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女兵們

發布於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其實許多女孩也投入了戰爭。

她們是狙擊手、炮兵、坦克兵、通信兵、機槍兵、飛行員、游擊隊員等,當然也是醫生和護士。

其中英軍有22萬5千名女兵,美軍有45到50萬名女兵,德軍有50萬名女兵,而蘇聯參戰的女性更高達100萬人,以下是蘇聯女兵們的自述:

• 我上前線的那一天,拿到了一盒美味的曲奇餅和一件漂亮的毛衣,我高興的跳起舞來.......坐上了列車,放眼望去時我卻差點叫出聲;一列一列的車廂裡頭清一色全是女孩,我突然明白,我們國家的男人不夠用了,所以才需要我們這些女孩去頂替他們。(護士安娜尼古拉耶夫娜赫洛羅維奇)

• 在謝夫斯克城時,德國人每天會發動七至八次攻擊,有一天我向著最後一名傷患爬過去,發現他的一條胳膊被打爛了,必須馬上截肢包扎,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但我掛在腰上的急救包里的器械早掉光了,最後我硬是用牙齒把他的斷臂啃了下來,傷患還一邊催促著:「護士你快點!我還要去打仗呢!」(衛生指導員奧莉佳雅柯夫列夫娜奧爾琴科)

• 蘇聯和德國著名的普羅霍洛夫卡坦克大戰,兩方一共投入了1200輛坦克和火炮戰車,堪稱史上規模最大的坦克大戰,我們負責炊事的女兵經常碰到這樣的狀況;有時熱粥熱湯全做好了,卻沒人來吃了。(炊事員季妮娜)

• 我從炮火中一共救出了481名傷患。我們要把那些比自己重兩三倍的男人背在身上,還要拖回他們的武器,包括軍大衣和皮靴,扛在身上至少80公斤,放下一個,立刻再回頭去背下一個,每次一輪攻防戰下來,需要來回個5、6次,而我自己只有48公斤,現在回頭來看,簡直不敢相信我是怎麼做到的。(衛生指導員瑪麗亞彼得洛夫娜斯米爾諾娃)(注:那時有規定,背傷患的同時,還要帶回傷患的武器,進了衛生營,首先要問的是,武器還在不在?)

• 我在部隊裡做電話接線生,記得最清楚的話就是指揮官在電話中大嚷大叫:「援兵!我要援兵!」每天都是這樣。(中士話務員烏里揚娜奧西波夫娜赫姆澤)

• 整個戰爭期間,我一直在幫士兵和醫護人員洗衣服,全是用手洗,醫護人員的白袍送來都是紅色的,軍裝很多是沒了袖子,沒了褲管,或是胸口上全是窟窿眼,我們真是邊洗邊掉淚,用淚水在洗啊。(洗衣員瑪利亞斯捷潘諾夫娜傑特科)

• 1943年5月30日下午一點發生了克拉斯諾達爾大轟炸,我跑下樓去,想看是否來得及把傷患從火車站送出去,結果被爆炸的巨浪甩出去,撞到牆上,當場昏了過去,再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我站起身走到辦公室,只見四處是血,我看到我們的護士長,她看到我驚叫道:「你去哪了?傷患都餓壞了!」他們草草包扎我的頭部後,我就去準備晚飯,一分發完晚餐我就暈倒了。(管理護士柯賽妮亞謝爾蓋耶夫娜奧薩德切娃)

• 我們的護士在陷入敵軍重重包圍後,冒死保護傷患,兩個護士還帶著狙擊槍爬到中間地帶去殺敵...... (幸存老兵)

• 我們在路上救了神志恍惚的婦人,路都走不了,只能在地上爬,我們使勁的搖晃她,她才漸漸的恢復了點神志,她對我們講述德軍如何把她幾個孩子槍斃,最後剩下還在吃奶的孩子,德軍要她把嬰兒放下,她卻突然使勁的把嬰兒往地上用力一摔,她寧可把孩子摔死也不願他給德國士兵打死。(游擊隊聯絡員瓦蓮京娜米哈依洛夫娜伊爾凱維奇)

