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往事

自言自语,想到哪写到哪。

当代八旗

發布於

这个春天,上海出现的人道灾难现象暴露了上海的治理无能。

治理无能的问责主体是各级主管和办事人员。

长期以来,上海的官员已经形成了一种“黄埔军校思维”或者叫“党校思维”,只要在这里当过官,镀过金,干不干活,有无成绩,都可以按照年功序列递进升官发财,所以这里是做官表演的舞台,不是为人民服务的舞台。反正有没有政绩,只要站队正确,有靠山大腿,就可以升官。所以官场糜烂如斯,事到临头,西贝货们完全抓瞎,不作为,乱作为。

同样的现象问题也出现在共青团系统,但是共青团系统已经被历史的铁拳无情的检验过,已经被历史、现实和上层建筑抛弃了。

从共青团系统到上海的官场系统,概括它们的问题,可以简单归纳为“八旗病”。

只要混日子就能升官,谁不混呢?问题是:混久了,战斗力就不如乡下人组成的民团了。至于道德底线,混久混习惯了的人和组织,还有吗?

所以,无论国事家事,糜烂如斯。

大清换了个声光电的皮袍而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