛法,正所謂,先以欲鈎牽,後令入佛智是也。

這樣有本事的人當然少,都說物以稀為貴,可遇不可求嘛。

不過辦法是人想的,所以後來我就自創一派,另開一條線,反正大部份的人都是盲目的,脆弱的,你給出一個方向,只要有人信你,你就是活佛,你就是高僧,你就是師父,從此以後你一伸手就有人把錢奉上,你隨便說句話都有人悟道,夠牛吧?

悟到什麼?這我哪知道!

我當然是吃素的啊,吃素的怎麼了?吃素的就不能有上進心,不允許有企圖心?

這怎麼會是貪念?你要搞清楚,沒有我們去組織信徒,幫忙宣傳,哪會有那麼多人知道佛祖,阿拉,上帝?

沒有沒有,我可不想像我師父那樣,我雖然崇拜他,但怎麼說呢,他後來......他後來坐牢去了。

我問過他啊,他很鎮定,說自已該有這一劫,就像耶穌被釘十字架一樣,他需要犧牲自已來替人類擋災。

別人當然不行啊,我師父是活佛,他一條命抵千萬條命呢!但我沒那麼偉大,普渡眾生的方法有那麼多種,我看還是小心點,別太張揚比較好。

我身上的傷?是人為的沒錯,但我真的是自然死亡的。

你要知道,有些信徒是很瘋狂的,就像還未開化的野獸,怎麼說都聽不明白,似乎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我都說了佛沒有分別心,一視同仁,可這些女信徒就是不相信,非要爭個高低不可!結果好了,爭到驚動了自已的老公,害我百口莫辯,硬說我勾引他老婆,花了他老婆好多錢,給我貼上個宗教斂財騙色的標籤......

怎麼解釋?雙修他能聽懂嗎?供養他能明白嗎?一個道場那麼大地開在那不用錢嗎?水電、租金、法器、修法哪樣不用成本?還以為我喜歡碰他老婆,也不照照鏡子,真是青菜蘿蔔各有所好,我哪完全是因為我們是有在修的人,是不可以有分別心的才會勉強和他老婆......唉別說了。

其實本來也沒什麼的,就是身上挨了幾拳,被划了兩刀,幸虧有信徒緊急把我送到醫院,我雖然快五十歲了,身體還算硬朗,躺在病床上還能清醒的看著大夫給我消毒止血縫線,他說我這傷口不算深,血壓心電圖也還算正常,叫我別擔心,但沒過多久又看到大夫和護士慌慌張張的,好像是B 超出了什麼狀況吧,跟著我就進了手術室。

沒死啊,我就說了我不算是意外死亡的,手術後我還好好的給推回病房,跟著就是開始發高燒,人比較暈,其他沒什麼。

後來?後來等我再有意識時就在這兒了。

這怎麼不算是自然死亡?沒有半點痛苦,迷迷糊糊的就過去了,和在睡夢中過世差不多啦!

對了,我不能再和你聊了,我現在得先找找那個佛光,之前明明有看到,怎麼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

沒事,不擔心,我畢竟是充滿了正能量,即使死了,我也帶走了我的正能量,我有信心,很快佛光就會再出現,到時我就能投胎轉世了。

那年青人你呢?要不要我幫忙?不如你跟我一道走,這樣我下一世馬上就有信徒了哈哈!

你為什麼不走?你不用投胎嗎?

你說什麼?怎麼會......


我當然有目標,小兄弟我告訴你,不管做人做鬼腦袋一定得靈光,沒目標就跟沒魂的主似的,做什麼都不會成功。

別看我生前生意做那麼大,我平時也看書的好嗎?輪回這事兒我知道,所以一定得選個好人家!事實上我正在想法子找看看有沒有熟臉的給我辦這件事呢!

我關係不好你關係好?不然你給我想法子,要多少你說個數?

你等一下,我先查個東西......不好意思,今天剛好我出殯,我想看一下有多少人來。

媽的這王八羔子居然沒來!我他媽的不知捐了多少錢給他,他的小三小四小五小六都是我給幫忙養著呢,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這叫魚幫水水幫魚,想當初他還是個鎮長時我就看好他,押寶在他身上,我們那時圍標了一個工程,一下子我們哥倆就翻身了,這比賣發飾賣衣服好賺一百倍!所以後來就全心搞地產囉,這傢伙選議員選立委的選舉經費我都不知道貢獻了多少,要不是那場地震,我們蓋的房子全教土石流給淹了,我現在一定能擠身十大富豪榜。

這不算是偷工減料,這叫沒想到,沒想到會有那麼大的地震。還好我抽身快,這傢伙倒是幫了我忙,讓我全身而退,還幫我避開了那些吵著要賠償的住戶,到大陸開建設公司,重新來過。

人生就是這樣,看似闖了禍,沒想到在大陸才真真正正的讓我賺到盆滿砵滿,我這種人在那裡根本就是如魚得水,幾個大城市我都吃得開,哪個官貪污被抓都影響不到我,厲害吧?

