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替大明星工作的日子...... 【這樣做編劇不會餓死 05】

1. 

第一次做編劇,第一次見明星,第一次和導演工作,第一次置身在這樣的環境,有太多太多的第一次讓我緊張莫名,很怕做錯事,很怕被罵,很怕最後捲鋪蓋走人,即使見到成龍大哥的次數並不算多,他對我們工作人員也都挺好,但每一次我還是如臨大敵般的小心,一點兒也不敢造次。

記得剛開始編劇工作不久,有一次會議結束,看到成龍大哥一個一個的問人,要不要和他吃飯時我心裡很驚訝,其實我在驚訝什麼也不知道,也許是一個大明星不應該和普通人吃飯?也許是一個大明星不應該到處問人要不要和我吃飯?或者說是,驚訝他的沒架子吧。

但更令我吃驚的是,有幾個人拒絶了,多半是他的助理和公司的人。

為什麼和成龍大哥吃飯這種事會拒絶?我太太太吃驚了!

這話你們怎麼說的出口?他的影迷們見到了這一幕會做何感想?你們這些拒絶他的人有沒有想過他萬千粉絲的感受?然而大哥卻和沒事一樣地繼續問別人,好像被拒絶是經常發生的事......

OMG!這是個什麼世界!我居然來到了一個可以隨意拒絶和國際巨星吃飯的檔次了???

......終於輪到我了,不知道為什麼,在觀察了大家的反應後,我決定要cool 一點,所以我努力壓抑雀躍無比的心情,只是略微扬起下巴点头说好,好像我經常被國際巨星邀约吃飯的样子,沒想到才問完我大哥又立刻去找下一个目標,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有什麼業績壓力😂......我怔怔的看著他到處問人,同時心裡忍不住想,這是真的吧?我沒聽錯吧?我是真的要和成龍大哥「一起」去吃飯了嗎?

是真的。

最後浩浩蕩蕩的十來個人一起出發去餐廳吃飯,再加上吃飯前又來了幾個人,坐滿了足足兩桌。

後來才知道這是常態,大哥似乎很喜歡熱鬧,每次都要拉很多人一起去吃飯,吃完飯又帶大家去他的私人會所,後來才知道,對工作人員來說,大哥不是明星,是老闆,誰下了班還想和老闆吃飯的?

在私人會所里,有時大家一群一群的各自聊天,有時人不多,大哥就和大家一起扯淡。

印象中有一次大哥提到他剛開始賺很多錢時,買了幾條很貴的皮帶送兄弟(如果沒記錯的話,大哥說一條皮帶的價錢在當時可以買一間房子),這時唐季禮導演突然說,皮帶還在,我今天剛好戴著呢!

他立刻翻開T-Shirt給大家瞧瞧那條貴重的皮帶,大哥看著看著突然笑說,你這皮帶都扣到最後一格了!

大伙都笑了,不約而同地感嘆光陰似箭,我也感嘆起來,想到小時候和家人在電影院外排隊幾圈看大哥的電影,而現在他就在我面前手舞足蹈的「表演」呢!

2.

和成龍大哥他們一起吃飯的次數多了,緊張感也少了,但仍不敢造次。

有次大哥帶大家一起去吃越南菜,餐館不大,裝潢素雅,我心裡又有一種為什麼國際巨星會來這種小餐廳吃飯的「不能理解這個世界的超現實感」......

他是怎麼知道有這間餐廳的?不可能是看報章雜誌的美食介紹,不可能是走路經過......難道是某天某人和他說,大哥,有間小餐廳很好吃,你要不要去吃吃看?

奇哉,怪哉!

我帶著滿肚子的疑惑跟著大家走進餐廳,因為人多,我們佔據了整個二樓,其實二樓也就只有一張很長的桌子。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怕引人注目,不管人多人少,我都會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個角落待著,所以不用說,我就坐在長桌的另一端,和大哥遙遙相望著。

大哥就是大哥,幾乎每次吃飯時都負責點菜,聲音又中氣十足,即使隔著很遠都能聽到他喊著:「誰要牛肉湯粉?誰要春捲?誰要蝦餅?」

然後大家舉手,報數,由大哥統一告訴服務生。

當大哥說到牛肉丸時,我說我要兩個,但等牛肉丸湯上桌時,因為離我很遠,我不是說了我一不敢造次,二怕引人注目的性格嗎?所以雖然很想吃牛肉丸,我也只是在心底稍稍的掙扎一下就放棄瞭然而......

那熟悉又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是大哥,指著坐在遙遠的盡頭的我說:「你不是叫了兩個牛肉丸嗎?怎麼不吃?」

我瞪大了雙眼,心裡驚異無比!

我知道大哥討厭人家浪費食物,我也不好解釋是因為我拿不到牛肉丸,而且拿不到牛肉丸所以沒吃是否就可以說服得了大哥這食物應該給浪費我也不確定,然而這並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們這一桌至少也坐了十個人吧,好幾個人都分別叫了一二三四五顆不等的牛肉丸,大哥怎麼知道我也叫了?而且叫了兩個?

