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丁車厘子

有好多DHA

420與狼狗時光

發布於
hold my green

chill的人都知道420是什麼意思,但是我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被告知過420為什麼要是四點二十分。就在我決定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去查了一下420的來源。據說是因為420是某一個地方放學的時間,所以大家都會在下課後聚集在一齊抽大麻。大家碰頭的時間就是four twenty, 所以420就成了暗號。

下午roll了一根,剛好是四點二十過了一點點。倫敦的天氣時好時壞。但在今天下午倫敦是放晴了一陣子的。陽光是金燦燦的反射在馬路上。透過樹枝的間隙地上行人路零零碎碎的撒著一些陽光,真好看。我窗子對面有一棵樹,開著白色的花。然而我並不知道它是什麼樹。只是它長得標標致致,特別惹人憐。下午真美好啊,我在內心這樣想著。然後我回想起了遙遠的小學的下午,我從學校回到家就剛好是這個時候。那個時候還在看tvb。四點二十是放學icu開始的時間。過了一會兒就天黑了。住的屋村上面像是蓋著一個黑色的幕,一天就結束了。我那時候雖然對時間與空間沒有太多的想法,確實天天都像抽了大麻一樣活在雲裡。

然而在冬天的時候倫敦天黑得特別早。大約是420的時候,夜幕已經隱隱約約要落下了。五點的時候已經全黑了。但是在天快要黑掉,夕陽還留在天邊的時候,倫敦特別的美麗。然後我就在想,這些外國的mk仔發明出來的420的概念,是不是因為在四點二十分,無論是在哪一個季節,這個時間都是一個特別美麗的時刻。這種美麗是關乎了一個模糊,英文叫ambivalence,一個不確切的日子快要結束的曖昧的時刻。比較在四點二十分的時候感覺好像還有什麼時間完成一些什麼,但又覺得沒什麼精力和一個完整的空缺出來的事件去從頭開始把一個事情做到尾了。

我在第一節的文學課的時候聽駱以軍講過一個狼狗時光的概念。我很確定這個是他胡謅出來的term,但是這個事情也是一個頗為浪漫的encounter。狼狗時光吧,是說在白天與晚上的交界,夕陽還在留戀不肯離去的時候,那一個我和你眼神交會的時刻。遠遠的有一隻狗走來,但是在那種暖橘色的雲彩之下,狗與狼的邊界變得模糊。遠遠的看,狗變成了狼,狼也變成了狗。現在學了人類學,我可以很假掰的說,這就是一個transcendental的moment。這是不是某種程度上的物化。但這種不確定性是很美妙的。當你抽了五六口的時候這種不確定性也進入你的大腦了。時間於是變成了一個恍惚的概念;彷彿是,可以被輕輕的觸碰到,然後他又輕輕的飄走了。

時間的tricky之處就在於,活在人世間總是有不停的encounter,但是每一次的相遇都是輕輕的,像是兩個在河流浮著的氣球在漂流的過程中不小心碰到了對方一下,然後兩個氣球就分開了,雖然另一個氣球還在自己的視線範圍裡,卻發現自己作為氣球是沒有辦法左右自己的流向的。眼睜睜看著另外一個氣球在同樣的河流中,慢慢飄走了。

然後這種狼狗時光,就是當世界不再是又各種邊界森嚴的物件所組成。在這個時間段,時間和空間都是可以被超越的,思緒浮在了半空,悠悠的落在一片雲朵上。一隻是狼或者是狗的東西對你走來。站在斜坡上,你看了他好久。然後他走過了你,你也意識到他走過了你,但是卻不要緊,什麼事情都不要緊。

然後這就是我猜,為什麼420是一個那麼偉大的瞬間。因為在這個瞬間就是那一個狼狗時光。

你一定以為我抽了很多,但是我一根都沒有抽。我只是喝了兩個shot。

我roll得好撚直,但我屋企冇撚地方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