報應關我什麼事?我活著的時候不知捐多少錢給政府,不是,是紅十字會,不不不,是失望工程,對了,就是失望工程!

是希望工程?哦......就差一個字嘛,反正都是捐錢,總之錢呢我是每年必捐,各地的慈善晚宴慈善表演慈善排球桌球藍球什麼的我都有去,我自己都主辦過呢!

你算算看,花得錢真不算多,一場不過就要你個兩三百萬,但以我的關係,募到五六百萬絕對沒問題!

這樣當然算是不錯的成積,景氣不好,有的人連幾十萬都募不到,丟臉丟死了!我辦的話,絕對場面豪華,吃的又好,還能弄到幾個明星來給我撐場面。

所以說你不懂,辦這種慈善晚會比直接捐錢好太多了,不但能賺到名氣,還能順便聯誼,和各界人士搞搞關係,總之絕對值!

錢有沒有真得到達需要的人手裡我哪知道?這我也管我不忙死了!

做鬼的目標?我就想能找個好點的門路投胎。

不不不,不做富豪了,做富豪太辛苦了,沒日沒夜的忙,錢是如潮水般的湧進荷包沒錯,可花錢如流水這事兒根本不靠譜!沒可能!我這輩子就沒逛過街,沒旅遊過,豪宅是傭人在住,賓士是司機在開,錢是老婆在花,玩是兒子在玩,就連我的二奶三奶都活得比我帶勁兒!

現在真是愈想愈沒意思......喂!小子,你知不知道回去的路怎麼走?

回去做什麼關你啥事?

對了,你是誰啊,問那麼多幹什麼?

大家都是鬼你訪問個什麼勁?要不你說說看,你的目標是什麼?

你說什麼?

你是什麼?

…………


我沒有什麼目標耶.....做人的時候我倒還有目標,就是想出名,想有錢囉,不然我怎麼會跑到大城市,還吃了那麼多的苦?

做女工怎麼不辛苦?每天平均做十小時,工資連買個漂亮的包都不夠,我長得比那些二奶小三的好看多了,憑什麼人家能富貴榮華,我就要節衣縮食,這不公平!

想過好的生活並不可恥呀,其實在按摩院上班都很辛苦的,畢竟也不是明著做那檔事,客人還是純按摩的多,我才上一星期的班大姆指就腫了起來,賺得也遠遠比不上那些在酒店上班的小姐,要我說還不如就霍出去,賺它個三四年......回家?當然不回家呀,賺了錢還回家?當然是留意看看還有什麼好的去處,也許就去當明星了,有錢,能打扮了,再去演演戲,給副導塞點紅包,保不定就火了。

其他人能捱苦那是其他人的事,他們沒目標,沒理想,所以剛好沒前途,我只是運氣不好,碰到那個變態,不然現在絕計不是這樣。

小帥哥我打個岔,我問一下,這裡是天堂嗎?

天堂長什麼樣?這也不好說......那耶和華你可曾見過?

耶和華長什麼你也不知道?這我也不好亂講,聖經上也沒具體寫......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找天堂,是我以前在工廠做女工時,曾經去過幾次教堂打發時間,他們告訴我信耶和華的話就可以上天堂,如果你不知道耶和華在哪兒的話,上帝也行,上帝是他爸爸,能找到上帝更好。

天堂是一個什麼地方無所謂......我就想過的輕鬆點,而且聽教堂里的弟兄姐妹們說,好像還可以得到永生,永遠青春貌美,永遠幸福快樂,還不愁吃穿,難怪有那麼多人要信上帝啦,

唉,我要是能早點信耶和華就好了,也許現在就能找到天堂,也許根本就不會死得那麼痛苦。

沒辦法,平常工作太累,而且經常要加班,就算能去,每次教會搞奉獻活動時我壓力特大,捐少了不好意思,捐多了又心疼......不捐?不捐豈不是沒誠意?我也不是不懂事,那麼小氣主還能讓我進天堂嗎?