既然被點名了,我面紅耳赤地站起身,努力拉長身子掙扎的要去拿牛肉丸,大哥卻整碗端了過來碰地放在我面前。

我當然用最快的速度把牛肉丸給吃了,然而這事還沒完。

由於我不喝酒,所以叫了杯可樂,大哥問我怎麼不喝酒?我用最簡短的回答說不喜歡,想說他可以去「煩」別人了,但他居然把放在桌上的一杯香檳,直接倒進了我的可樂里,幫我調起酒來,還問我這樣可以喝了吧......

我不是說我不敢造次嗎?再加上牛肉丸事件,我默默的把那杯可樂香檳喝掉了......

3.

第一次到北京和大哥開完會後,才從大哥家出來,安安就先開口問唐導,十二生肖這個項目誰負責?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這樣問,我以為所有的項目都是我和安安一起做。

沒想到唐導回她,十二生肖由櫻桃負責,你負責另外一部。

安安的臉色刷地就變了,完全藏不住。

就連我都知道她為什麼不高興。

十二生肖是大哥主演,拍出來的機率很高,而唐導說的另一個項目,還在所謂的開發階段,也就是還沒找到老闆的意思,像這樣的開發項目,每年都太多了,能拍出來的極少,或者拖上五年八年才能上大屏幕的多的是。

但誰教她要多嘴一問呢?

說實在她有時也是挺白目的。

有一次在上海和大哥開會,那次人少,就我和安安,還有唐導和大哥。

安安不知道哪根筋不對,或者說太想表現自己,居然在大哥面前擺出專業的架子,偏偏她說的話可能一點也不專業吧,結果在大哥面前碰了一鼻子的灰,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哥拉下臉說話,臉上露出那種 "神煩不懂裝懂的人" 的表情。

確定負責十二生肖這個項目後,再加上唐導的助理惠惠一直拉我搬去北京,惠惠甚至還空了一間房給我,我也就真的搬去北京了。

哦對了一直沒說惠惠是誰,惠惠就是程新惠,後來和吳宗憲合作公司,還在台灣閙了點新聞。

人的際遇真的很有意思,當年的惠惠在我眼裡還是個總讓我又生氣又好笑卻又拿她沒辦法的小女孩,沒想到後來成了女強人哈哈!

4.

編劇開會不是每天,而且當然都是遷就大哥的時間,因為他很忙,所以開會的時間很零碎,大伙不一定都在,有時大哥助理的一通電話,我就得單槍匹馬的飛撲過去。

有一次大哥在拍佳能的廣告,他要我在現場stand by,他可以在空檔時和我討論一下劇本。

所謂的空檔,其實就是大哥換衣服的時候,但他一換好衣服,妝也沒怎麼換,人就又出去了,根本說不到幾句話,所以我只好吃東西打發時間。

休息室一角擺了個長桌,上面有各式各樣的點心,但令我感興趣的是,剛剛擺在我桌子前面的,一大盆子我最愛的紅毛丹,而且還是剝好的了!

剝好了的耶!

然而工作人員說那是準備給大哥吃的,所以我只偷偷的吃了兩顆。

大哥就這樣進進出出,偶爾停下來和我說兩句話,真的就只有兩句,例如:我想到,我們是不是......

我想了一下,呃......也可以是......

大哥出去了。

又或者大哥會突然說:我想過這場戲還是要保留......

我:哪一場?

大哥又出去了。

大家都很忙,只有我閒著沒事,我難免又注意到了桌上的紅毛丹,在我沒意識到的時候,又幾顆下肚了......

大哥又進來,東弄西弄,似乎沒發現紅毛丹少了一些。

我看到那麼多人走進走出,心裡突然想,也許有人隨手拿了一顆紅毛丹塞進嘴裡,那幾個人,加起來就是好幾顆,這也很正常,為了要像我設想的那樣,我吃了大半盆。

繼續等等等,終於等到大哥在我面前坐下來,這會他說了好幾句話,但是是和大家聊天。

我有點失望,不過好處是,大哥好像完全沒把紅毛丹放在眼裡,他壓根兒就沒注意到,原本滿滿一大盆的紅毛丹只剩下三分之一都不到。

也許他根本就不愛吃紅毛丹?也許是哪個無聊的工作人員擅自猜測擅自做主準備的?

大哥和大家聊了會,批評了一下我穿的bling bling 的涼鞋後又出去拍照了。

我看一副快要收工的樣子,誰還會管紅毛丹的事呢?我索性把剩下的全吃光了😝。

徬佛再無牽掛,我終於心滿意足的躺在沙發上等收工。

收工了,大哥走進來,看了我一眼,第一句話竟然是:你怎麼把我的紅毛丹全吃光了?

我:.......

我:.......

我:.......

5.

