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敗部復活之貴人相助的日子...... 【這樣做編劇不會餓死 04】

發布於

【Matters 寫作計劃第四篇 】

1.

我的朋友大東(化名),是個很有意思的人。

十幾年前大東曾經幫過香港導演王晶,算是助理吧,所以人很聰明機伶,長的也不錯 - 這是聽我的搭檔老森說的,因為我認識大東時,他已經發胖,成了個小胖子。

我們這一行的幕後工作人員,經常可見待著待著就胖了,你們看到的那些肥成汽球的導演制片人什麼的,很有可能年輕時是個高大帥氣的小伙子。 

大東為人海派,幾乎晚晚組局,老森參加過好幾次,總是大東,或不知道什麼人埋單,這也是圈裡神奇的地方,老森的困惑也曾是我的困惑,入行頭幾年,不管參加什麼局,吃飯酒吧夜店唱歌什麼都好,我永遠都不知道埋單的人是誰。

2009年未剛成為freelance writer 時,身上沒什麼錢,唐導的助理惠惠有一天打給我,說和馬楚成導演在我家附近的酒吧聊天,想介紹我認識,我當然說好。

到了酒吧後,馬導和我說想找編劇寫一個題材,大概是什麼想法云云,我卻一直無法專心,一直想著人家介紹工作機會給我,等會我是不是應該要去買單,但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有喝酒,不知道身上的錢夠不夠,想拿菜單來好好算算,但馬導一看我拿菜單以為我又要點東西,立刻招來服務生,嚇得我趕緊把菜單甩到一邊 ......

聊了兩個小時後,馬導先走了,惠惠又帶著我去另一桌和一個監製打招呼,雖然馬導那一桌我連埋單的人是誰,什麼時候埋的單都不知道,但再換一桌,又是一場新的冒險,我覺得我的心臟已經承受不了這個壓力,所以聊了十幾分鐘就藉故先走了。

那之後我再也沒這方面的擔心了,除了我在一個月後靠寫作賺到了我人生第一桶金,就算要埋單也不怕,也慢慢悟到不成文的規則,被邀請的人通常是不用埋單的,合作的話,看誰請誰幫忙,還有女生比較吃香,埋單一般是輪不到我們,如果和導演、制片人,或演員出去,那九成九是他們埋單。

2. 

思思那裡如意料中的,沒有消息。

沒有消息,通常就不用再問了。

不過有一種沒有消息,叫做暪著你暗箱操作,操作什麼都可能,反正目的都是為了踢掉你,這種狀況愈來愈少,要防止的話,就是展現自己在項目能投入的資源 - 這點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完的,總之,思思是好友,她的沒消息,就是單純的沒進展。

去年年尾接的警匪大片,以為停了那麼久,而且導演接了網劇,今年一整年都不會離開橫店,應該就是不做了吧,沒想到金主爸爸突然決定不但要做,而且要換個類型。

照理兩部不同的電影,應該另起合約,另收費用才是,但時機不好,再者上一部也只到大綱完成階段,所以我和金主爸爸說,補貼一點就好,僅管如此,我的搭檔老森同學已經很害怕了,他怕我們的”無理要求”會帶來被換掉的命運。

老森著急地說,你也知道現在什麼景氣,他們分分鐘都可以找到大把編劇來替他們寫,而且免費!

我拜託他讓我提一下,一下就好了,我承諾他,成不成我都寫,因為這個項目其實有個問題,就是導演太忙,這可能會讓我們"損失慘重"。

事實是,我們從開始創作到現在,沒和導演開過一次會。

家裡沒大人的感覺是很好,但結果來看壞處更大,就是寫的東西沒人認,導演看完我們自由創作的大綱後,只要輕飄飄的一句,嗯......這不是我要的,我們就得慌慌張的重想重寫。

就這樣前後寫了三個不同的故事,如果不是疫情項目停擺,恐怕還得再多寫幾個。

現在金主爸爸突然覺得還是換個類型好了,我也覺得他們新提供的想法挺好的,但如果還是見不到導演那就代表我們又得無止無盡的停在大綱階段。

所以我就打電話了,心裡想能爭取多少是多少。

在一旁的老森同學摀著耳不敢聽,好像我在幹什麼非法勾當似的。

金主爸爸客氣的說,我和公司商量一下。

一周過後仍毫無動靜,老森已坐不住了,因為導演的經紀人打給他,問他怎麼還沒交稿,還拍胸脯說這電影肯定是要搞的,如果導演真的沒時間也可能另找他人.......

這種話都說出來了,老森掛了電話趕緊勸我,反正都是要寫就別計較了,咱也不差那點錢,他的意思是就算補貼能補多少呢!但時間這樣耗掉,還不如快點寫完快點推進項目,老老實實的收第二筆款就好了。

無奈,寫完,經紀人挺滿意的,就等金主爸爸點頭。

3. 

