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yoko櫻桃陽子

人生經歷豐富,目標是做個有趣的人

一個令人悲傷的國度......

奉辛比克黨(FUNCINPEC PARTY)官員Thong Sophal 在1998年的全國大選前一個月被找到了,證實已遇害。

屍體的頭臉被打爛,雙眼被挖出,耳朵遭割除,手指被切掉,從兩條大腿根部一直到腳踝,連皮帶肉被剝了下來,只剩下骨架。

受害者的恐怖照片被登在了《金邊郵報》上,當地警官說這是「自殺」

這裡是柬埔寨,徬佛是受到了詛咒似的,用目無法紀為養份,幾乎你所能想像得到的陰暗,都在這個國家上演了.......

震驚世界的大屠殺

首先登場的人間慘劇是與1994年4月震驚世人的,世界上殺人速度最快的盧旺達大屠殺並駕齊驅的紅色高棉,赤柬執政期間的大屠殺。

1975年,原柬埔寨總書記波爾布特(Pol Pot)發動了紅色高棉運動,建立了獨裁政府,開始了短短的三年半的執政。

雖然執政期很短,卻有大約兩百萬名柬埔寨人遭到波爾布特殺害。

波爾布特為了自己的理念,處決了80%的老師,95%的醫生,以及幾乎所有受過教育的人。

僧侶們則被塑膠袋套頭,直到窒息而死。

只要發生性關係或是談到結婚就會被公開處決。

赤柬為了替殺人辯護,還喊出了口號:「保留你沒有好處,失去你不算損失!」

1975年的柬埔寨擁有770萬人口,赤柬下台時,全國剩下不到5百萬人,

儘管盧旺達的胡圖族激進分子在100天里乾掉了將近100萬圖西族人,但也做不到將這個非洲人口密度最大之一的國家的1/4人口人間蒸發。

雖然赤柬下台源於1978年越南的入侵,本該感到悲憤的人民,心中卻百感交集......。

暴力行為

1993聯合國出馬給了柬埔寨民主選舉制度,結果卻有無數的記者、人權工作者、以及政治活躍份子在政治暴力事件中身亡。

街頭巷戰也是常態,政府官員早已習慣在住家周圍堆起沙包,駐守的警衛得把自動步槍的槍口瞄准街道,以隨時應付突如其來的襲擊。

但是老百姓之間也充斥著暴力行為,燒死一個人不算什麼,潑酸事件更是多達了一週一起的地步。

家庭暴力事件也是多如家常便飯,許多的柬埔寨男人認為打老婆是「可貴的」傳統,徹底發揚柬埔寨的諺語:「男人是金,女人是布」的思想,女性的地位甚至比不上牛和馬,這種落後導至到了2009年,全國仍有三分之一的女性舉報自己遭到虐待。

貪污/腐敗

1970年至1975年間,美國提供柬埔寨18億5千萬美元的軍事與經濟援助,使得柬埔寨社會展露了最糟糕的一面。

政府和軍隊堂而皇之的貪污,軍官販售制服和彈藥予敵軍;偷走配糧和藥品到市場上賣掉;在名冊上假造上千個職位以騙取薪資......(25年後,國防部發現軍隊司官們在名單上捏造13000名幽靈士兵,把他們的薪水收進口袋,就跟1970年的作法一樣,不過升級了,這群幽靈士兵還生下了15244個幽靈孩子,好讓他們的「父親」請領育兒津貼。)

1992年,聯合國帶著巨款到來(註:聯合國佔領行動與世界各地共投入了幾十億美金的國際援助),欲重建柬埔寨,但只有極少數進入政府財庫,聯合國進行的每項專案都是貪污的機會,也有人乾脆用偷的。

更糟糕的是,得到了國際救援的柬埔寨,卻成為世界上崛起速度最快的毒品集散地。

究竟柬埔寨的貪污腐敗到達了什麼程度?

若是富人打官司,要是對審判結果不滿意,他們就密謀去殺害某個人......

若是政府高官對某人提起告訴,法官知道他們得判這個人有罪,否則他們的飯碗就不保了。

即使是老師,也會要求學生每天早上付其「贊助費」,沒有付錢的學生可能會得到壞成績,被處罰,甚至被學校趕回家。

老師收了學生的錢,到了月底要交部份給校長,校長則再把部份交給教育部的地方辦公室,沒有人覺得有什麼問題,老師們說,大家都這樣做,為什麼我不可以?