蘇聯士兵實在窮困,資源少的讓人心酸。

• 送來了一批傷患,他們放聲大哭,不是因為傷痛,而是因為不甘心而哭,這是他們第一天打仗,才剛到前線,卻連一槍也沒開過,因為還沒有槍支發給他們。

• 斯大林格勒殊死戰時,鮮血把水和土地都染紅了。卡車拉來的增援部隊裡很多都是老人和小男孩。一個人發兩枚手榴彈,就讓他們直接投入戰鬥了,一場仗打下來,沒有一個人需要包扎搶救的,因為全死光了。(通信兵尼娜阿列克賽耶娃修苗諾娃)

• 那是一個滑雪營地,清一色都是十年級的男生,其中一個傷重的士兵一直在哭,我雖然和他同齡,卻哄著他:乖孩子......乖孩子......他突然對我吼道:你去戰場上待看看就不會在這裡說什麼乖孩子了!

• 集合列隊點名時,士兵剛應聲站出來,就和步槍一起倒在地上了─ 餓到站都站不住了......(游擊隊政委亞歷珊卓尼基伏洛夫娜札哈洛娃)

• 我們送進來一名傷患,大夥把睡著的醫生扶起來,用力搖醒他,但一鬆手他又倒下來了,就像一捆乾草似的,甚至用氨水也熏不醒他,原來他已經三天沒睡覺了。(護士拉莉莎)

• 反攻時,我們第一次奪取了德國人的戰壕,我們跳進戰壕一看,當場目瞪口呆!戰壕里居然有裝著熱咖啡的暖水瓶,還有餅乾!此外,還有白色床單和毛巾,甚至有衛生紙!而我們卻是睡在稻草上,睡在樹枝上,一個士兵突然開槍打穿了暖水瓶,空氣頓時著咖啡香。(通信兵阿格拉雅鮑里索夫娜涅斯特魯克)

• 早上,敵軍燒毀了我們的村子,很多人逃進森林里。每到晚上,我的鄰居就會揍她女兒,因為她有五個孩子,四男一女,每個都哭著向媽媽討吃的,有一天,我聽到小女兒哭著求她媽媽,求你不要把我淹死,我再也不會吵著要東西吃了.......第二天早上起來,再也沒人見到那小女孩了。

還有讓人哭笑不得的事......

• 在刻赤海峽的某個夜晚,我們在駁船上遭到了攻擊,船頭燃起了大火,我們知道附近就是陸地,所以水兵們紛紛跳入海中,我水性頂好,想著至少要救一名傷患,我抓住了其中一個,和我一樣衣服都被炸沒了,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拖著他,總算拖到岸上,就在這一刻火炮划破天際,我突然發現自已拖著的不是傷患,而是一條和人一樣高的大魚!我當場氣哭了!(審查部門刪除內容摘錄)

• 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德國傷兵趴在地上,因為疼痛,他痛苦地兩手死命摳著地面,我們的一個士兵走到他跟前說:別摳!這是我們的土地,你們的土地在那邊......。(游擊隊醫生瑪莉亞瓦西里耶夫娜帕甫洛維茨)

游擊隊裡,很多女兵更是帶著孩子一起」參戰」的。

• 我4 歲的女兒和我一起待在游擊隊,有一次女兒對我說,媽媽,我知道敵人開槍時你為什麼不臥倒,就是想子彈把我們兩個人一起打死。其實我是沒有力氣臥倒了,我害怕趴下去後就再也爬不起來了。(游擊隊員拉依莎格利戈里耶夫娜霍謝涅維契)

• 1943年,德軍把我們的村子燒成灰燼,把我們趕進學校或教堂,然後澆上煤油......我5歲的姪女問我,阿姨,如果我被燒死了,會留下什麼?靴子嗎?

