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shin

藝術行政/看展演的人/雜食者

2019歐遊系列-Prague Fringe《Mad woman in my attic》

發布於

如果只有自己進入幻想狀態,那就只稱能稱作自嗨

節慶︱布拉格藝穗節

節目名稱︱Mad woman in my attic

觀賞場次︱May 26, 2019 @ Malostranská beseda

本齣戲應當是我在這次藝穗節中最不一樣的節目選擇,其類別為Cabaret(歌廳秀),但卻讓我微微失望了。在第一天觀賞演出時,即有耳聞其他觀眾對本節目讚不絕口(甚至在我觀賞演出的那場他也有出現唷),於是我就滿懷期待,然後墜落谷底(太誇張)。

Mad woman in my attic,節目名稱即表明這將會是一個女子的瘋狂幻想世界,而觀眾如精神病院的其他囚犯*(病友),被迫成為她的觀眾。

而使我無法喜歡可能很大一部份是因為:

坐我隔壁的年輕情侶根本沒在看戲,而是不斷愛撫彼此= =……

認真說,當中有不少與觀眾互動橋段,比如表演者穿著火辣衣服走下台,示意觀眾撫摸她的乳房,這個互動的原因完全沒有在歌曲中被回答,或是BDSM橋段,撇除為何皆選擇在場中老年男性這點,更重要的是參與者的尷尬一覽無疑,甚至是其他觀眾亦然,當然也有其他觀眾對這樣的尷尬感到好笑,但這正是個人認為此齣瘋狂幻想世界的戲終只能淪為表演者自嗨的原因。

但當然也是有與觀眾互動很成功的橋段(雖然只有一個),表演者在整場演出過了約三分之二時表示自己一路唱跳至此已覺疲累,是故隨機邀請四位觀眾,上台演奏樂器。四位觀眾分別為兩位小男孩及兩位中年女子,小男孩們頑皮而有趣,以完全不搭嗄的節奏隨意演奏樂器(一位是搖沙鈴一位則是敲擊木魚),另外兩位女子則循規蹈矩的使用她們的樂器(鈴噹串),混亂中倒也慢慢出現奇異的和諧,而最後其中一名女子的鈴噹串不小心落了一個鈴鐺,當演員笑說:「你該慶幸今天是我的最後一場秀」時,現場觀眾發出整齣戲最多的笑聲。所以真的,在完全沒有隨演員一起進入她幻想的瘋狂世界的狀態下,我只能稱之為自嗨。

P.s. 在觀賞這齣戲時也不太舒服,因為麥克風常有破音或是與音響互相干擾的狀態,而演員本身的音量其實足以環繞現場,做為在藝穗節期間的最後一場演出,這個問題私以為是不該出現的。

— — — — — — — — — — — — — — — —

藝穗相關報導點這裡:

https://www.praguefringe.com/about/news/spotlight-on-mad-women-in-my-attic/

演出預告點這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sIeP6L9_Kc

我看到的比較接近這個版本: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Vh31ZEqhs

再p.s.可能會有人想問:「不是還有那個醫生嗎?」,恩…醫生是伴奏師,偶爾附帶屏風功能,以及最後以平鋪直敘(真的平淡到不行)的方式說沒有人(觀眾)在下面,別再幻想了後把女演員架走。

輕鬆寫#推薦指數一般#ChenshinInPragueFringe201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