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蔚

喜歡旅行、看電影和閱讀,期待能分享生活所見與所遇的觀點。

《霸王別姬》│第一次看的心得

2018年數位修復上映,讓最初上映時只有1歲的我得以有機會在大螢幕看到這部電影。2018年12月開始,在重新上映的期間,我,去戲院看了三次《霸王別姬》。

成為「看過《霸王別姬》的人」了,可是心碎光了。

圖片取自網路

演員、劇情、服裝、配樂……每一個都恰到好處,細膩得讓人不覺得在看戲,每一刻太真實。

沒有詳細以誰的視角拍攝,用1924、1937、1945、1967、1977這些充滿時代意義的年份,北洋政府、七七事變、國民政府接收中國和文化大革命及文革結束切開了不同時代支配他們的政權。


動盪的大時代,總有太多悲劇的小人物。


自看見了戲台上的霸王、師傅教誨的楚漢之爭明白了「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從此從一而終。

可是時代不允許他做他理想的自己,身邊的人也總說他分不清孰真孰假。即便是看起來最識大體的菊仙,也逃不過時代、逃不過被背叛的痛苦,小樓最後果然和她的夢境一樣,不在那兒。

師哥打小便趕上了的京劇熱潮到鬥蛐蛐、賣西瓜、拍不破的磚和最後一刻,一張張原應講究的臉譜竟成了鬼畫符般的嘲笑,嘲笑他不過是個假霸王。

而「不瘋魔不成活」誠實的蝶衣,在哪個時代卻看似仿佛都能成?可如果不對戲癡迷,一個一個的改朝換代,他真的演的下去嗎?人總得看戲,戲也總得有人演。


人生已經太匆匆,我好害怕總是淚眼朦朧。


可是那句「我早已不是個東西了」被蝶衣喊了出來後,我心也碎了。他拋棄了自己,過去的自己、認同性別的自己,甘願做個只要站在舞台上就能發光的程蝶衣。


至少在京劇進入北京的兩百年後,有人開始覺得京劇是個文化了。


哥哥當年聽完導演講的劇本後,和導演說:「謝謝你為我講的故事,我就是程蝶衣。」《霸王別姬》後的十年,哥哥的結局竟就和蝶衣一樣。

回到這一個「已經沒有張國榮」的世界,教人該如何學習對人生瘋魔?


我覺得這部電影真的是,每個人都必須要看。


有一天你會知道,人生沒有我並不會不同。






觀影日期:2018年12月17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