而這個風俗也代表著柬埔寨的孩子們,從小就學會或接觸到貪污和賄賂,到了高中,他們更是學會買文憑,學生們還會集資向老師購買答案,而教師工會的立場竟是,老師的薪水太低,別無選擇。

國際慈善組織的援助自然也成了貪污者眼中的「肥羊」,他們委託政府發送救難糧食給村民,村民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袋袋免費的米送到了村長手上,結果是大部份的村民連一粒米都沒分配到。

官員為了謀利,完全不顧人民的死活,草菅人命這個想法充斥在他們無良的腦袋里。

1997年,有村民負責幫軍官盜捕穿山甲謀利,路上穿山甲抓破袋子逃走,軍官火大找了人給負責運送的村民身上淋了汽油,點火,被嚴重燒傷的村民給送進了大醫院,家屬因為付不出100美金清創,醫生當場脫下手套走人,傷患痛到哭個不停,捱到隔天才去世。

然而因貪污所帶來的各種問題卻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事實是柬埔寨的官員很少因貪污而受到牢獄之災,反而是聯合國等近二千個國際援助機構不停向柬埔寨政府施壓,試圖用「捐款」作為條件,迫使柬埔寨官員通過反貪污法,而柬埔寨政府也確實通過了一項又一項讓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同意的法律,然後,以毫無作為的方式表示「反對」。

2008年9月的調查中,仍有82%的受訪者表示由於不得不賄賂法官或警察,使得打官司要付出很高的代價。

覺得還不夠腐敗嗎?

在洪森(Hun Sen)擔任柬埔寨總理期間,他的侄兒洪謝(Hun Chea),在金邊市區高速駕駛,不慎撞斷一名機車騎士的手腳。洪謝企圖逃逸卻因輪胎破損而不得不靠邊停車,經過的交通警察無人理會傷重流血、倒臥路邊的騎士,趕來的二十名憲兵卻是連忙把洪謝的車牌拆下來。

為什麼拆車牌?記者問新聞部長喬乾那烈(Khieu Kanharith),得到的回答是:把車牌弄掉是因為出過車禍的車比較不好賣。

性侵/戀童癖

假使你問柬埔寨的女性是否曾被強暴,她們會回答沒有,但根據社工人員的說法卻剛好相反,很多女性都被強暴過,只是不願意承認。

大人如此,孩子們的遭遇亦不遑多讓,在2009年的調查顯示,全國有80%的強暴受害者是兒童。

然而就大部份的案件而言,假如警方逮捕了強暴犯,他們會逼迫犯人拿錢出來和受害者的父母和解,然後自己拿走和解金的一部份,有些警察甚至會在伸手援助前先索取賄金,否則「不開工」。

除了性侵,被父母賣到妓院的兒童也很多,妓院老闆向遊客」引以為傲」的宣稱再幼小的兒童都能提供。

當然,大多數柬埔寨人是沒有足夠的錢買通法官或警察的,但外國人有,因此柬埔寨成了戀童癖者的天堂,他們的行賄也成了法庭上的穩定「收入來源」,性虐待兒童的罪犯總是輕而易舉的脫逃法庭制裁,有的甚至在審判前就被釋放。

更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在柬埔寨的文化中,即便有人和未成年人發生了性關係,名譽受損的也是孩子,人們不會過多指責犯了錯的成年人。

孩子們除了心理受到傷害,往往一身是病。被凌虐毆打的傷痛還是"小事",援助中心救出來的雛妓,很多都得了愛滋病,然而她們卻連愛滋病都沒聽說過,即使接客多達上萬人次,有做安全措施的次數也不多,這意謂著一旦進了妓院,就如同宣判了死刑。

人口販賣

柬埔寨有許多母親受騙或被迫讓出自己的嬰兒,這些孩子被有效率地賣到美國不知情的領養家庭,資深的內務部和外交官可以從嬰兒交易中直接獲利,有些母親在市場買魚,才轉過頭一秒鐘,再回身時小孩就不見了。還有些母親託人照顧孩子,孩子就這麼不翼而飛。

貧窮/落後

柬埔寨的貧困人口佔了全國總數的三分之一,很多人仍處在飢餓邊緣。

住在鄉間的一千多萬人口裡,大多數人每天進帳不到一美元,數百萬人連足以供應低標熱量的食物都買不起,因為窮人只吃米飯,導至身高與體重發育不良,十個孩童里就有近半數活不過五歲。想要遇到個胖子,得到金邊的政府部門才能看的到。

