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人生第一次】 我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頭......

我第一次被人用槍指著頭的時候才11歲。

那段時期,我和母親住在紐約皇后區,治安不好,但華人多,生活方便,而且基本上只要在天黑前回家就不會出事。

一天夜裡,我媽還在加班,我已早早入睡。

睡到一半,我被人搖醒,一睜眼就看到黑黑的槍管,我怔在那,一時還反應不過來是什麼事,也沒有害怕的感覺,就只是呆住了。拿著手槍的是一個臉頰上有條刀疤的壯男,他叫我起來去隔壁,我搖晃著還未完全清醒的身體跟著他走到隔壁的臥室,我一踏進房就儍了!

我媽坐在她房裡唯一的沙發上,手腳已被五花大綁,嘴裡還塞了襪子,還有一高個男守著她,而房間......那還是房間嗎?根本就像戰場,所有的東西全給翻出來扔的一地都是!

我媽看著我,很害怕的樣子,我反而鎮定的在床角上坐了下來。那高個倒沒理我,只隨手從地上撈起我媽的襪子要往我嘴裡塞,我很不情願,誰知道那襪子洗過沒?我指揮他去哪裡拿乾淨的襪子,我媽聽了差點氣暈了,還好那高個沒和我計較。

高個找了條絲巾過來塞住我的小嘴,我心裡只覺好笑,這絲巾那麼輕薄,哪有什麼用處?

接著高個又拿出手電筒往窗外照了照(我們住的是平房,後面有個小院子),確定有沒有人,而那個刀疤壯男居然趨空走到客廳去翻我家的冰箱找東西吃,只見他拿著條黃瓜走回房,一派輕鬆地邊啃邊繼續翻箱倒櫃,這時我因為坐的不舒服,挪了一下位子,不小心碰到一個裝飾品,裝飾品掉在地上發出好大的聲響,他們立刻轉頭看向我,我媽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刀疤壯男還笑嘻嘻的叫我媽別生氣,他那噁心的笑容真是一輩子難忘。

事後我媽告訴我,她當時真的好害怕那兩個人會把注意力轉到我身上,然後把我怎麼了,結果證明她的擔心完全多餘,人家從頭到尾的注意力都在值錢的東西上。

後來刀疤壯男估計是看我們母女倆完全沒有要喊叫抵抗的意思,便把我們嘴裡的襪子拿出來,問我:「小妹妹,你媽錢放哪?」

因為家裡被他們弄的很亂,我一想到等會一定是我來收拾就心情不好,想都不想便生氣回道:「你們都拿走了呀!」

結果高個不耐煩了,惡聲叫道:「叫你媽別捨不得錢,這世上沒什麼比命值錢!」我媽聽不得威脅的話,在一旁哭哭啼啼起來,不斷的說真的都給你們了,真的沒錢了......

從他們的對話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尾隨我媽進屋後,我媽央求他們不要吵醒我,所有的東西他們都可以帶走,後來估計是找到的值錢東西太少了,所以才把我叫起來嚇我媽吧...... 

好吧,幸虧我少年老成,冷靜思考後,突然想到我還有些零用錢藏起來了,於是老實告知,還有錢。

然後我領著壯男回到隔壁房,這個舉動差點把我媽嚇暈了,高個一直以為我媽捨不得錢,其實整個被搶的過程中,她壓根兒就沒想到錢不錢的事,就只是擔心我,怕我會被他們怎麼了。

我房裡有個捧著錢袋的公仔,我的零用錢就藏在裡面,他們看到我連零用錢都交出來了,終於相信我們家真的沒錢了,兩人竟真的離去,而我們毫髮無傷。

他們一走我就鬆綁我媽,她立刻打電話報警(歹徒把電話線拔了卻沒剪斷,令人不解)。

這一次的經歷讓我見識到了美國警方的效率(如果和我第二次被搶的經歷比較的話),他們在趕來的路上就已兵分兩路,一輛警車直接到附近幾個提款機找人,一輛警車直奔我家採指紋做筆錄,還通知了其他巡邏的警車在附近道路上找可疑車輛,雖然當天一無所獲,但半個多月後這兩名歹徒還是落網了,不過錢已花的一毛不剩😒...... 


社區活動百萬基金第二季起跑!越多人支持,獎金越豐厚

社區活動 鬼小說結局改寫~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