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丁車厘子

有好多DHA

紀念一位朋友

發布於
說太多無用。文章涉及到自殺等議題,請慎重點閱。

從2019年到2020年身邊經歷了特別多的事情。這個事情過了一年,一直壓在我的心上。有時候忘記了,可總會時不時的想起來和聽到關於她的消息。朋友剛好在一年前了結了自己離我們而去了。

是從另外一個朋友那裡得知的這個消息。她說,這個朋友因為抑鬱症把自己吊死在了衣櫃裡面。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一個人能在香港的微型衣櫃裡面把自己吊死是下了多大決心才能辦到的事情。我也總是在想,是不是我當初有多做一步,她就不會選擇這樣的結束了。我曾經想要深究她為什麼會難過到這種地步。畢竟她在其他人面前總是很快樂的樣子。她是真的很認真過好生活的一個人。

我寫不好這一篇文章。

要是她當初沒有去上班,而是在上學的話,是不是就能了解到社會構造與人生來必定被物質所形役的概念。這樣的話她是不是可能會開始寫一些論文,走上了學術的道路。然後發現了對於生活的喜愛。然後就算了。所以如果可能的話,我會想,如果我倒回去那天在法國她給我發的那個消息,然後我很認真的回覆她,勸戒她一定要好好的讀書。是不是事情就會不一樣了。

但是這種假設是挺沒意思的。她選擇了那樣的事情不是因為身處世界的物質構造,而是她本身就是會作出那種選擇的人。讓她選千百次也是會作出一樣的選擇。我也是,我根本不是會跟別人說很多的人。重新再來千百次,我也只會說太棒了。

但是我那時候是真的期待一起去旅行。也暗自期待以後她得叫我師姐。

對於我來講,不信命都不行。其實命這種東西也是可以用ANT來解釋了。拉普拉斯之妖。量子理論。人都會有一死,死得太早總是會讓人難過的。

她對身邊的人的影響超過了她自己可以想像的範圍。

在2019年年末她發了一篇文章,說期待2020年到來,還有新的挑戰和機遇。多可愛的一個女孩子。還有就是,她長得真的是很漂亮很漂亮。好的事物都已經離去了,留下醜惡扭曲如我的事物在世間苟延殘喘。其實無論如何,對於我來講都很難接受她的逝去。就算知道了這個世界上終有一死。

但是她照耀了我餘下的生活。我的WhatsApp status到現在還是在紀念她。

要做一個有溫度,有想法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