除了食物,可就近使用乾淨飲水的人口也只有大約14%,僅有22%的人家裡有廁所,所以每年有九百多萬人患有腹瀉和其他與衛生相關的疾病,飲用水不乾淨是主因。

電也是奢侈品,柬埔寨有大約八成的民眾無電可用,一直到2014年,8489個村莊(佔全國村莊比例的60.3%)里,仍只有大約42.7%的居民可以用電,而且就算有電,很多人也付不起電費。

柬埔寨的政府對人民的痛苦視而不見也就算了,甚至還成為」幫凶」。

2004年8月,世界糧食計劃署的官員發現約有四千噸要用來救助窮困地區的孩童的米失竊了,價值超過了200萬美元,這些糧食幾乎是這些兒童的救命稻草。

在柬埔寨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兒童營養不良,有10%的孩子過瘦,這代表他們分分鐘會因為飢餓而死亡,這些竊賊當然也清楚這批糧食的重要性,但在他們心中沒什麼比錢更重要,更令人難過的是,政府高官也涉入其中,而且一如往常的,沒人因犯罪受到處罰。

乞討的孩子。

柬埔寨村民已窮到只求溫飽,政府卻一再欺負無辜的老百姓。

2009年,柬埔寨政府宣佈稻米過剩,要把米賣給越南等國家時,讓很多柬埔寨人感到驚訝,因為真相是,人民根本就沒有足夠的食物。

官員們把責任丟給亞洲開發銀行,要求他們捐米給窮人-亞洲開發銀行也同意了,一袋一袋的米堆積在卡車上等著送給窮人,然而那批米很多都沒送到真正需要的人手裡。


創傷後遺症

赤柬帶來的劫難與1990年代持續不斷的暴力行為,讓很多幸存者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苦,而且伴隨著不同的心理疾病,一種併發另一種,形成連鎖效應。

這些病患也不像其他國家的患者,他們的病因不存在多樣性,每個人的故事都相同。

時隔多年,很多幸存者仍會感到肩痛頭痛,身體不由自主地模擬替赤柬工作時的狀態。

患有睡眠癱瘓的病人也很多,還有人得了歇斯底理視盲(hysterical blindness),即,病人會在感受到壓力時變得看不見任何東西,這是因為赤柬一般會放過盲人,所以過去他們會裝瞎以躲避殺害。


南蘇丹,成千上萬的人住在小小的草棚里,有些人的屋子甚至比柬埔寨人住的還要原始,儘管如此,平均而言蘇丹人仍比柬埔寨富裕。蘇丹政府也屠殺人民,但遭受到了反抗者的回擊,最終形成軍事對峙,這卻是柬埔寨人做不到的事。

北韓,執政者掌控著人民,人民只知道政府告訴他們的消息,不過幾乎所有的北韓人民家裡都有電,能聽收音機,人均收入是柬埔寨人的三倍。

海地,依舊是西半球最貧苦的國家,和柬埔寨一樣缺乏電力、廁所,以及飲用水,但從某些方面來看仍過的比柬埔寨人好。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報告指出,5歲以下的海地兒童有29%患有中度或嚴重的發育遲緩,但柬埔寨是42%。

緬甸,政府曾在2008年拒絶讓國際援助團體運送糧食和藥物入境,深怕他們會危及到統治權,不過在尋常的時候,緬甸人可是生產力十足,每畝地的稻獲量幾乎是柬埔寨的兩倍。

看似毫無光明的柬埔寨,仰賴著國際援助和中國的幫助漸漸步上正軌,中國斥資了幾十億美元在柬埔寨建造了水壩、道路,以及其他基礎建設。

但也許是人民在赤柬時期所養成的習性,讓他們對執政者的容忍度特別高。

官員公然貪污他們不吭聲、政府踐踏人民權利他們不吭聲、政府把人民的土地賣給富商,警察夜裡強制驅逐居民的那一刻,他們仍舊保持著沈默。

《紐約時報》的記者曾在1996年5月時造訪柬埔寨,聽他們說到柬埔寨全境有數百個廢棄刑場,骨骸與衣服碎片散落一地,大多無人理會,曾為赤柬效力的男男女女回復到正常的生活,和他們曾經虐殺的家庭一同過日子......

或許是因為過往的傷心事,使得大部份的柬埔寨人不敢抱太多的期望,他們想要的,只是不被打擾。


資料來源:Cambodia's Curse. Joel Brinkley. 

圖片來源:網路

讓愛發電第二季提案 疫情時代的跨境電商如何賺錢?

人生第二次遭遇入室搶劫......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