• 森林里的傷患個個命在旦夕,為了能從城裡帶回藥品,我帶著我才三個月大的孩子去執行任務,將藥品藏在孩子的小手小腿之間,再用嬰兒布巾緊緊把他包住,然後用監巴把寶寶的皮膚揉搓到發紅,讓他疼的哇哇大哭,這樣就可以對哨兵說孩子正在出皮疹,可能是傷寒......哨兵一聽就會趕緊放行,還催我趕快走,我真對不起我心愛的孩子,但每隔幾天就要弄痛他一次.......(游擊隊聯絡員瑪麗亞季莫菲耶夫娜薩維茨卡雅)

但是戰爭的殘酷似乎沒有底線,在你最絶望最痛苦的時候仍能火上再澆點油。

因為斯大林惡心的命令,蘇軍一但被俘擄了只能自行了斷,否則就是叛國,有人打仗打到子彈都沒了,既不能反擊也無法自殺,只好用石頭砸爛自己的腦袋......

• 《斯大林二二七號命令》:「不得有任何一步徹退!」,只要後退就開槍,就地搶決或交法庭審判,打仗時我們前方是德軍,後方是督戰隊......我們全體人員集合,看著一個年輕的士兵跪在地上準備接受處罰,他一直在求饒,說家裡只剩下媽媽一個人了,就在哭聲中,子彈無情的打在了他的額頭上......斯大林這個命令讓我一夜之間長大了。(上士偵察員阿爾賓娜亞力山德洛夫娜漢吉穆洛娃)

即使是在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時,士兵們也被教導:「誰第一個開槍,誰就能活下來......沒有一個人是可憐的,就算擊斃嬰兒也可以......。」

然而一直想著要報復德國人的女兵,在終於打到德國境內時,有些人還是心軟了。

• 冬天,一群被俘的德國兵經過我們的部隊,他們凍的瑟瑟發抖,隊伍中有個小男孩,臉上的淚水都結冰了,我當時正推著一輛放著麵包的獨輪車去食堂,他的眼睛就一直死盯著車子上的麵包,於是我拿了一塊麵包,掰了一塊給他,他拿在手裡,不敢置信的望著我!(衛生員娜特莉亞伊萬諾夫娜謝爾蓋耶娃)

• 到了柏林後,有一天我走在大街上,忽然迎面跳出來一個手持衝鋒槍的小男孩,當時我手上也有槍,隨時可以開槍,但那男孩看著我,卻突然哭出聲,不敢相信的是,我竟然也哭了!我趕緊把他推到旁邊,示意他快去躲起來......(上士偵察兵阿爾賓娜亞歷山大洛夫娜漢圖姆洛娃)

戰後,很多人受到了PTSD的折磨,有醫生終生再也不能見到血和任何紅色的東西,穿紅衣服身上還會長水泡;有人看到飛機就害怕,不敢搭飛機,更不敢去飛機場,更多的人在打仗時撐下來了,卻在戰爭一結束便發瘋了。

• 戰後某天我坐在電車上,電車突然停了,我聽到有人在哭叫著:有人被撞死了!最後只有我一個人還待在電車上,沒有任何反應,我不懂這有什麼好哭叫的,我是在好多年後才恢復「感覺」的。(狙擊手貝拉伊薩柯夫娜艾普什泰因)

也有人,算是」含笑而終」的吧。

• 就在我們踏上德國領土的第一天,有一名大尉死掉了。我們知道,在德軍佔領期間,他的家人全死了,但他是一個勇敢的人,一直在等待著勝利到來,他一直想著要親自踩上敵人的土地,親眼看到敵人的痛苦,然而,他卻這樣沒傷沒病的突然死掉,也許他是心願已了?直到現在我都會常常想起這個問題:他為什麼會突然死掉呢?(護士塔瑪拉伊萬諾夫娜庫拉耶娃)


後記1:

女兵在作戰期間雖然英勇不輸男性,但也鬧出了不少「笑話」。

• 女兵塔瑪拉在槍桿上扎了一束紫羅蘭,遭到營長訓斥:你是軍人!不是採花女!

• 蘇軍的偵察員抓到了一名德國軍官,對方說有件事讓自己非常納悶就是,他陣營里每天都有十來個士兵被射殺,而且都是打在腦門上同個位置,他很想知道這個神槍手是誰。蘇軍的團長告訴他,是一個叫薩莎的女狙擊手,已經陣亡了。薩莎陣亡的原因是,她很喜歡紅圍巾,某次出任務時也載上了,結果紅圍巾太顯眼,暴露了偽裝......