和大哥開會,有時很驚險。

那時大哥在歌華大廈有個辦公室,但我們卻比較常在他家或是某知名酒店開會。

長時間開會的次數其實不多,不僅是因為大哥忙,最主要是他根本就坐不住。

有一次在大哥家開會,冂字型的沙發上坐滿了人,然後我照例坐到角落的位子,這是一個隨時可以離開去上廁所或打電話也不會有人發現的好位子。

大伙說著說著,大哥突然往中間一站,開始給我們」示範」這場動作戲。

只見他愈說愈興奮,動作也愈來愈大,不知道何時,他離我已咫尺之遠。

我仍埋首在電腦里拼命紀錄,渾然不覺危險已悄然靠近......

大哥不知說了什麼,我正好抬起頭,我兩視線接觸,他立刻把我抓來示範,我怎能想到坐角落的位子不僅好開溜,也好被逮鳴鳴......

大哥揪著我,在我的臉上碰碰碰地給大家示範各種出拳的姿勢,雖然他的拳頭控制的很好,沒有真打到我臉上(但真的離我的臉很近很近),但我還是像只受驚的兔子東躱西閃,大哥見狀哈哈大笑,終於把我扔回沙發上。

中場休息時,我神不知鬼不覺的換了座位,一個剛進門的女性工作人員,一屁股在我原本的位子上坐了下來。

會議又開始了,大哥說著說著,突然間那可憐的工作人員給大哥拎了起來......

呵呵~

6.

前幾年我探班功夫瑜伽時,和之前替大哥工作時已相隔數年,所以大著膽子在現場拍了幾張照片。

大哥仍是精力十足,即使在拍戲的空檔也不休息,還給大家講解他的武術學校的概念,放影片給大家看時,又把原本靜靜待在他後方角落的我拖了過來,硬按在他坐的位子上看影片,嗯,就是照片中這個位子......

和大家說話的中間,大哥突然去自己的休息車上拿了好幾盒太陽餅出來給大家分著吃,我一見到高興的說,咦,台灣的太陽餅耶!他聽了從盒子里拿了兩個給我,叮囑我一個現在吃,一個帶回去吃,好像我是小朋友似的......

然後我邊咬著太陽餅,隨口又說了句,那有台灣的牛肉乾嗎?大哥說應該有,然後回到車上,果然又找出幾包肉乾。

但我並不領情,我說這是豬肉乾,不是牛肉乾耶!

沒想到大哥堅持說他記得有牛肉乾,又跑回車上找了半天,找到我開始後悔自己多嘴,開始如坐針毯,那種好久沒出現過的,「國際巨星滿車廂里幫你找牛肉乾的超現實感」又出現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終於從休息車上下來,鄭重宣佈說:沒有牛肉乾!我也終於松了一口氣...... 

人群漸漸散去,大哥又和我們聊了一會。

大哥看起來粗枝大葉的,但其實很多事情都看在眼裡。

例如我見到現場有個餐車,上面什麼飲料小吃都有,我笑說他們福利真好,他這才告訴我,餐車是他自掏腰包弄的,因為他看到有劇組人員偷偷帶飲料離開,所以他就決定無限量供應,那就不用偷偷摸摸了,而且除了飲料點心,還有各種營養品,真的很貼心。

7.

如果有人問我,你對大哥的印象是什麼,我腦海裡跳出來的幾個關鍵詞一定是爽朗、直率、孩子氣、精力充沛,喜歡逗弄人等字眼。

我最喜歡看他和一幫老朋友話當年,每當說的興起,大哥總是手舞足蹈,活靈活現的重演當時的情況,偶爾有些老朋友吐糟他說的話,他也不以為意,只是傻呵呵的笑,有一次不知道是誰先開了頭,說起了拍戲時碰到的鬼故事,唐季禮導演說的那個故事尤其讓我難忘,到現在想到了都還會頭皮發麻,但大哥是不相信鬼神算命之類的東西,可大伙說的熱烈,他怎甘心乖乖做個聽眾?於是很勉強的,硬是貢獻了一個很草率的鬼故事,大意是某次拍戲時成家班的人說某個樓層有鬼,燈會自動亮什麼的,大伙繪聲繪影的說的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大哥強調是出於好奇,不是相信有鬼,所以跟著工作人員上去瞧瞧,而且還走第一個。

大哥說:結果我一上樓......

燈全亮了......唐導接話。

大伙全笑了,原本可能是想編個故事湊熱鬧的大哥,只好訥訥地改口說沒有,什麼也沒發生,這個「鬼故事」就這麼毫無波瀾的結束了。

8.

在拍戲現場,我看到很多武行,還有正在學習武行的學徒也在現場學習。

我問大哥,這麼多人怎麼養得了啊?

大哥說,所以才要一直拍戲啊!

我還來不及感動,七小福的元德導演就哼說,是因為待在家裡無聊吧!

大哥又是一個傻呵呵的笑......


看圖說故事:

當年為了十二生肖電影項目,大哥帶了好多工作人員去保利博物館看獸首,我趁亂給大哥偷拍了幾張照片,又趁沒人管我時請博物館的人幫我和獸首照張合影......一晃眼十年過去了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