進不了天堂的話......那我想看看麥克爾傑克遜,我想問問他到底是怎麼死的。還有......嘻嘻,我長的那麼漂亮,也許麥克爾會喜歡我也不一定。

什麼?你見過他?那太好了!那他人,哦不鬼,現在在哪兒?

他去找布魯士李了?他誰啊?

哦......是李小龍,我聽說過這名字,好像是以前一個很火的功夫巨星。那等麥克爾回來了你和我說一聲好不?我真的好想見他!

沒有了,沒有別的想做的事,就等等那個輪回唄,你有空也可以再找我聊聊天呀......

對了,一直都在講我自已,那你呢?你的目標是什麼?

審判什麼?審判我們?

為什麼?你到底是誰啊你?


「喂?你好,這裡是靈魂研究室。」我接起電話,這麼晚了,應該是「上面」打來的,果然,電話那頭有些著急地說:「陸判先生,報告寫好了沒?我等著送出去呢!」

我耐著性子道:「快好了快好了,我們差不多要有結論了。」

掛上電話後,站在我身旁的無常驚訝的問我:「我們有結論了?」

我點點頭,指著攤在眼前的幾十份資料道:「你看張善,以宗教斂財騙色,動機不純,但我們仍讓他在下一世中成為富豪劉大福,結果呢?結果他也沒能學好,甚至有愈來愈糟的趨勢。」

張善轉世成為富豪劉大福後,雖然前半生辛苦打拼,但後半生仍成了貪財貪色,不擇手段之徒。

無常不解,問我,「老師,你不是說,人死後魂魄會游離於天地之間,難免會產生「質變」?那這可算是亡靈的「本意」?

我嚴肅的對他解釋道:「雖然過去所造成的緣由已無法改變,但仍能借由改變現在的心境而改善未來。」無常仍不明白,我繼續道:「在彌留之際,對亡靈在陽世生命軌跡的總結,就是一個修正的好機會,得到修正後的亡靈就不容易質變,還能幫助自身靈魂的演化。」

無常聽了後嘆息道:「張大福雖然在死時有所悟,可惜仍一知半解,走偏了。難怪下一世成了只想走捷徑的女工何金花,不過......」無常想了想又說:「不過何金花也不算壞,死得那麼慘也沒仇恨心,我們是不是應該再給亡靈A395839208477一個機會?」

「當然!」我說:「不過我們這次要換個方式。」

「哦?」

「何金花的問題並不在於有沒有仇恨心,而是她根本連目標都沒有,做人做鬼都不求上進,就算我們再走一次相同程序,也不會有任何幫助的。」

無常看看我,「那.....」

「簽黑頭文件。」我決定道。

無常拿出黑頭文件給我簽名,我大筆一揮,在上頭簽上「轉化」二字。

我和無常把報告帶著,並牽著A395839208477的亡靈來到了轉世鏡前。

轉世鏡是一面大銅鏡,每隔一分鐘就會顯示一種亡靈能投身的物種,有各種人、各種動物、各種昆蟲,甚至是植物。

我將自已專屬的靈魂磁片插入轉世鏡,轉世鏡即刻便能吸收我靈魂的能量,感應我的所知所想,不一會兒大銅鏡前出現了一頭身上插著管子,因痛苦而嚎叫的黑熊。

「透過轉世成為被人類活取膽汁的黑熊,讓亡靈A395839208477 從剥削者更徹底的成為被剝削者,使其能換位思考,相信到這一世終結時,應當就會有更深的領悟了。」

無常看了看那頭在牢籠里滿地打滾的黑熊,有些於心不忍,「這樣活著真痛苦.......」

「痛苦不見得是壞事,」我開導道:「有時候痛苦能讓靈魂成長,茁壯,演化出超然的靈性,這不正是我們研究室的目標嗎?協助靈魂吸取累世經驗里的智慧?」

無常笑開了,「也對。」他將不知情的亡靈A3958392084770116引領到銅鏡前,我們站在它身後觀看,直到它的背影完全隱沒在鏡子里。


「如果你想知道一個人一生的修持成就,就看他彌留時的氣氛,如果你想知道一個人再生的成就,就看他面對離身時的創造力。」

埃及生死書


封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死要帶走】鬼的一生

社區活動 鬼小說結局改寫~

[鬼節鬼故] 紙片/ผีเสื้อ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