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

香港人 一顆愛畫畫和講幹話的櫻桃 兼職寫故事,偶爾生活小記。

回到地表#14

發布於

終於到了最後了。

「這是你的快遞。」我和螢娘都很疲倦了。最後這裡是一家溫泉会馆。

「謝謝你們的快遞!」一位身穿和服的女子出來迎接我們。

「不用謝!我們走了啊!」

...

還是要到這裡嗎?還有幫酒吧老闆去‘友善’地交談...我快累死了...

「嗯...走吧!櫻桃!」螢娘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們看著這個現代風的酒吧,我終於鼓足勇氣走進去了。希望會有意外之喜吧,我心裡這麼想著。

「歡迎光臨酒吧RAVER’S~!請問需要點什麼服務嗎?」酒吧服務生走過來問我們。

「沒事沒事!就是想找一下你們老闆!」螢娘已經問了口。我小聲地問螢娘:「這樣不會嚇到人嗎?」但是螢娘和我說:「不是來‘交談’的嗎?可以啦!直接一點。」

我們面前的服務生很明顯開始慌張了,看見她手都抖地厲害。

...

「這位是我們老闆!」過了一會,那位服務生帶著她的領導回來了。

「誰啊!打擾我做生意!」那位酒吧老闆眼睛直接閉起來,滿滿的嘲諷意味。

螢娘看不慣,直接吵起來了:「你這什麼態度!我現在是客人!請你尊重!」

但是我的聲音打破了現在緊張的氣氛,變成錯愕不已的表情。「怎麼是你!?」

她也終於睜開眼看了看我:「櫻桃!?你怎麼也在這!?」

「璐姐!?我終於第一次看到我們隊員的存在了!你還好嗎?」我很激動能看到璐菲兒。

「怎麼回事?你們認識?」螢娘疑惑地說出口來。

我連忙回過頭說:「對!哦!還沒來得及介紹!這位是我們探險隊的財務管理員!璐菲兒!每一次的費用都是璐姐幫忙定制財務預算的!很厲害哦!」

螢娘一下子恍然大悟:「原來是隊員吶!不過!請璐菲兒你睜開眼睛看人!」螢娘還是很不滿意璐菲兒的態度。

「璐姐!這...確實是你的不對...」我尷尬地說了。

「好吧...既然櫻桃都這麼說了...我...」璐菲兒耳朵漸漸變紅了:「我...就勉為其難地...態度好一點吧...切」又一下扭過頭去。

我試著緩解氣氛:「螢娘...你也原諒璐姐了吧!她這個人也不是這樣的!」

「呃...好啦好啦!就當姐免費請你!我聽咱們櫻桃說你叫螢娘...?就當...道...不對!就當請客了!」璐菲兒耳朵又紅了,就扭過頭去。

「我要的是道...」螢娘說到一半就被我拉到一邊。

「你幹嘛!」

「嗯……就別惹璐姐了吧……我當了璐姐的隊友這麼多年了,就沒有見過她道歉的...算是小傲嬌...?的感覺?」

「什麼嘛!不道歉本來就不對!什麼傲嬌不傲嬌的!我才不管呢!」說罷,又想衝出去找璐菲兒理論。我只好沒事把螢娘拉走了。

「那個...璐姐!我們先走了哦!下次再過來聊!」然後就拉著螢娘走出了酒吧的門。

「內啥!我不是說請客嗎?就這樣...走了嗎……」璐菲兒看著已經關上了的門,嘆了口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