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人生第二次遭遇入室搶劫......

上一次參加馬特市的活動,寫了第一次被歹徒入室搶劫的經歷,很多人看了直呼恐怖,但其實我覺得第一次並不是最可怕的,可能是因為當時年紀還小,對恐懼比較鈍感吧!

第二次遭遇入室搶劫,我人在台灣,已經二十幾歲了,這次因為成年了,還懂得要想法子逃跑,所以遠比第一次要害怕許多,而且歹徒從上次的兩個人變成了四個人,整個過程中,他們會怎麼對我們心裡真的沒底,更加深了恐懼感...... 

還記得那天是年初二,外公趕在過年前收了一大筆錢,每個人都給了個大紅包,所以大家心情都很好。 

我和家人那時住在比較偏遠的別墅區,說是別墅區,其實範圍很小,我們前後左右加起來也不過七八棟別墅而已。 

我們住的這棟有三層樓,只有我和我媽,還有我哥三個人,剛好一人一層。 

因為是過年,外公過來打麻將,我哥一早就溜出去了,所以我媽叫上我和我男朋友,勉強湊了一桌。我不會打牌,只好邊打邊學,好不容易有點心得,開始贏錢時,突然有人敲我們家的門,我還記得我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鐘,才下午五點多,天還是亮的。 

我媽叫我去開門,我先問是誰,對方說了什麼聽不大清楚,好像是問誰誰在不在,我正要說沒這個人的時候,我媽催促我快點開門,可能是鄰居過來拜年。 

我一時也沒想那麼多,就把門打開了。 

才轉開鎖,門就被碰地撞開了,一下子衝進來了四個男人,每一個手上拿著一把開山刀,媽媽和外公他們嚇得本能反應要站起身,搶匪立刻叫道:通通給我坐下! 

還站在門邊的我這時才反應過來,立刻拔腿衝了出去! 

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搶匪追了出來,我一邊跑一邊看到其他幾棟別墅都沒開燈,心裡想糟了,就算呼救也沒用。 

好死不死,我回頭一看,這一看方才的勇氣全沒了!搶匪和我之間只差七八步的距離,眼看就要追上我了,我暗忖如果要跑到大馬路上,起碼還要五六分鐘,萬一這之中他追上我,一刀砍過來怎麼辦? 

我突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什麼話都沒說,乖乖的跟著對方回去(如果是現在,一口氣跑十幾分鐘一定沒問題)。 

進屋後,發現外公他們還坐在原位,但牌桌上放著各人的皮夾,鈔票等。 

我也在本來的位子上坐了下來,這時看清楚了這四個人的模樣,二個中年人,約莫四五十歲,二個少年人卻只有十來歲左右,好奇怪的組合。 

看起來最年輕的搶匪,好像還是個學生,他對把我逮回來的中年搶匪說:舅舅,錢都在這了。 

他們居然是一家人!一家人啊! 

中年搶匪看了一眼桌上的錢,然後和我們說,我們沒有要殺人,只是要錢而已,你們乖乖配合就不會有事...... 

他們四個人八隻眼睛緊緊盯著我們,手上的開山刀十分亮晃刺眼,但我卻發現他們比我們還緊張,好像是新手的樣子,這麼一想我也有點害怕,他們可能會因為一個緊張就大開殺戒也不一定。 

這時我男朋友不知道怎麼了,突然站起身,我們還來不及反應就已聽到幾名搶匪衝著我男友揮刀大叫:坐下來!快坐下來! 

我和我媽還有外公也急急忙對我男友叫道:快點坐下來!你在做什麼? 

這傢伙偏偏還怔在那,我趕緊伸手去拉他,硬把他按回坐位上,真是要死了,這個時候還逞什麼英雄!(事後我男友說他不是要逞英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站起來......) 

原本搶匪和我們都還未進入狀況,給我男友一攪,愈來愈像電影場面了,最高的那個綁匪拿著開山刀指著我男友凶狠道:你再站起來就試試看!其他三人也惡狠狠的瞪著我們,而我也注意到他們比剛才更慌張了,他們拿著開山刀的手還微微發顫,果然這時兩個年輕的搶匪問要不要到樓上時,直接被否了,那個被喚舅舅的搶匪指使其他三人拿了我們的提款卡就走。 

他問我提款密碼時,我只想他們快點走免得又出什麼事,所以連我男友的提款密碼也一起說了。 

我媽當然也老實交待了,但就在這個時候,其中一個搶匪發現我媽的皮夾暗袋里藏了幾百美金,他惡聲惡氣的質問我媽:你不是說錢全拿出來了嗎?我媽都快哭了,不停道歉說自已忘了,好在領頭那個一直催他們動作快,所以他們趕緊收拾桌上的鈔票,然後輪到問我外公提款密碼時又出事了。 

我外公竟然說他忘了密碼...... 