• 我們按照軍中規定,如果有人走過來,必須命令他站住,問他是哪一位。有一天有個女兵看到團長遠遠走過來了,竟然大聲喊道:請等一等,你是誰?對不起,我要開槍了!」她居然說對不起,我要開槍了......(近衛軍中尉高級飛行員安東妮娜格列戈里耶夫娜邦達列娃)

• 上面發給我們每人一個背囊,讓我們放私人物品,我們卻把收口的繩子剪斷,把袋底拆開,做成裙子。司務長去向中校報告:」報告中校!女孩們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我發給她們背囊,她們卻把它套在身上了!」(淮尉坦克營衛生指導員尼娜雅柯夫列夫娜維什涅夫斯卡婭)

• 只要女孩的頭髮稍稍長了出來,我會在夜晚時偷偷幫她們卷頭髮,沒有捲髮筒就用松枝,用雲杉毬果,至少還能捲起些波浪來。(理髮員瓦希莉莎尤日妮娜)


後紀2:

但真正讓人恐懼、傷心、失望、憤怒的遭遇不是打仗,而是戰後的「清算」。

1945年5月,德軍投降,幸存的蘇聯士兵們返家後等著他們的卻不是和平,他們被政府調查為何會被德軍俘擄,最後很多人不是被關入勞改營,就是被自己人槍斃,因為斯大林曾說過,軍人不能被俘,誰被俘擄誰就是叛徒,而被牽連拖累的所謂「叛徒」的家眷更是不計其數。

「我的丈夫在打仗時得了光榮勳章,戰後卻被關了10年的勞改營,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他的同事,說他很難為我們的勝利感到驕傲,因為全國的土地布滿了俄羅斯人的屍體,他立即就被逮捕。」(匿名)

就像文革時那些被批鬥清算的慰安婦和士兵,被各種名為審查實為羞辱,甚或是滿足卑劣私欲的質問氣到渾身發抖,他/她們在日本人的殘暴施虐下活了下來,卻在自己人的手裡活活給逼死了。

被日本人欺負,有些人可以拼了一口氣為了看他們得到報應,但被自己信奉的人事物欺負,除了錯愕、驚愕、憤怒外,那一口氣再也提不上來,最終含恨而死的有多少?

又,也許真正讓人恐懼、傷心、失望、憤怒的是,戰爭並未帶給我們任何教訓和反思,網上的好戰之徒及其「好戰」的理由更令人心寒。

打仗的時候,士兵真的有選擇不打的權利嗎?而因著打仗所出現的仇恨與虐殺,他們真的很「爽」嗎?而歸根結底,這又是誰的責任?

德軍殘忍屠殺蘇軍和百姓,蘇軍們有機會又何嘗不是予以痛擊?蘇軍也有人活活肢解德軍俘擄,攻入德國居民區後,10人輪姦1個女孩的事也時有發生,有些老兵們回想起來也不敢相信自己曾經做出那樣的事。

在戰爭底下,很多事情都是無能為力的。

但我們能做到的是,永遠不讓戰爭有機會開始。

一個曾經同時救了德國和本國傷兵的護士告訴記者:我告訴你,人不可能同時有愛恨兩顆不同的心,每個人都只有一顆心,我永遠都在想,要如何保護我的這顆心。

願全世界的人民都不要再被洗腦,沒有加害者就不會有被害者,戰爭只會帶給人類滅亡。


雪萊:「人類引以為自豪的是:他們善於創造出莊嚴的名字來掩蓋自己的無知。」

「戰爭」就是這樣一個「莊嚴」的存在,而且不僅是無知,更是無恥。

反戰真的是遙不可及的理想嗎?

世界會進步,人類會進化,當我們進化到一定的高度時,思想會提升,以前的「價值觀」會被抺去,相信我們會從物欲橫流的社會,漸漸過渡到追求更高心靈的層次,把戰爭這個「廢物」遠遠拋在腦後。

也許這個過程是漫長的,但我仍滿心期盼著那天的到來。


參考資料:

《戰爭沒有女人的臉》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著

《鋅男孩》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著 

1 人支持了作者

窮人需要為自身的貧窮負多大責任?

可以用錢買到喜歡的人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