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記下那一件衣服 父親的贖罪

我的衣櫃裡一直放著一件極少穿的大衣。

不是因為它不好看 - 十幾年錢打了折還要價五千多美金的它,是不可能不好看的。

既然不穿,為什麼買呢?

1. 

在我剛上小学的某個清晨,睡得模模糊糊之際,我忽然看到我爸起身收拾,然後走出房門,當時我因為太睏了,連喚他的力氣都沒有,旋即又進入了夢鄉,誰知道這一別,竟是好幾年,長大後老媽才告訴我,當時你爸是和別的女人跑到美國去了。

那個女人我倒是有印象的。

記得有一次,那女人大了肚子,跑到我家來鬧,我媽氣的拿掃把趕她,她卻相當潑辣的挺著個肚子拍桌叫罵。

我爸看情況不對了,又熟知我媽脾氣(我媽曾經在懷孕五六個月時還因為指責別人插隊和人打過架),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趕緊擋在那女人面前,我則站在一旁看熱鬧,一點也沒有要幫忙的意思(難怪人家都說小孩子心「不懂事」唉)。 

事過境遷後,我仍不知道我媽當時的心情,因為她從不曾在我面前掉過一滴眼淚。

她會因為我,因為我哥,因為我弟,哪怕是一點小事就傷心流淚,但為了我爸,絕不!

2. 

我爸去美國後沒幾年,我媽也去了美國工作,留下我和舅舅一家人住。

這樣的日子過到了十一歲,我媽突然回來把我接到美國,我才在紐約又見到了我父親。

那時他已結了第三次婚,原本與他一同到美國的「那個女人」(後來成為了第二任太太),聽說在生我妹妹時就被我爸拋棄,不過這是後話了。

當時美國的華人圈子小,我媽到了美國後不知怎的,居然和「那個女人」巧遇,更令人跌破眼鏡的是,本該是情敵的兩人,卻因著同病相憐,最後居然同仇敵愾起來😅。

我圍繞在她們身旁,聽到了很多關於我父親的事,多半是和女人有關的。

例如他曾經誇過哪個女人的手漂亮,他又和哪個名女人也有過一腿,那些女人來我家時,我都會偷偷打量一番,總之那時節我們家真的很熱鬧,因為除了「那個女人」外,還有幾個號稱和我父親有關係的女人全找上門來向我媽哭訴,我媽不但沒生氣,還總以過來人的身份,老大姐的風範給對方安慰勸導,不誇張的說,我覺得我媽喜歡這種被需要的感覺勝過喜歡我爸😂......

情報收集的差不多後,我媽終於帶著我去見當時開了報社,開了書店,看起來風風光光的老爸,任務是要錢。

我不知道後來給錢了沒,我倒是給自己要到了一台很漂亮的腳踏車,還經常去光顧我爸開的書店。

但有一次我又去看書時,他忽然小聲的對我說,要我以後不要在有外人在的時候喊他爸爸。

我聳聳肩,點點頭,然後放下書,走出書店,我在美國的那段日子們父女兩再也沒見過面。

事隔多年,我都長大成人了,我爸還為這件事和我道過歉。

其實我並不在意能否喊他爸爸這件事,當時只是覺得這個叫爸爸的人有間書店,而且好像有義務讓我免費看免費拿,紐約的華文書又貴的嚇人,純粹是抱著佔便宜的心態去的。

但我從他的表情上看出,他不止是不希望我叫他爸爸,他其實並不希望我再來找他,再出現在這裡,即然佔不到便宜了,我還來做什麼呢?

那一別又是過了好多年,我去西岸时再次見到了我父親,那時他生意失敗,狀況很不好,但倒是很有心的想接我去美國和他一起住,但我拒絕了,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是不想在美國長住。

3. 

我們父女失聯了。

西岸一別後過了數年再無音訊,這期間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工作、留學、創業等等⋯⋯只有在累了的時候才會忽然想起,如果有個父親可以倚靠那該有多好,沒想到這樣的想法卻實現了。

三十岁左右,我媽突然和他聯繫上了,他那時已結了第四次婚,但非常熱情的邀請我去美國和他見面,還主動幫我買了機票。

原來多年前他因棄文從商,反而得到了很大的發展,生意蒸蒸日上。

這一次我和父親有了很多長談的機會,聊以前的事,聊現在的事,父女倆才開始有了親近的感覺。

看的出來我爸對我媽仍有不滿,仍有怨言,而我媽尤甚,在我轉告她,爸說妳是他最愛的兩個女人之一的時候 ,我媽不但並沒有像言情小說裡的女主角那樣感動落淚,睜著蓄滿淚水,無辜的大眼追問:「是真的嗎?你爸他真這麼說的嗎?」

反而是,跳起來破口大罵道:「你叫他少噁心了!真他媽的噁心死我了!」

我嚇了一跳,從此閉口不提。

我不知道我媽為何如此生氣,在我看來,我爸一輩子交往的女人無數,能得到前二名不能不說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呀!

大概是為了補償我,那趟美國行,我爸和他第四個太太Julie帶我到處吃吃逛逛,我說想去Rodeo Dr. ,他們也立刻說好。

 一開始我還只是看看,但他們一直問我想要什麼,所以我就挑了包和鞋子,Julie表現的比名品店的小姐還積極,一直問我,這個顏色也不錯,要不要也帶一個?那雙鞋子很適合你,要不要順便試一下?

我愈挑愈多,她跟在我身後全程用現金付錢,後來才知道我爸開的幾間店,每個月加起來的流水很高。

東西的單價都不便宜,但也大概是介於幾百美金到一兩千。 

然後我看到了一排外套,寫著五折,我想別讓人家覺得我貪心,也挑點打折的東西好了。

結果我看中的外套打了折還要五千多美金,我連忙說不要了,但Julie堅持買吧,沒關係。

其實喜歡是喜歡,但沒喜歡到非得帶回家不可,他們大概以為我客氣,後來直接拿了衣服去結帳,算是幫我做決定,有那麼一秒鐘我想叫住他們,但很快的我轉念,你想補償就補償吧。

4. 

這一趟父女重逢著實花了他不少錢,我不知道他心裡有沒有好過些,但在我爸和我的幾次長談中,我慢慢清楚了他和我媽之間的愛恨糾葛,然而我一直想說的是,

也許真的是因為我母親有千般不是,才讓我父親萬般不得已地,

非消失不可,非離開不可,非不負責任不可,非逃之夭夭不可。

但他不懂的是,我並不關心這些不得不的是是非非,

我只知道,我是母親養大的。

同理,他用什麼方法補償我都沒用 —— 根本不需要。

他是生我的人,這個事實永遠也改變不了。


@贖罪的外套

(不常穿的原因是冬天穿太薄,秋天穿太熱,結果只是成了我每次搞斷捨離活動時最大的障礙......)


2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徵稿「記下那一件衣服」

人生的突破時刻 我找到了好萊塢明星的凍齡秘訣!

2019年超過415萬對夫妻離婚,離婚率為什麼愈來愈高?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