三年未見的大東突然打電話問我們有沒有網大的項目。

大東和我們其實不是第一次合作,幾年前大東拿到了一筆錢,開了間影視公司,找我們談過合作,可惜當時他的錢已燒的七七八八,公司倒了後合作自然也成泡影了。

沉寂了一段時間後,大東不知怎的跑去搞影展,做的還挺不錯,累積了更多的資源,所以又想起我們了。

講真,一開始我並未抱太大期望,倒不是大東的人有問題,而是這類型的中間人雖然人脈廣,但未必真能落實到合作,主要原因是他們不懂項目、不懂創作、不懂好壞、不懂利弊、不懂賣點等,簡言之,不懂sell,因此有時是說服不了老闆,有時是老闆對中間人的信任度本就不高,但偏偏中間人在牽線時,一般是不願帶主創一起去見投資方的,他們總是等搞定一切才讓兩方見面,因此能不能搞定,靠的不完全是項目的好壞。

寫到這裡要特別給新編劇提個醒:

有些中間人在跑資金的過程中,往往在收到一些信息後就回頭要編劇配合修改。

他們並不清楚,真正在做項目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劇本改無可改,就是不行,是不是真的不行先不管,這裡面總是有主觀判斷的成份。

另一種是劇本有潛力,但需要改,實際上修改是一定有的,很多項目還一路修到了開機拍攝,但如果是這種情況,對方也會先簽約付定,再進行修改,因為他也怕這個項目被別人鎖定。

由此可見,是不存在這個劇本不行,你改好了再來的邏輯。

會提出這樣要求的投資方,基本上都可以不用合作了—— 根本就不可能合作,可能本身就不專業,或只是推托之詞,但中間人(通常也會是項目的制片人之一)要是也不懂,就會給牽著鼻子走,把成本都轉嫁到你身上,反正是你負責修改不是他。

如果中間人跑的不止一家,每家都提出修改意見,你難道打算替每家寫個量身定制的版本? 

所以碰到這種情況,36計走為上策。

4. 

我和大東說,就要個劇本去跑,很難的,於是把給思思的項目也給了大東。

一般在跑項目,都是先給策劃,然後才給劇本。

關係夠好,或主創人員與項目匹配的話(例如,策劃上導演是王晶,要做的是電影1917, 那就是很大的問號),憑策劃就能決定是否投資。   

項目書給了大東沒幾天,大東就約我們見面報喜,說問了平台和一個老闆,反饋都挺好的,應該能進行下去,我和老森聽到的第一個想法都是,大東這次不一樣了,不像之前說著說著就沒影了。

於是大伙聊了一下午,八卦說完了說工作,工作說完了又聊八卦,好久沒那麼開心。

大東講了一下他的規劃,對預算的想法等,我雖然認同,但還是和他在預算上來來回回的糾纏了一會才鬆口說那就先這樣談談看吧。

其實我還沒和導演正式談過價錢,導演的班底,還有導演要帶的攝影燈光等更不知道會開多少錢,我心裡想著的是,等資金落實了再來傷腦筋。

大東這次動作很快,幾天的功夫就談下了一個投資方,再一個投資方這個項目就能開了,所以前兩天我忍不住先和導演探聽一下導演費。

雖然我和導演算熟了,但一講到錢,距離還是瞬間拉了幾丈遠。

導演問我,除了導演費,還有分紅嗎?

我不好意思的說還沒談到,其實是因為我一直沒想過這件事能成,所以那天仍只是很隨意的講了下合作模式.......

導演當然不知道我的心路歷程,只回我,那我不等於只是打工?

我:........

導演不等我回答,立刻說,也成,打工有打工的做法.......

導演這句話的潛台詞不好說具體是什麼意思,可能隨口說說,也可能是指,拿一分錢,出一分力,拍完走人,別想我搭什麼資源進來.......

幸好我突然想到,我有製片人分紅,於是我說,如果大東那我爭取不到你的分紅,我就把我的那份拿出來和你分吧。

我是真心真意的,導演也是真心真意的說......可以!

還好因為還不知道片子會不會賺錢,能賺多少,所以也沒什麼心疼的感覺,能解決問題就好。

大東昨天又打來說,在和阿里娛樂寶的人談完片擔保,應該很快就可以啓動項目了。

這當然是好消息,但在這行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就算簽了約,只要錢未進帳戶都可能有變數。

不相信?

其實這個項目在去年年尾時有另一個投資方看中,都過合約了,結果硬生生給某個小人弄掉, 而我對小人唯一的報復就是在朋友圈屏蔽他😂....... 


看圖說故事:

九年前第一次以制片人身份帶隊在旅順拍了支幾分鐘的宣傳片~

主演
在街上拍攝時被包圍了哈哈~
mini crew 成員,左邊是法國導演Emmanuel~


我是怎麼成為編劇的?【這樣做編劇不會餓死02】

编劇需知 給創作者的一點建議

【讓愛發電】一個編劇的寫作計劃應該長什麼樣?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