他忘了密碼! 

這次不等搶匪說話,我和我媽率先發難,要我外公快說密碼,不要和他們過不去,不值得! 

我媽比綁匪還激動:爸!你快把密碼告訴人家!你怎麼這個時候了還捨不得錢!快點告訴他們讓他們趕快走! 

有了兒時被搶的經驗,我知道我媽又在擔心我了,她恨不得把所有東西一股腦地全交給搶匪,趕快把這幫牛鬼蛇神請了出去,以免他們注意到我「貌美如花」,忘了自已來做什麼的。 

呵呵! 

由於我媽已經一個人把所有台詞說完了,以至於搶匪只能在一旁附合道,對,快聽你女兒的話! 

我外公就在這龐大的壓力下宣佈,他是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了。 

幾個搶匪都不知怎麼辦才好,幾個人在那邊你看我我看你的,我媽比搶匪還凶,逼著我外公:爸!你一定要想起來!不然他們不會放過我們!(其實人家都沒這樣說……) 

我外公想破了頭,很勉強的說了一組數字,還強調說不一定對,結果搶匪叫我們站起來,全部去洗手間。(事後才知道我外公是裝的,他認為搶匪不會為難他老人家,還是我媽瞭解他......) 

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但那一刻我真的有點腿軟,我甚至打算好了,如果他們要殺了我們,我一定要反抗,反正都是死,絶不便宜他們! 

結果他們只是把我們趕進洗手間,然後把門關上。 

中年搶匪隔著門對我們說,他現在去提款,只要有一個人的密碼是錯的,他就叫守在洗手間外的其他兩個人把我們殺了。 

這時,我又害怕起來了,因為我外公說的密碼很可能是錯的。 

我看了一下四周,一樓的洗手間不大,只有一個小窗戶,也許我能爬出去,但萬一弄出什麼聲響給守在外面的搶匪聽到我們就完了,起碼已經有一次跑掉紀錄的我要是再給逮住肯定小命不保,所以我媽堅持不讓我冒險。 

我們一家子就這樣在洗手間待了差不多七八分鐘吧,我外公突然對著門外喊:還有人在嗎?我們出來了哦? 

見門外毫無動靜,我外公要我們全站在他身後,他伸手去開門......這麼多年過去了,這一幕仍教我很感動,我的外公雖然已經七十幾歲了,卻仍像一家之主那樣的想盡力保護我們(除了不肯說密碼外)。 

洗手間門打開了,搶匪早就不見蹤影,我們猶如被解放的小鳥,一窩蜂的全衝了出來。 

由於我們的手機全給帶走了,一樓的電話線也給剪了,我和男友只好跑到樓上,他到二樓打電話報警,我則跑到三樓打電話給銀行看看能否停卡。 

警察很快就到了,樓下一下子熱鬧起來,好像我們的鄰居也回來了,過來和我媽說話。 

還在三樓的我走到陽台看警察在做什麼,結果看到兩個警察正站在屋外發呆,我想到自已小時候在美國的經驗,生氣的對著他們吼道,搶匪拿了我們的停款卡,你們還不趕快去附近的提款機看看! 

那兩名警察哦的一聲,真的上車離去。 

我下樓時,已經有幾名警察在屋子里了,他們有的在和我男友還有外公說話,有的在採集指紋。 

因為搶匪威脅我們說,如果敢報警的話,我們就死定了,所以我媽匆忙整理了一些衣物,我們當晚就搬走了。 

還好搶匪沒上樓,因為樓上還有二十幾萬現金。 

但他們從幾張提款卡里總共領了二十幾萬,幸虧提款有限額,不然肯定損失慘重。 

估計他們還是挺失望的,一大家子出動只收穫了不到三十萬台幣。 

兩天後警察叫我們去看提款機的錄像認人,之後就沒下文了,反而是我每隔一兩個月就打電話去警察局要「證物」,因為他們把我們的包包和皮夾全帶走了,我媽的LV皮夾是已停產的款式,她又特別喜歡,所以老叫我去問何時能拿回來,你猜怎麼著?追問了半年後警察居然說已找不著了......

封面:林口別墅......當年我們住的林口別墅可不是長這樣,沒什麼防護,周圍更沒什麼鄰居......


1 人支持了作者

【人生第一次】 我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頭......

【死要帶走】鬼的一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