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請勿轉載我的文章,要轉載我自己會轉。

關於我的圍爐計劃

發布於
修訂於

1.

最近的抄襲事件讓我一直在思考的計劃竟然就脫口而出了😂。

會這麼謹慎是因為責任太重,而且是對雙邊(團隊現有人員與新加入人員)都有責任,所以我想了又想,又想又想 ,想想想......

但要想馬特市的騙幣行為減少,很難靠到處抓參賽小號,更何況還是去中心化,累完意義也不大,春風不吹都會再生。

在影視行業也有這種人,什麼都不幹還佔了一堆資源,還特別人渣,愛壓著新人不讓出頭。

也有人僅靠發妞給老闆就可以搞到一筆錢開影視公司。

我能不能也走相同路線?當然能!我還能把自己也發過去湊數呢!

但想想人生目標不同啊,那怎麼能用相同的方法對不?

所以雖然看不順眼, 也只能有機會時修理對方一下,對待這種不公不義更好的心態是,遵循這個行業的遊戲規則 ——大家各憑本事,然後看誰笑到最後。

2.

馬特市需要造神,這個我碎碎唸過很多遍😂。

想想最好的方法還是和影視掛勾,最後哪怕是有一個名利雙收的成功例子都好,否則叫什麼神?

建立編劇團隊就是一個很好的方向,也是我所擅長的,但並不是像外面的培訓班要大家圍在一起寫劇本就好了 - 沒能向市場輸出是沒用的,沒人請你,你總不能自稱編劇吧?

要能向市場輸出必需了解遊戲規則,還要有闖關的法寶,否則成功機率為零。

這法寶包含了最重要的人脈,沒有一個項目是可以扔個劇本過去就能成的,哪怕你的劇本是曠世巨作也沒用 - 根本不會有人看。

對,也就是說,從如何能讓影視公司好好審你的劇本開始都是一門學問。

更遑論之後的一二三四五,還不時有人渣來攪局。

一路推進到過會到最後進綠燈會到開綠燈,每一步更是艱辛且充滿了變數。

因此,你的團隊一定要給力,有道是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只怕豬一樣的隊友——不一定都是隊友的責任,隊友是豬還是神,更多的時候是看項目領導人。

再來,造神的過程。

很抱歉,沒有一步登天的事,所以這個苦難的過程如何設計才能讓加入的人走對方向也很重要。

最後,要向現有團隊人員交待,如果讓他們感覺到新人只是對項目產生傷害,我也交不了差,他們也不會要我交差,會直接走人😂。

3.

好,說完了難度,可以畫大餅了😂 ~

我想用圍爐來建立馬特市編劇工作室( Writer's circle) ,但這個名字要馬特市同意。

徵求的編劇團隊負責開發的第一個項目,是改編我的小說驗屍報告,面向的是美國的網路平台Netflex,語種是英文,因此這個項目還有一個美藉助理負責翻譯。

沒錯,這會是一個很可怕的實戰過程,連我們都感到很大的壓力。

但也是一個難能可貴的經驗,所以想把所有過程,包括參與的編劇助理所寫的所被修改的等等往來,都會放進圍爐,開會的部份有考慮用Youtube 直播,但因為有些會議會涉及到機密,所以目前還沒確定。

項目不會只是寫劇本而己,各位還會參與到概念設計,拍攝概念預告,制作預算擬定,談導演主演制片人制作公司等的討論,以及提交過程的周旋反覆推進後退等,這些除了談導演演員的名單不能公開只有團隊成員知道外,其他都盡可能的記錄在圍爐裡,這樣有興趣的人仍可定閱圍爐觀摩,有其他項目組團隊時也可以參加徵選。

如果成功拿下項目,達成和平台合作的協議,奮戰到最後的編劇助理將簽定正式合約,享有聯合編劇署名,以及一筆編劇酬勞,在那之前自行離開的或被淘汰的人什麼都沒有,但能再參加其他項目的徵選如果有的話。

因為有時編劇署名會有人數限制,所以如果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就會用馬特市(或其他名稱)編劇工作室的方式來替所有參與到最後的聯合編劇署名。

如此,只要有一個成功的例子,就不難吸引到優質的創作人加入,也能針對不同市場開發多個項目,當然更重要的是,其他創作者也有機會看到自己的作品或創意被選出來做影視開發。

關於編劇的需求會在下個月和大家告知。

4.

幾年前我因緣際會認識了在好萊塢做特效的朋友,開始接觸到這方面的相關知識,我尤其對一種2D 的技術叫 Beauty work 感興趣。

和朋友聊著聊著,覺得是門生意,還跑去美國參觀人家公司。

回京後就決定合作,開始幫忙推廣。

當時很多人都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你?編劇?談特效項目?特效公司也不在北京?還好萊塢?

