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人生的突破時刻 我找到了好萊塢明星的凍齡秘訣!

如果一個人敢於冒險,勇於嘗試,他的一生一定是精彩的,或者至少是,不虛此行的。

我想我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做了很多跌破朋友眼鏡的事,跌破眼鏡就算了,反正是你的眼鏡,但有時卻會被人當成騙子,碰到這種情況我只能安慰自己,馬雲也和我一樣有相同的際遇,只是他成功了,我沒有,那也沒關係,做人不要太貪心,有像的部份就好。

1.

大概是七八年前,我透過朋友認識了一個在好萊塢特效公司Hydraulx工作的台灣人,姑且叫他小志吧。

Hydraulx有一間子公司(後來分家了)叫Lola,擅長做一種特效,我們叫Beauty Work,又叫Cosmetic Effect,你可以先把它理解為動態PS.

我當時聽了小志介紹,直接Beauty Work是一門可以做的生意,為了想多瞭解一點,在小志的安排下,我飛了一趟美國,去Hydraulx和Lola參觀。

當時為了這事跑一趟就已經被我哥和我弟笑了半天,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是一個十足十的科技白痴。

我是在用了蘋果手機好久好久,才終於下了第一個App,在那之前我總嫌麻煩,也不喜歡手機的桌面太花,有一回還索性把Itune Store 刪了,害我弟幫我下第一個App時找了半天,後來這事還成了笑話,大家一致認為喬布斯要是地下有知都會被我氣到復活。

2.

我為什麼覺得Beauty Work是一門生意呢?

因為它的用途很廣,它不但能替明星減齡(視情況可以減齡15岁以上),改變身形,身高,甚至還可以「隆胸」。

也可以搭配特效化妝,做出各種驚人的效果,更好的是,它是2d 範疇,我們在拍攝時的準備也容易。

很多好萊塢大明星都有用BW,例如The Tourist 裡的Angelina Jolie 和Johnny Depp就做了BW,原片裡的Angelina樣子老很多。

這裡就不做Beauty Work的具體介紹了,日後有機會再談。

總之我有了更進一步瞭解後,就一直在思考怎麼和想來大陸開工作室的小志合作。

回來後也試著和一些圈內的朋友說這件事,當時就連一些特效指導,或特效公司調色公司的老闆都不知道,可想而知由我一個編劇口裡說出,他們只想把我當中間人,希望還是由他們出面接案子,發包給小志完成就好了,也就是說,名字是出他們公司。

一來我覺得這樣做非長久之計,二來也沒有財力和把握和小志合開公司,這事就停了下來,後來小志反而是說服了美國公司的特效指導Chris一起出來,在台灣成立了工作室。

3.

和小志一直有聯繫,雖然沒有正式合作,但如果有機會我仍然會和導演或製片人提Beauty Work,因為我心裡也想測試,看我是否真的有接案的能力。

感謝我的搭檔幫忙做Presentation, 我才能在沒有半個特效人員在的情況下拿著Demo和很多人做介紹。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見了不少人,但沒談成任何項目。

直到我剛好參與寫一部魔幻大片,導演本身又剛好是特效指導,他知道我們不是騙人,即使是這樣,我也沒想到這生意竟真的談到了報價階段。

同時間小志和Chris鬧翻,我就順勢準備投錢進來,接手Chris的股份,還開開心心的在台北工作室拍了照發朋友圈宣佈自己的新事業。

這一切是如此順利,天真的我做夢也沒想到,小志突然翻臉不認人。

就在和電影公司拿了素材準備報價之際,小志提出了極不合理的合作要求,細節不表,

就說重要的幾點,一,做完魔幻大片後我的股份要還回去;二,如果電影公司沒付完全款,我要負責補上。

坦白說,我豈止生氣,簡直是爆跳如雷好嗎!

但小志說,如果不答應,他就不做這個項目。

他當然不會放棄這個難得的好機會,因為在那之前,他在台北的工作室都是躲在人背後,替別的大公司做嫁衣,這樣做不僅利潤低,人脈也建立不起來。

但小志太清楚我如果不接受,信用就沒了,而我除了答應他的要求又能去找誰?