2015年,我工作室和香港中國星簽署了特效合約,參與由八大巨星主演的電影封神,負責其中的129個鏡頭,合同金額過千萬。

電影上映後,大家很驚訝的看到我的任意門工作室和我本人的名字掛在特效公司和特效制片人上。

掛在一旁的特效指導Chris Haney 是誰呢?

他是我的搭檔之一,也是 Steven Spielberg 新電影西城故事的on-set vfx supervisor.

後來還請Chris 來港協助鎮宇哥拍攝樣片,小年夜那天鎮宇哥還請大伙吃飯。

再後來我和人談特效的項目時就沒人拿我當笑話了。

幾部大片,烈火英雄急先鋒等我都以特效工作室的身份去見了導演和監制,雖然因為價錢等原因沒能談下去,但Chris 已經覺得我很神奇了🥳~

5.

前幾個月我在北京時,順道和一間美國電影公司在北京的分點談一個項目。

過程並不是很順利,公司是美國公司,但氛圍和大陸公司並無不同,頂多是合作的方式略有不同,不同的地方主要也只是在導演的前期合作部份,但這個過程卻引起我的突發奇想。

我立刻聯繫 Chris 和一燈大叔開Zoom 會議。

會議的重點是我對大陸的電影市場有隱憂,再加上我的台灣人身份,前途並不樂觀。

我和Chris說,我想去美國發展,問他是否能幫忙。

實話說,我的想法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不切實際的,甚至是有病吧。

這個年紀?推倒重來?異鄉求生?還影視行業???

但熟悉我的人就會知道,只要我說了,那一定不是開玩笑。

饒是如此,Chris 先是一怔,一燈其實也是個保守的人,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們三個都已步入中年,中年危機都還來不及應付,現在還要雪上加霜🥲?

Chris 也是務實的人,而且很有商業頭腦,他馬上就在腦海裡跳出一堆我們會碰到的障礙,但幸好我們的友誼是真的,所以不管乍聽之下有多麼可笑,他卻認真的思考起來。

我們又談了兩次,每次幾個小時,主要是梳理人脈,資金來源,還有討論美國大陸兩地市場玩法的不同,合適的項目,需要做些什麼才能提高成功機會,乃至在紐約制作的稅務減免一事。

然而雖然談了很多,但心裡還是沒底。

Chris 真的會願意幫我忙嗎?

這之中要搭橋要搞定的事太多,要打太多的人情牌,他做為資深的特效指導根本不需要摻活我的冒險。

然後有一天Chris 又聯繫我,他終於告訴我,其實他之前就跑去上編劇課了,還買了編劇必讀的Hero's Journey 回來研讀,原來他心裡也有個模糊的想法,就是踏出特效這個安全區,去參與更多的事......

一燈這時也說,我也沒什麼可損失的,而且一燈同意我的觀點就是,我們這十來年所學太少,但因為還能生存,所以沒有突破的動力,但時間就這麼浪費掉了。

一燈說,這個計劃就算不成功至少開心而且還學到了東西。

Chris 說只要踏出去,誰知道會有什麼際遇在等著我們。

都中年危機了,就再"危機"一點又如何?

原來大伙骨子裡都是喜歡冒險的人嘿嘿😁!

下定決心後,事情就順利展開了。

選定了我的小說做為第一個開發項目後,Chris 找了一家老牌制作公司加入(團隊裡資深人員愈多項目勝選機率愈大)。由於一燈先到紐約,所以他倆先去和對方公司開會。

待我抵達時,Chris又找了編劇助理兼翻譯給我們,雖然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在思考怎麼改編自己的小說😂,我的助理Ben 還懷疑我們改變主意不用他了,時不時發來一些問候信息側面提醒我他還在等呢😂,幸好最近終於有突破了,於是就有你們看到的,我上二篇文章的編劇開會照片。

突然之間,我就在美國做編劇了。

怎麼說呢?

All you have to do is dream.


❤️剛上傳了視頻!

這個視頻講的巨星,因為他的政治立場,可能有些人會不喜歡,但這確是我真實的工作情況,所以希望大家能拋開政治,單純的以編劇工作趣事的心態來看我的分享,謝謝~

https://youtu.be/PdTUaeUZlqs (花絮的鬼故事只能在B站看,油管不能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影視圈舊聞 張國榮篇

五毛特效從何而來?經営理念也很重要。

和韓國明星合作經驗分享~

2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