還記得那天晚上氣歸氣,焦慮歸焦慮,可理智提醒我問題還是得解決,而且報價不能拖太久,換句話說,我得立刻做出決定,如果不讓他「綁架」,我也只有幾天的時間要找出解決辦法。

家人朋友都說,早說了隔行如隔山,零星的交際跑動的錢和時間白花了也就算了,現在可好了,你突然連報價都給不了,這不落實了騙子無疑嗎?

我想了各種可能,但沒一個選項是低頭。

大概和吃軟不吃硬的個性有關吧,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向要脋的人妥協,更何況要脅我的人還是好朋友。

就在和小志翻臉後沒兩天,我做了一個很冒險的決定。

小志的美國特效指導搭檔Chris我見過二三次,還通過一次信,但一點也不熟,只知道他做過很多好萊塢大片。

我把Chris的Email找出來,本來想寫信過去,結果看到Email下方有手機號,決定直接打過去。

Chris很快就接了電話,我先向他表示冒𤽜聯繫很失禮,以及需要更冒𤽜失禮的詢問他和小志拆夥的原因。

Chris先是頓了下,但也明白我專程打來問這種問題肯定有原因,好在他很爽快的告訴我他和小志合作的始末,到最後翻臉的原因竟然和我差不多,小志突然以不接美國發來的工作為由綁架兩人的合作。

這時我決定賭上一切,我向他說了我和小志的合作,以及我現在碰到的困境,結果Chris 欣然同意幫忙分析素材和報價。

這時危機其實還未完全解除。

首先我和Chris 沒合作過,他雖然是資深的特效指導,但特效的水也很深,誰曉得我會不會是從一個坑跳入另一個坑?

他會不會亂報價?會不會做不好?會不會爛尾?還有我們這邊能扮演好coordinator 的角色嗎我通通不知道,我只知道,合約是由我工作室和電影公司簽,而這是一筆二百多萬美金的合同。

只要整個環節出任何差錯,錢、信譽、都要蒙受極大的損失。

反之亦然,如果Chris 完成任務,電影公司卻拖款或著不結尾款怎辦?

拖欠款在特效行業來說也不是新鮮事,我聽都不知道聽過多少次,萬一也發生在我身上我怎麼賠的起這筆錢?

4.

現在回想起來仍覺得自己好大膽。

但我不停給自己洗腦,這不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機會嗎?

我沒有理由因為害怕而放棄,如果這麼害怕那一開始就不應該做。

報價出去後,電影公司基於很多考量,最後只讓我們先試二十個鏡頭,我雖然對Chris 很不好意思,原先的大生意突然變小生意,但心裡也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Chris是一個EQ很高,很成熟,很體貼的人,他毫不在意的說沒關係。

他反過來安慰我,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後來這個項目一路追加鏡頭,合同也追加到三十萬美金,果然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中間雖然有些手忙腳亂和傷腦筋的事,但我們還是一一克服難關,更奇妙的是,我成功收足全款,看到電影打上我的名字時真的好高興。

5.

和Chris 成了好朋友兼合作夥伴,直到現在。

他好為人師,教了我很多很多,雖然我每次上課只能聽懂大概兩成,可每次兩成加起來也獲益良多。

後來我這個科技白痴居然還寫了兩篇和特效有關的文章,還能「教導」朋友什麼是2.5d,真的挺魔幻的。

我在這個圈子裡最遺憾的是學不到什麼扎實的東西,只能靠自己摸索,而Chris彌補了我的遺憾。

雖然很多人都知道姐姐我現在又跌回谷底啦!但我的心情是,就算再也爬不起來,看到這些曾經有過的突破時刻,覺得自己的人生還是挺值的!

Matters社區活動提案:【人生的突破時刻】超越昨天的我

【食之療癒】疫情下解鎖的新技能 美好的一天從早餐開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